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448章:最后一丝念想也消失

    可是另外一个声音却在提醒自己,是墨非城不顾自己的生死撞停了你的车,是墨非城救了你,你怎么能恩将仇报,见死不救?

    “苏小绵,你傻掉了吗?”墨非城再一次对着苏小绵的喊道。

    苏小绵猛地回过神来,望着墨非城头上不断渗出来的鲜血,强烈的刺激着苏小绵的视觉神经。

    不行,自己不能见死不救!

    想到这里,苏小绵立马走到墨非城的车前,伸出手要打开车门,可是怎么用力都打不开。

    苏小绵使出全身的劲头儿,却发现车门依旧纹丝不动,“墨非城,你的车门打不开啊……”

    墨非城望着苏小绵脸憋得通红的脸,无奈的说:“苏小绵,你不是很能打吗?怎么连车门都……哦,我忘了把门锁打开了!”

    听到墨非城的话,苏小绵差一点气的吐血!

    墨非城将车子保险锁打开,苏小绵打开门,解开墨非城的安全带,将墨非城从驾驶室中搀扶出来,墨非城刚一出来,车子立马便跌落了下去……

    车子就那么翻滚着向悬崖下滚落,深不见底……

    二人心有余悸的躺在地上,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下……

    回过神来的二人,就那么躺在地上,望着天上的满天星辰,墨非城突然发现今天晚上的星星特别的亮,好像一颗颗闪烁的小眼睛。

    “苏小绵,你看今天晚上的星空,是不是特别的美!”墨非城淡淡的说。

    苏小绵摇头,“命都差一点没了,你还有心思看星星,我也真是佩服你!”

    墨非城苦笑一声,心中划过一丝凄凉,低声呢喃,自说自话,“好了,最后的一丝念想也消失了,这也许就是命吧!”

    苏小绵疑惑的侧目望着墨非城,“你刚才说什么?”

    墨非城苦笑一声,说:“没什么,梦是该醒了的时候了!”

    苏小绵一怔,心中莫名的就生出荒凉。

    感受着身边鲜活的生命,苏小绵痴痴的想,如果刚才自己没有救墨非城,结果会是怎样?

    “呜呜呜……”

    一阵救护车的叫声传进二人的耳朵中,苏小绵起身,看到司南已经带领着救护车赶过来了。

    “先生,你受伤了,医生,医生,赶紧过来!”司南急切的对身后的医生说。

    二人被搀扶上救护车,墨非城的头上被简单的包扎了起来,苏小绵这才发现墨非城的腿上也在淌血,心中就生出了一丝的难以言喻的感觉。

    墨非城躺在救护车上,侧目望着苏小绵,嘴角微微挂着那种讥嘲,说:“我还以为你心理素质有多好,才出现那么一点小事故,你就吓傻了,从此以后你在我身边算是彻底颠覆了巾帼女英雄的光辉形象……”

    望着墨非城一张一合的嘴巴,苏小绵忽然恍惚。

    “妈咪!”

    一个响亮的声音突然出现在苏小绵的脑海中,瞬间刺激了苏小绵的神经。

    苏小绵好像看到了小洛在指着自己的说,“妈咪,你背叛了我,你背叛了我……”

    苏小绵的心瞬间慌乱的不行,无法面对墨非城那张俊朗的脸。

    纠缠,撕扯,苏小绵感觉自己呼吸变得有些困难。

    “停车!”

    苏小绵突然大喊了一句。

    墨非城惊讶的望着苏小绵,说:“苏小绵,你疯了,你身上还有伤呢!”

    “我说停车!”苏小绵大声了叫了一句。

    车子停在路边,苏小绵快速的跳下车,逃离一般的拦了一辆车,迅速离开。

    坐在车上,苏小绵惊呆了一般,心中那种说出口的绞痛,好似那银针一般时时刻刻的刺在自己的心尖上。

    “小姐,您去哪儿?”师傅问了一声。

    “小姐,您去哪儿?”

    苏小绵这才回过神来,说:“这里是哪儿?”

    “这里是……我看看啊,是伯爵酒店!”师傅回答道。

    “伯爵酒店?帝阳路上的吗?”苏小绵吃惊的问道。

    “不是,这个伯爵不是那个伯爵酒店,是城南的伯爵酒店!”师傅回答道。

    这个伯爵不是那个伯爵酒店!

    司机师傅的话好似一根毒针猛地插进苏小绵的心尖。

    自己这个苏小绵,也不是之前的那个苏小绵!

    墨非城的深情,墨非城的舍己救人,都不是因为曾经的、真实的苏小绵,而是因为现的伪装的、陌生的苏小绵!

    墨非城对自己越好,说明他对真正的苏小绵越是薄情,越是不在乎。

    他对能自己这样,只能说明他这个人是一个薄情寡义的陈世美。

    苏小绵越来越为自己感到痛心,自己那么钟情,那么掏心掏肺,换来的只是墨非城的忘却和对一个认识十几天女人的移爱。

    多么可悲!

    不觉知,苏小绵的眸中升起了更加浓烈的恨意和冷意。

    墨非城望着苏小绵急匆匆离开的身影,心中生出了团团的疑云。

    这个苏小绵浑身是谜语,今天的事情,换做别人,如果被人救了性命,即便不是感恩戴德,也会是略有表示,为什么这个苏小绵表现的如此冷漠。

    苏小绵回到酒店,拿出墨非城的那个手机,呆呆的望着,自己一定要想办法从墨非城那里要到充电器!

    翌日清晨。

    墨非城病房中。

    “先生,不好了,你快看新闻!”司南急匆匆的走进来说。

    司南将电视打开,电视上正滚动播放着一条新闻。

    “就在昨天晚上,大约十一点左右,就在我市城外的赛道上,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车毁人亡,接下来我们来采访一下救援人员。您好,请问确定出事儿的人是谁了吗?”

    “我们的救援人员刚才从下边上来,出事儿的一辆是法拉利改装的赛车,车里发现了两具尸体,出事儿的人员的信息还有待我们调查!”

    ……

    “先生,肯定是车神和基仔,都传言说车神同欧洲一个神秘的组织关系密切,只怕……”司南说。

    “苏小绵出事儿的那辆车拖回来了吗?”墨非城立马紧张的皱眉问道。

    “救援车正在赶过去,不过我担心,只怕他们已经先发现了苏小绵的车子!”司南担忧的说。

    墨非城沉眉,说:“车神出事儿是在哪儿?”

    “是在距离终点不足一公里的急转弯,好像是突然遇到了山体落石!”司南回答道。

    “这样的话,车神的救援队应该是从终点出发的,所以苏小绵的车子应该还没有被发现,你现在赶紧放出去消息,说我的车子昨天晚上跌落下悬崖!”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