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442章:钥匙这么容易断!

    苏小绵站在原地,冷笑着望着车神,不屑的说:“只要你不怂就好!”

    车神坐在车上,感觉自己的头被风一吹,竟然晕了起来,甚至低头看着仪表盘上的字都有些重影。

    基仔走到车神面前,关切的问道,“大哥,你怎么了?状态不对啊!”

    车神换了晃脑袋,说:“没事……没事,走……”

    可是双手却开始不听使唤,同时呼吸有些困难,头晕目眩。

    基仔转身走到苏小绵的面前,狠狠的对苏小绵说:“你刚才在酒里做了手脚?!”

    苏小绵耸了耸肩,说:“刚才我调酒的时候,你也看到了,我一共调了两杯酒,我也喝了,可是我没事啊!”

    基仔转念一想,苏小绵说的确实是真的,她在调酒的时候,自己是全程监督的,而且也亲眼看到了她把另外一杯酒喝下去。

    车神此时已经完全不行,基仔立马跑到车神面前,紧张的说:“大哥,我现在就带你去医院!”转而对苏小绵说:“你给我等着,万一我们老大出了什么意外,我饶不了你!”

    苏小绵冷眼望着匆匆离开的一行人,心中划过一丝的暗爽。

    安米,你的手臂还真是伸的够长的。

    都回欧洲了,还对自己穷追猛打。

    只不过,自己不可能再让你的诡计得逞的。

    自从上次安米的车辆爆炸事件之后,自己就多了个心眼儿,知道安米一次没有得手,一定还会有下一次行动。

    所以自己在车上安装了远程控制系统。

    一旦有人靠近自己的车辆,自己这边就会第一时间得到信号,刚才自己在调酒的时候,车辆发过来信号,但是只是一闪眼的功夫信号就被切断了。

    苏小绵正在纳闷,不想基仔就出现在了吧台上。

    “你和车神同时喝了一样的酒,你为什么没事,他却醉成那样?”

    不知何时谨竟然出现在苏小绵的身后,一脸不可思议的望着苏小绵问道。

    苏小绵轻笑一声,说:“不同的酒之间相生相克的道理你应该懂吧!”

    “哦,是不同的酒同时喝,有的能互相抵消一些酒劲儿,对吧!”谨满眼赞许的望着苏小绵。

    苏小绵笑了笑,转身回到了酒吧,心说,这些理论都还是苏子行教给自己的。在车神来的之前,自己已经喝了酒。

    所以,自己故意激起车神喝酒,然后自己调制了一杯极其浓烈的酒,而这些酒单独喝的话,很快就会醉倒。

    而自己是因为之前喝了与这些烈酒相克的酒,所以自己喝下了烈酒的酒劲儿就会被抵消一些,自然不会醉倒了。

    基仔带着车神来到了医院,车神上吐下泻的模样把基仔吓了个半死。

    心中骂道,如果查出来这个苏小绵故意在车神的酒里下了毒,她就死定了!

    车神被拉进检查室里,来来回回的一通检查,把所有能检查的项目全部检查了遍,最后医生告诉基仔,车神没有中毒,也没有任何疾病,只是喝醉了!

    看着被折磨的半死的车神,基仔一阵后怕,万一车神真的出了什么意外,自己这个助理的小命儿也就玩完了,吓的半死的基仔对苏小绵狠狠的咬牙。

    欧洲,某国!

    安米焦急不安的在房间中踱步,不时的看看手机。

    “叮铃铃!”

    手机终于响了。

    安米紧张的接听电话,焦急的说:“怎么样?事情办妥了吗?”

    听着电话里的汇报,安米脸色越来越难看,最后一把将手机摔在沙发上,咬牙说:“苏小绵,算你命大,但是你侥幸躲过了今天,明天就不一定了!”

    清晨,墨氏企业。

    蒂娜走到苏小绵的面前,把一串钥匙丢在苏小绵的面前,刻薄的说:“苏小绵,你去仓库把今天模特需要的服装全部带到摄影棚去,二十分之后,摄影师就开拍了,你一定要准时送到,耽误了时间,可不要怪我扣你的成绩!”

    苏小绵惊愕的望着蒂娜,又指了指自己。

    “你一个实习生,连这点活儿都不愿意干吗?”蒂娜鄙夷的望着苏小绵说。

    苏小绵接过蒂娜递过来的钥匙,转身向服装间走去。

    望着苏小绵离去的身影,蒂娜嘴角邪勾一抹狡黠。

    苏小绵拿着钥匙,来到了服装间。

    苏小绵将钥匙插进门锁里,轻轻一转……

    “咔嚓!”

    钥匙竟然断掉了。

    苏小绵吃惊的望着手中断掉的钥匙,不知所措,嘟囔道,“我擦,不是吧,钥匙这么容易断!”

    “苏小绵,快点啊,摄影棚那边说模特已经到了,说要你快点把服装送过去!”一个同事走过来急匆匆的说了一句,便离开了。

    苏小绵望着自己手中的钥匙,又看了看紧锁的服装间的大门,咬了咬牙,抬腿一脚向服装间的门上踹去……

    “咚咚咚……”

    一阵阵的踹门声,惊扰了墨非城的清净。

    墨非城打司南的电话,没人接听。

    公司这是又在搞装修吗?

    墨非城皱眉,起身离开了办公室,听着声音寻去。

    远远的就看到一个小小的身影,狠狠的向那门撞去。

    墨非城无奈的摇了摇头,这种事情不用猜也知道,只有苏小绵这个人才会做的出来吧!

    嚓!

    自己就没有见过锁的这么结实的门。

    苏小绵撞了一会儿门,感觉比自己训练一个小时格斗术都要累人。

    墨非城跨步走到苏小绵的身边,说:“你准备我的公司给拆了吗?”

    苏小绵无暇搭理墨非城,只是一个劲儿的撞门,冷冷的说:“边上待着去!”

    墨非城摇了摇头,一把推开苏小绵,气沉丹田,飞踹一脚,门应声摔在墙上。

    苏小绵吃惊的望着墨非城,不禁感慨,男人的力道确实要比女人的力道大。

    那自己在和墨非城打架的时候,是墨非城在故意的对自己手下留情了?

    “苏小绵!!!!”

    忽然,身后传来了一阵歇斯底里的大叫声,瞬间将苏小绵的思绪拉回来。

    “摄影棚催了好几遍了,蒂娜让我告诉你,说你一分钟之内不把衣服带上去,那你就等着被开除吧!”一个同事对苏小绵说。

    “马上就去!”

    苏小绵快速的走进服装间,正准备抱起衣服离开。

    可是,却发现,自己的面前的衣服全部都被人剪成了破布碎片……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