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439章:自由的野马

    苏小绵看着墨非城,笑而不语,只是眸中闪烁的那种光芒,让墨非城的心如同白蚁啃食一般,难耐。

    不由分说,墨非城伸出手臂,一把将苏小绵的头拉到自己的面前,邪魅的眸光望着面前愈加动人的女人,讥诮的说:“你是在勾引我吗?”

    苏小绵垂了垂眸,嘴角挂上一抹不羁的笑,说:“男人和女人之间,不是我勾引你,就是你勾引我,只看是谁先上钩而已!”

    说完,一把推开墨非城的双臂,抽身出去。

    苏小绵迈着妩媚的步伐走到距离墨非城不远处的一个男人身边,伸出手臂,环住那人的脖子,双眼放电,“你寂寞吗?”只是余光望着墨非城的表现。

    墨非城蹙眉,不想心中却莫名的生出了一丝酸溜溜的感觉。

    跨步走到二人面前,不等那男人反应过来,便一把将他推开,环臂将苏小绵扣在自己的怀里,说:“我很寂寞,你要不要帮我排解?”

    苏小绵就那么望着墨非城,眸中带着一种墨非城捉摸不透的眸光盯着墨非城,淡淡的吐口,“很显然,你是那个先上钩的人!”

    墨非城闪烁的眸子,如同黑瞿石一般,轻轻的说:“愿者上钩!”

    苏小绵垂眸,轻轻的问道,“你是喜欢处女吗?”

    墨非城怔了怔,望着面前这个浑身上下都充满着诱惑的女郎,心中的好奇心瞬间被无限放大,嘴角邪勾,说:“我喜欢你!”

    苏小绵脸上浮上一抹鄙夷的笑意,说:“我不喜欢你!”

    说完,一个抽离,快速离开了酒吧。

    等到墨非城反应过来,追出酒吧的时候,苏小绵早已经消失不见了。

    望着大街上来来回回的人流,墨非城感觉自己体内有一股莫名的邪火,在上下左右来来回回的流窜,似是要将自己的身体撑破一般。

    一年了,自从苏小绵走了之后,再也没有人能带给自己这种冲动的感觉,她是第一个!

    而且,她是第一个见了自己,不拼命往上扑的女人。

    墨非城心中的占有欲被苏小绵无限的挑衅起来,墨非城轻笑一声,心说,女人,不外呼金钱和甜言蜜语。

    苏小绵走在幽静的小巷子中,整个巷子只回荡着自己悠长的脚步声。

    从未想到过,墨非城也会有这样的时刻,暧昧,诱惑又主动。

    那是自己之前在墨非城身上从未感受过的,另外一种的感觉,那种浑身上下充斥着那种荷尔蒙的气味儿。

    很显然,这个墨非城已经上钩。

    苏小绵心说,墨非城,等到你真正爱上我的那一天,那就是你被摧毁的那一天!我拭目以待!

    但是两个人之间的游戏不好玩儿,是时候去会一会这个冷慕言了。

    冷慕言,自从伊曼被判死刑之后,整个人好像变了一样。

    之前为了伊曼,冷慕言洁身自好、守身玉如,可是现在却变成了混迹在各个风流场合的浪荡公子,换女人和换衣服一样,成了帝都出了名的顽固子弟。

    是夜,黑的令人眩晕。

    浓妆会所。

    冷慕言左拥右抱,双眼迷离,望着面前那些不断的摇摆着自己腰肢的女人们,不时的抿下一口酒。

    “喝,喝,你们谁喝不完,就脱……脱一件,小爷送你一个包……脱,脱的一件不剩……”冷慕言的手一边不停的在身边的女人身上游走,一边说着那些糜烂的话。

    而,房间的女人们,一个个好似打了鸡血一般,使出浑身解数,玩了命的讨好谄媚冷慕言。

    苏小绵画着火烈的妆,身上穿着那种性感至极的短裙,嘴角带着那种魅惑的笑意。

    此刻的苏小绵在会所中,简直就是冠压群芳。

    苏小绵正欲推门进去,不想一双有力的手臂忽然将苏小绵拉到一边。

    苏小绵正欲发作,却突然撞上了墨非城那双鹰隼般的眸子,迸发出冷厉的光芒,墨非城望着面前浓妆艳抹,性感妩媚的苏小绵,问道,“你究竟是谁?你来帝都的目的是什么?”

    苏小绵眸中划过一丝的凄凉,嘴角微微扯了扯,一把抽出自己的手臂,冷冷的说:“你是我什么人?你凭什么对我吆五喝六!”

    墨非城嘴角微微抽了抽,面前这个苏小绵那双倔强的眸子,让墨非城忽而有了一种极其熟悉的感觉。

    “你究竟是谁?!”墨非城低吼了一句。

    “我再对你说一遍,我是苏小绵!苏小绵是我本人!”苏小绵突然提高声调,胸膛随着情绪的起伏上下波动。

    苏小绵!

    墨非城的心中忽而就乱了,她说她是苏小绵!她说她是苏小绵!

    一股子无名的火焰,瞬间冲破墨非城的胸膛。墨非城弯下腰一把将地上的苏小绵扛在肩上,大步走出了会所。

    “你放开我……放开我……”苏小绵拼了命的挣扎,可是根本就不是墨非城的对手。

    这个苏小绵,先是接近自己,然后又要接近冷慕言,难道真的都只是巧合吗?

    走出会所,墨非城将苏小绵放在地上。

    苏小绵一脸不悦的瞪着墨非城,说:“你到底要干嘛?”

    “你要干嘛?你为什么要接近冷慕言?你的目的是什么?”墨非城望着面前越来越让自己看不透的苏小绵吼道。

    苏小绵冷笑一声,脸色浮上一种无所谓,故作轻浮的说:“我喜欢各色各样的男人,我喜欢那种那种不是为一个人患得患失,牵肠挂肚的自由感,我就喜欢流连在不同的男人之间……”

    苏小绵的话还未说完,墨非城便冷冷的逼近苏小绵,眸中泛着那种猩红的怒火。

    苏小绵冷冷的转身,“我提醒过你,不要爱上我!”

    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潇洒不羁,似是那一匹自由的野马。

    这一夜,对于墨非城来说,一如既往的漫长。

    不觉知,墨非城面前的烟灰缸已经塞满了残烟,有长有短,,就那么参差不齐的挤在小小的烟灰缸里。

    墨非城望着漆黑的夜,不断的问自己,我为什么要生气,我为什么要激动?为什么?!

    她不是苏小绵,苏小绵已经死了!!

    她跟多少个男人在一起,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她仅仅是一个重名的陌生女人而已!

    可是,墨非城的内心还是忍不住的要颤栗。

    “叮咚!”

    微信的提示音。

    望着屏幕上出现的苏小绵三个字,墨非城的心猛地一颤,迫不及待的抓起了手机。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