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435章:不承认!

    “苏小绵,走吧!”孙兵走到苏小绵跟前说。

    苏小绵迷迷糊糊的醒过来,睁开沉重的眼皮,说:“去哪儿?可以走了吗?”

    “可以走了,只不过不是送你回家,而是送你去检察院。现在正式通知你 ,你现在已经正式被检察院批捕了!”孙兵说话间,嘴角挂上一抹冷笑。

    苏小绵也不辩解,伸出手,带上了孙兵递上来的手铐。

    “我想问一下,现在几点了?”苏小绵开口。

    “现在是下午四点半,你放心,一定会在检察院下班前将你送到的!”孙兵脸上的得意之色溢于言表。

    苏小绵冷笑一声,望着孙兵,冷冷的说:“我劝你一句,不义之财不可取!”

    孙兵眸中闪过一丝的慌乱,立马反驳说:“小心我告你诽谤!”

    苏小绵不语,只是径直走出了滞留室。

    酒店。

    “什么?苏小绵被检察院批捕了!”谨着急的从座位上一弹而起。

    手中的电话瞬间滑落,谨目瞪口呆的坐在沙发上。

    这个苏子行,就好像在人间消失的一般,怎么都联系不上。

    苏小绵被警察局抓走的时候,叮嘱自己做的事情,自己根本就做不到。

    想要查出来安米之前的黑历史,逼迫安米就范,唯有依靠组织的力量,但是苏子行联系不上,自己根本就无法联系上组织。

    谨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坐卧不安。

    警察局,孙兵有些不安的坐在办公室中。

    回想到了那人找到自己的情景。

    “孙警官,只要你按照我说的办,下一届的副局长就是你!”

    “可是,这件事是恶*件,如果被人知道是我做的手脚,只怕……”孙兵纵然对那人说的条件很诱惑,但是孙兵还是有些胆小。

    要知道自己是农村出来的苦孩子,能爬到副队长的位置已经很不容易了。

    “这件事你就放一百个心,你要知道这次差点被谋害的人是谁?是安米,安米是谁?那是帝都神一般存在的墨非城的未婚妻。说你是替安米破案,其实你是在替墨家办事,你懂了吗!”那人的一番话,彻底打消了孙兵的顾虑。

    墨非城是谁?那是帝都的神。

    想到这里,孙兵心中稍稍的轻松了一些。

    检察院,苏小绵度过了人生中最漫长的一夜。

    清晨一大早,肖寒就来到了检察院。

    “苏小绵,公安局那边说你有购买炸药的经历,而且上边还有你的指纹,对吗?”肖寒着急的问道。

    苏小绵抬眸,眸中带着一抹冷艳的芒,“你到底是谁派来的?”

    肖寒愣了愣,说:“这些不重要!”

    “重要!”苏小绵斩钉截铁的说,“我怎么知道,你到底是不是安米派来卧底的人?”

    肖寒低头笑了笑,说:“你果真是很谨慎,但是我这个人不为钱服务,我只为正义服务。”

    苏小绵迟疑了一下,因为,在这个肖寒的眸中看不出一丝的闪躲。

    自己要谨联系组织,去调查出来安米的黑历史,以此来换取自己的清白,但是谨到现在为止都没有一点动静。

    自己早就应该清楚,谨这边已经靠不住了。

    肖寒现在就是自己唯一的救命稻草,苏小绵不得不承认。

    沉了沉心,苏小绵咬牙说:“那个指纹是真的!”

    “什么?真的?”肖寒不可思议的望着苏小绵说。

    “对,但是并不是代表着,就是我真的从那里购买了炸药。而是昨天,在公安局里,有人偷偷取走了我的指纹!”苏小绵肯定的说,“昨天那个女干警是你派去给我带话的吗?”

    “女干警?没有啊!”肖寒倒是很诚实,忽而肖寒想到,会不会是墨非城?便继续说:“或许是我手下的人吧,他们总是替我考虑到一切!”

    “哦,事情是这样的……”

    苏小绵将事情的前前后后全部都告诉了肖寒。

    听到了苏小绵的话,肖寒忍不住对苏小绵伸出了大拇指,不停的点头赞许苏小绵的睿智。

    肖寒望着苏小绵,不禁感慨。要知道,最难的就是这种爆炸案或者是大火后的案件,几乎将所有的痕迹都销毁,自己正愁不好找证据,现在好了,对手竟然主动送上门了,很好。

    “好,你安心在这儿等着,我很快就会把你带出去,并且让那些人一个个都付出代价!”

    肖寒走出检察院,迫不及待的就找到了墨非城。

    “墨非城,这个苏小绵果真是足够的聪明!”肖寒一见墨非城就对苏小绵赞口不绝。

    肖寒这个人不轻易夸赞人,这让墨非城心中稍稍的有些得意。

    “对了,苏小绵说有人在警察局给她带话,那人是你安排的吗?”肖寒好奇的问道。

    “是!”墨非城肯定的回到。

    要知道,如果有人要陷害苏小绵,那必定会在警察局内部动手脚,自己只是提醒一下苏小绵而已。

    检察院,审讯室。

    “苏小绵,有证据显示,你曾经出事的当天,也就是在昨天9月1日下午5点30分左右,化名李小宁,从马山林那里购买了一定数量的炸药,你承认吗?”检察院的工作人员小李问道。

    “不承认!”苏小绵抬头冷冷的说。

    “马山林的流水记录上有你本人的指纹,这点你怎么解释!”小李问道。

    苏小绵垂了垂眸,脸上浮上一抹笑意,说:“等一会儿,我的律师会把我的证据拿过来,在此之前,我有权保持沉默!”

    望着一脸从容淡定的苏小绵,小李心中犯了嘀咕,既然这个苏小绵根本就不承认自己的犯罪,为什么公安局会这么快的申请批捕?

    安米别墅。

    果果急匆匆的走到安米的身边,说:“安米,你去找了老黑?”

    安米点了点头。

    “我告诉你,老黑这个不讲究的,做事情一点也不靠谱,小心他把你卖了!”果果担忧的说。

    安米脸上依旧挂着那种从容和淡定,起身的给果果倒了一杯刚煮的咖啡,说:“尝一下,我新买的咖啡豆新品种!”

    果果接过安米递过来的咖啡,喝了一口,说:“你到现在还有心思喝咖啡啊,我听说肖寒这个人可是不简单……啊呸……这咖啡怎么这么难喝?”

    果果说着就把口中的咖啡吐了出来。

    安米嘴角扯了扯,脸上浮上一抹诡秘的笑,说:“如果这个很咖啡难以下咽,那我就把他送人好了,你感觉如果我把咖啡送给老黑,他会不会喜欢喝?”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