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450章:我只吃酒,不吃醋

    车神的死,虽然说是个意外,可即便是签署了生死协议,但是一旦追究起来刑事责任,自己也是脱不了关系。

    苏小绵的心中莫名的就生出了一丝的感动,墨非城是害怕自己惹上麻烦,所以才说了那样的话。

    “最新消息,就在车神出事儿的赛道上,发现了另外一辆出事的车子,是一辆全球限量版的迈巴赫,据知情人士透露,这辆车很可能是帝都某一位商业大佬的座驾……”

    苏小绵看着大屏幕上滚动播放的新闻,怔住了。

    新闻中的那辆车,虽然已经面目全非,但是苏小绵一眼就能看出来就是墨非城的那辆车。

    但是,墨非城的那辆车明明都已经坠入了悬崖,而自己的车子是坏在了路边上的,警察就是先发现了肇事车辆,也应该是自己的车,为什么是墨非城那辆跌入了万丈深渊的迈巴赫?

    越想,苏小绵的心中越是不安,好似有一种山崩地跌的崩塌感。

    墨非城是在救自己!

    苏小绵眸光开始闪躲起来,一种从未有过的愧疚感瞬间充斥了苏小绵的内心。

    苏小绵回到酒店,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回到酒店,苏小绵沉坐在沙发上,整颗心都在颤抖。

    心中不安的离开,苏小绵起身给自己倒了一杯烈酒,一杯酒灌入,浓烈的灼烧感瞬间让苏小绵清醒。

    墨非城所做这一切,不是因为那个死去的苏小绵,而是因为自己这个漂亮的皮囊。

    墨非城还是那个杀害了小洛的凶手,还是那个玩弄自己的感情的禽兽。

    自己不应该感谢他,应该更加的恨他,恨他的薄情,恨他的轻浮。

    苏小绵狠狠的握紧手中的酒杯,由于愤怒,指尖已经颤抖的不成样子,墨非城,总有一天你会为你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的!

    酒店,谨抓紧电话眉头紧皱,“我知道了,这件事我会处理好的,但是你一定要确保苏小绵万无一失!”

    挂掉电话,谨无奈的靠坐在椅背上,这个车神到底是怎么找到苏小绵的?还有,苏子行最近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越来越让自己看不透了!

    三天后。

    墨氏企业。

    苏小绵坐在办公桌前,盯着电话,不停的在想,自己究竟怎么才能从墨非城那里拿到手机充电器。

    “墨总来了,墨总终于来了……”

    “是啊,消失了三天,你们猜会不会是和安总偷偷的订婚去了?”

    “不会吧,这么大的事情,应该会上头条吧!”

    闻言,苏小绵抬眸,一眼便撞上墨非城深邃的眸光。

    四目相对,一刹那,苏小绵心中生出了一种异样的感觉,特别想闪躲。

    墨非城邪魅的眸光,望着垂眸的苏小绵,心中莫名的就生出了一丝的喜悦,这个苏小绵是害羞了吗?

    回到办公室,墨非城坐下,回想刚才苏小绵低头闪烁的一幕,嘴角忍不住勾起了一抹弧度。

    拿出手机,找到苏小绵的微信,“你欠我的!”

    又是不回复,墨非城左等右等不见苏小绵的回复,心中好似那小虫子在啃食,痒痒的,很悸动。

    “咚咚咚!”

    苏小绵敲门走进来,径直走到墨非城的面前,说:“渴了!”

    墨非城一怔,“你手坏了?”

    “你欠我的!”苏小绵冷冷的望着墨非城,眸中带着那种嚣张的霸道。

    墨非城匪夷所思的望着苏小绵,吃惊的说:“我看撞坏脑子的人是你吧!”

    苏小绵眸光在墨非城的办公室里扫了一圈,却没有见到手机的充电器,心说,墨非城不是把充电器放在家里了吧。

    “墨非城,那天你为什么那么生气,这不是你不要的手机吗?”苏小绵指了指墨非城书柜里放着那个旧手机说。

    听到苏小绵说到手机,墨非城眸光猛地一缩,垂了垂眸,苦笑一声,“过去的事情,我不想再提及了!”

    苏小绵:“……”

    过去的事情?

    墨非城你以为那件事就那么容易过去吗?

    不会,绝对不会就这么轻易的过去的!

    “苏小绵,你帮我煮一杯咖啡!”墨非城挑衅的望着苏小绵说。

    苏小绵正欲发作,却看到墨非城正在开着的抽屉,“你忘了吗?我只会倒酒,不会煮咖啡,想喝咖啡,就让你的安米回来帮你煮啊!”

    墨非城一听,心中莫名的就生出了一丝惊喜,深邃的眸中透着那种惊喜,淡淡的说:“苏小绵,你是吃醋了?”

    苏小绵漫步走到墨非城的身边,眼神却不停的往墨非城的抽屉中瞄,“我说过了,我只吃酒,不吃醋……”

    墨非城看着苏小绵走到自己的面前,嘴角勾了勾,一把将苏小绵扯进自己的怀里,邪魅的眸光直直的望着苏小绵,“我这里有喝不完的酒,你要不要试一试……”

    苏小绵眼眸微转,嘴角划过一丝冷笑,一把将墨非城拉到身边,背对着办公桌的位置,身体紧紧的贴在墨非城的身上,眼睛却一直在墨非城背后的抽屉中搜寻。

    如此近距离的同墨非城接触,甚至可以感受到墨非城那强劲有力的心跳,苏小绵一时间有些恍惚,苏小绵告诉自己,自己这样靠近墨非城,只是为了找到手机的充电器,将小洛的照片拷出来,仅此而已。

    自己恨墨非城,绝对不会对他动心的,绝对不会。

    只是,苏小绵越是告诉自己不许心动,苏小绵的心越是跳动不安,甚至感受着墨非城身上那种特有的气息,和那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气味儿,苏小绵的大脑一时间空白。

    “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墨非城的话还未说完,苏小绵便一把推开了墨非城,敛了敛内心的不安躁动的情绪,斩钉截铁的说:“我不愿意!”

    不等墨非城开口,苏小绵便逃一般的离开了墨非城的办公室。

    逃出办公室的苏小绵,内心久久不能平静,乱七八糟的跳动着,小鹿乱撞,耳后却也发烫的厉害。

    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苏小绵慢慢的回过神来。

    自己不是去墨非城办公室找手机充电器吗?为什么会落荒而逃,为什么还会脸红心跳!

    墨非城是自己的仇人,自己怎么能对他动心!

    不能,坚决不能,自己这次回来,是为了给小洛报仇,为了毁掉墨非城的,自己不能再次陷入墨非城的眸中。

    是夜,灯火通明,夜如白昼。

    苏小绵站在吧台中,一杯接着一杯的灌酒。

    白天在墨非城办公室发生的那一幕,不停的在苏小绵的脑海中飘荡。

    墨非城的心跳,墨非城的气息,墨非城身上迷人的气味儿,那一切都好似是一个魔咒一般,紧紧的缠绕着自己,让自己没有一丝喘息的机会。

    “苏小绵,来一杯你最拿手的酒!”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