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437章:第二步计划!

    苏小绵看了看谨,又看了看肖寒,略带一丝吃惊的看着肖寒,说:“是他?”

    肖寒愣了愣,想到之前墨非城特意交代自己,说要自己一定不要告诉苏小绵,是他请自己出山的,便乐呵呵的打了个马虎眼,说:“哦……我们走吧,如果要起诉的话,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

    苏小绵看了一眼谨,说:“谢谢你,你先回去吧,我还有些事!”

    谨莫名其妙的望着迅速离开的二人,心说,这个人又是谁?

    安米别墅。

    “小米啊,我听说检察院那边已经把那个苏小绵给放了,怎么回事儿啊!”路芳菲走上来说。

    不等安米说话,安三江便先开口道,“能有什么事儿?那说明苏小绵根本就不是想要害小米的人!”

    “可是……”路芳菲依旧担忧的说。

    “可是什么?公安机关是不会搞错的,想要害小米的一定是另有其人,再说了,墨非城不是找了肖寒吗?既然肖寒肯眼睁睁的看着苏小绵出来,那就说明,一定不是苏小绵干的!”安三江的为人一贯如此,正直让安米有些无语。

    “小米,你赶紧想一想,你来了帝都之后,到底都得罪过什么人啊!”路芳菲生怕自己的宝贝女儿再受人迫害,便着急的不行。

    安米思考了一会儿,为难的说:“也没有啊!”

    安三江沉了沉眉,威严的说:“小米,你这次跟我们一起回欧洲避避风头,等抓住真正的要害你的凶手之后,再回来!”

    “不,我马上就要和墨非城订婚了,我不走!”安米一听便立即拒绝道。

    “订婚重要还是小命重要!”安三江毋容置疑的说。

    “妈……”安米转而对路芳菲求救。

    “小米啊,这次你就听你爸爸的吧,你可是我们的唯一的宝贝女儿,不能出一点意外的!”路芳菲这次和安三江意见统一。

    安米气的直跺脚,生气的向楼上跑去,一边跑一边说:“我不,我就不回欧洲……”

    回到自己的房间,安米脸色瞬间浮上一抹阴冷。

    如果自己被父亲带走欧洲,不正是如了那苏小绵的意了吗?

    所以,自己坚决不能和父亲回欧洲。

    想到这里,安米将电话拨了出去,咬牙说:“开始执行第二步计划!”

    肖寒律师事务所。

    “苏小绵,你打算怎么办?”肖寒问道。

    “起诉公安局,在我还是在询问期间的时候,他们就强行给我穿上了有编号的囚服,所以我要起诉他们公安机关损害我的名誉权!”苏小绵说。

    先把这个被安米当枪头使的孙兵给搞定,让他明白,作为一个社会的蛀虫,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可以,我已经把当时的录像弄到手了!”肖寒说。

    “还有,你知道那个马山林的底细吗?”苏小绵问道。

    “马山林,外号马山炮,是黑市老板老黑手下的一个马仔,这次应该是被老黑推出来当替罪羊的,所以当务之急,我们要赶紧找到老黑,让他供出来幕后黑手,我已经派人去找老黑了!”肖寒说。

    苏小绵点头,这次谨总算是找到了一个对的人。

    谨回到酒店,再次拨通了苏子行的电话。

    不同以往,这次苏子行倒是很快的就接通的电话,谨立马说:“子行,你这两天去哪儿了?怎么跟人家蒸发了一样?”

    “我出去旅游了,怎么了?”苏子行慢慢悠悠的说。

    “苏小绵出事儿了,想要调用我们组织上的人帮忙,可是我怎么都联系不上你!”谨说。

    “哦,我知道了!”苏子行轻描淡写的哦了一句。

    对于苏子行的回应,谨有些意外,不禁反问道,“苏子行,你就一点也不担心苏小绵吗?”

    苏子行干笑了一声,说:“不是有你在吗?好了,不说了,我这边挺忙的!”

    然后苏子行就挂掉了电话。

    挂掉电话,苏子行幽幽的抽了一口雪茄,淡淡的烟草香瞬间弥散了整间房间。

    自己好不容易下了这么大的一盘棋,怎么能亲手毁掉呢?

    墨非城办公室。

    “叮铃铃!”

    肖寒的电话打了进来。

    “喂,那边情况怎么样了?”墨非城赶紧质问道。

    “老黑好像在人间消失了一样,怎么都找不到,他经常去的酒吧,夜总会,酒店,我全都找遍了,根本就没有!”肖寒着急的说。

    “出入境记录呢?”墨非城皱眉问道。

    “没有出境!”肖寒肯定的说。

    “密切监视,码头,机场,车站,我也会立马派人去找!”墨非城说。

    深夜,江边,码头。

    老黑带着七八个保镖,正准备偷渡出去,可是船只却迟迟不肯来,老黑不时的看看腕表,眼中露出了焦急的神色。

    早已埋伏在码头的墨非城的人,远远的就看到老黑带着一群人,焦急的在岸边等待。

    “赶紧去给先生打电话,就说找到老黑了,要不要现在上去按住!”风哥吩咐身后的人。

    墨非城办公室,司南推门而入。

    “先生,有消息了,说老黑现在带人在码头,准备偷渡出境!”司南焦急的说。

    墨非城眸光一闪,说:“让人冲上去,一定要活着把老黑抓回来!”

    “是!”

    老黑焦急的望着平静的江边,船只来来往往,可是却没有一艘是自己要等的那艘。

    要知道,那个船长一向很守时的,今天已经晚了足足半个小时了,却还没有一点消息……

    话说不及,突然窜出来了一群人,瞬间将老黑等人团团围住。

    老黑望着走向自己的大风,不屑的说:“你们是谁的人?不知道老子是谁吗?”

    风哥走到老黑面前,眸中闪烁着那种淡淡的鄙夷,说:“跟你老子呢?弟兄们,带我们的黑哥回去喝点茶!”

    老黑一看这个人是来者不善啊,但是来来回回的寻看了一番,对方的人数比自己人数的二倍还多,如果此时火拼,一定不会占到便宜,便立马赔笑说:“都是道上混的,好说,好说!”

    “那走吧,放心,我就是请你喝喝茶,说说话,不会对你怎么样的!”风哥走到老黑的面前,正欲将胳膊搭在老黑的肩膀上。

    “弟兄们上啊,我认识这个人,他就是上次抢了咱们货的雄三,万一我们落在他的手里,我们一个人也活不了,给我打!”没想到,老黑身边的副手陈念德大喊了一声。

    原本准备跟着风哥走的人,瞬间炸了锅。

    要知道,熊三这个人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如果真的落在他的手里,一定没好!

    一时间,现场乱作一团,不分敌我的打了起来。

    陈念德趁乱慢慢的来到老黑的身后,偷偷的拿出一把尖利的匕首,狠狠的刺进了老黑的心脏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