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451章:你在关心我!

    一声熟悉的声音让苏小绵从思绪中回过神来,猛然抬眸,一眼便看到了吧台上望着自己的墨非城。

    那深邃的眸,在灯光的闪烁下,如同深夜的星辰一般,璀璨夺目。

    “你不能喝酒!”不加思索的,苏小绵脱口而出。

    墨非城稍稍的一怔,说:“为什么!”

    苏小绵看着墨非城头上的纱布,正欲说话,却突然撞上墨非城那邪魅的眸光,便转口,说:“因为,我不愿意卖给你!”

    墨非城低眉一笑,嘴角勾起一抹迷人的弧度,“你在关心我!”

    苏小绵一愣,脸腾地就红了,好似心中的小心思瞬间被人揭穿。

    苏小绵故意调高声调,说:“没见过你这么自恋的人!”

    谁知,墨非城却突然凑上来,贴近苏小绵的脸,说:“那你为什么不让我喝酒?是害怕我伤口感染吗?”

    苏小绵心跳骤然停止了一拍,伸出手,一把将墨非城的脸推开,说:“你一个就要结婚的人,靠我这么近,就不怕狗仔偷拍?”

    墨非城轻笑一声,自说自话,“只要我愿意,我随时可以同安米解除婚约,但是,那要看某人值不值得我那样做!”

    说话的时候,墨非城的眼睛一直都认真的盯着苏小绵的脸,没有侧目。

    苏小绵慌乱的转过身去,拿出一瓶最烈的酒,放在墨非城的面前,说:“喝,喝不完,今天晚上你就不要走了!”

    说完,苏小绵起身离开了吧台。

    走出酒吧,苏小绵感受着外边那清新的空气,大脑慢慢的清醒过来。

    自己刚才那脱口而出的关心,好像是来自潜意识的关心一般,是一种本能。

    可是,墨非城明明就是自己最恨的人啊!

    “丫的……”苏小绵纠结着将手撕扯着自己的头发,凌乱的头发,并没有让自己的思绪清晰一些,反而更加的纠结。

    “苏小绵!”

    忽然,苏小绵感觉到一股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

    苏小绵转头,望着墨非城,说:“你这个人怎么回事儿啊,怎么哪儿哪儿都有你啊!”

    听到苏小绵的话,墨非城也不生气,只是轻轻的坐在苏小绵的身边,说:“你有爱过一个人吗?”

    苏小绵怔了怔,心头划过一阵冷厉,说:“没有,我从来不知道什么是爱,也永远不要去尝试!”顿了一下,苏小绵继续问道:“你有爱过一个人吗?”

    苏小绵回头望着墨非城淡淡的说,但是心中却在热切的期盼着墨非城的回答。

    谁知道墨非城突然伸出手,将自己的脸颊上的碎发挽起来,认真的盯着苏小绵的双眸,说:“我爱你!”

    苏小绵一怔,墨非城的话,好似那一股电流瞬间贯穿在苏小绵的心间,那种感觉,麻酥酥的,让苏小绵一时间慌了神。

    谁知,墨非城脸色一转,一把将刚才挽起来的头发揉乱,夸张的说:“我在骗你啊,我怎么可能会爱上你,我才认识……”

    苏小绵猛地起身,头也不回的离开。

    墨非城望着苏小绵离开的身影,脸上的笑容渐渐的僵住。

    有时候人就是这样,用最笨拙的玩笑,掩饰着自己内心最真实的心思。

    自己现在还有什么资格说爱?

    自己爱过苏小绵,可是她却因自己而死,自己怕了,真的怕了,怕自己的爱,会毁掉第二个苏小绵。

    有时候,爱一个过火了,真的会害怕。

    抬眸望着天上的繁星点点,墨非城嘴角挂着那种苦涩的笑意。

    人都说,人死后会变成天上的星星,苏小绵,你是哪一颗星星?是最亮的那一颗吗?

    一滴晶莹剔透的泪水,慢慢的从墨非城的眼角涌出来……

    苏小绵急匆匆的离开,拐进一个胡同,身体猛地靠在墙上。

    身体中的那股劲儿,好像瞬间被抽离一般,眼泪就那么顺着脸颊滑落,一滴眼泪中就是一个繁浩的星空。

    欧洲,某国。

    安米在家里焦躁不安,听着电话里蒂娜的汇报,安米坐卧不安。

    “安总,这次手机事件不仅没有让墨总赶走苏小绵,反而好像加深了他们之间的交流。今天墨总第一天上班,就把苏小绵叫到了他的办公室里,两个人在办公室里呆了好久,后来见苏小绵出来了,脸色看起来很不正常!”

    “安总,你赶紧回来吧,我一个人真是看不住苏小绵……”

    蒂娜的话,不时的回荡在安米的脑海中,安米开始坐如针扎。

    不行,自己必须立马返回帝都,决不能让苏小绵这个贱人再得意下去。

    车神!

    车神出车祸死了,这次正好是个机会。

    安米嘴角微微勾起了一抹冷厉,你死的真是时候,枉费自己花大价钱请你去搞死苏小绵,没想到苏小绵没有被搞死,死的人却是你车神。

    想到这里,安米沉了沉眉,快步走出了房间。

    安三江办公室。

    安三江听完安米的话,说:“小米啊,我知道你想念墨非城,不瞒你说,我也很欣赏墨非城这个人,但是你说的事情,我还有待考究,你先回去吧!”

    “爸,你就相信我一次啊……”安米撒娇道。

    “小米啊,这件事关系着你生死安危,我不能掉以轻心,你先回去,等到我调查完了,自然就会告诉你的!”

    安米知道安三江的脾气,便不悦的离开。

    安三江锁眉,将电话拨给了墨非城。

    “小城啊,我听说最近帝都出了一件事,说一个赛车手死了?”安三江拨通墨非城的电话,直截了当的问道。

    接到安三江的电话,墨非城有些意外。

    这才想起来,安米已经被安三江带回欧洲有一段时间了,如果不是出了那件事,只怕现在安米已经是自己的未婚妻了。

    可是,一想到安米回来就会成为自己的未婚妻,墨非城的心中就莫名的很沉重。

    “安伯父,死的那人自封为车神,原名丁浩,是一个赛车手,但是我这边得到消息,说这个丁浩其实和欧洲那个神秘的组织关系比较密切!”

    听到墨非城的话,安三江眸光立马皱了起来,欧洲那个神秘的组织,手段极其的残忍,甚至还有人说,那个神秘的组织和某国的反动分子有牵扯,是万万碰不得的。

    如果安米说的是真的,那个要害安米的人是车神,那现在车神死了,安米就更加不能回帝都了。

    不行,坚决不行!

    想到这里,安三江将电话拨给了安米的母亲路芳菲,“芳菲,我告诉你,千万要看好小米,门都不能出,记住了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