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453章:我是杀手!

    苏小绵瞬间从墨非城的身上跳下来,暧昧的眸光望着墨非城,故意说:“接吻技术有待提高!”

    说完,苏小绵径直走出墨非城办公室,淡定从容,一副理所应当的模样。

    蒂娜吃惊的站在原地呆住了,墨非城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不悦的望着突然闯入的蒂娜,冷冷的说:“请问你长那一双手是干什么吃的,不会敲门吗?”

    蒂娜这才回过神来,结结巴巴的说:“我……我……”

    “滚出去!”

    墨非城对着蒂娜吼道,显然很不满意蒂娜打扰到自己。

    蒂娜惊了一跳,赶紧逃了出去。

    苏小绵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脸依旧发烫的难受,讨厌,自己为什么要脸红!!!

    简直就是着魔了!

    “苏小绵,我说你还要不要点脸,***都发到墨总的办公室去了。我告诉你,墨总很快就要飞去欧洲和安总订婚了,不要脸的小三,用这……”

    蒂娜的话还未说完,脸上就火辣辣的挨了一巴掌。

    蒂娜气愤的望着苏小绵,正欲还手,苏小绵冷笑一声,凌厉的望着蒂娜,说:“别怪我没有提醒你,打架,你是我的个儿吗?”

    蒂娜气的脸色发白,却也不敢再吱声。

    苏小绵起身,走到蒂娜的身边,说:“你以为墨非城和安米订婚了,你就会鸡犬升天了吗?简直太可笑至极,你知道安米那么多的事儿,帮安米办了那么多的坏事儿,你以为安米会容得下你吗?你还是好好的考虑一下你自己的前程吧!说不定,安米找人灭你的口,也是有可能的!”

    说完,苏小绵留下了目瞪口呆的蒂娜,扬长而去。

    今天自己去找墨非城签那什么报名表,其实根本就是一个幌子,自己只是想去欧洲一趟,好好解决一下这个安米对自己的各种过分行为,不能继续在这里坐以待毙。没想到,蒂娜却给自己透露出了这么一个消息,真是天助我也。

    苏小绵心中暗爽,很好,自己要借着这次机会,好好的让你安米知道一下,出来混的,迟早是要还的。

    晚上,墨非城回到别墅,不想墨劲锋和何淑娴已经在别墅中坐着了。

    二人见到墨非城回来,何淑娴立马上来拉着墨非城,说:“小城啊,赶紧去欧洲和小米订婚啊,万一夜长梦……”

    “妈,我在电话里已经说过了,我近一段时间公司很忙,订婚的事情就往后放一下!”墨非城有些不耐烦的说。

    “墨非城,你想怎么样?放着安米那么好的媳妇儿你不好好抓住,难道你还在想那个死了一年的苏小绵吗?!”墨劲锋一看墨非城还在推诿,便愤怒的吼道。

    如此冷漠的话,从自己的父亲口中说出,墨非城心中猛地一阵绞痛。

    心寒至极,一刻也不想待在别墅中,转身就毫不犹豫的离开。

    “小城,小城……”何淑娴在背后叫着墨非城,可是墨非城却依旧头也不回的消失在夜幕中。

    转过头,何淑娴一脸生气的说:“你说你,说什么不好,非要说那个苏小绵,我们小城才走出阴影没多久,你又说,你真是……”

    “我说说怎么了?苏小绵本来就是死了!”墨劲锋怒气未消的说。

    何淑娴指着墨劲锋恨恨的说,“我现在算是知道了,为什么老爷子一直不让你作墨氏企业董事长,就你这样的人,有一百个墨氏企业也被你败光了!”

    墨非城开着车,心烦意乱的游荡在大街上。

    不知不觉,又来到了sj酒吧。

    墨非城抬头望着面前闪烁的sj酒吧几个字,苦笑一声,自己什么时候来这里这么顺了?

    停车,墨非城来到酒吧。

    吧台中,只有一个调酒师,没有苏小绵。

    要了一杯酒,实在是难以下咽。

    墨非城才发现,原来自己喝酒不单单的是喝酒,而是因为某人的存在,自己才想来喝酒。

    索性,墨非城转身离开了酒吧。

    夜风微凉,苏小绵打开窗子,任凭夜风吹乱自己的发梢,吹乱自己的心。

    只感觉自己脑子中乱乱的,就连今天晚上的酒都难喝的要命。

    “叮咚!”

    门口传来了一阵敲门声,苏小绵转身打开门。

    墨非城推门而入,直直的逼近苏小绵的身体。

    苏小绵后退,墨非城前进,一直将苏小绵逼到墙上,苏小绵的后背狠狠的抵在墙上,惊恐的眸,闪烁着那懵懂的芒。

    墨非城感觉,自己真的要被苏小绵这一双秋水一般的双眸吸进去了。

    “你告诉我,你究竟是谁?”墨非城低声问道,嗓音略带一丝的黯哑,却性感无比。

    苏小绵轻笑一声,红唇一张一合,淡淡的说:“我是杀手!”

    墨非城深邃的眸,泛着微微的光,“你是专门偷人心的杀手吗?”

    苏小绵眨眨眼,半分俏皮,半分冷艳,淡淡的说:“那你的心是黑色的吗?我只偷黑心!”

    “那你试试?”墨非城说着,脸更加的贴近苏小绵的,苏小绵甚至都可以清晰的嗅到墨非城呼出来的那灼烧的气息。

    忍不住,苏小绵的心跳也加速了……

    “咔嚓!”

    身后的门突然被打开,二人瞬间警觉,苏小绵一把推开墨非城,一眼便看到推门走进来,一脸惊愕的谨。

    墨非城转身,看着手拿房卡出现在房间中的谨,满脸的错愕,犀利的眸光直射在谨的身上。

    “苏小绵,他是谁?”墨非城侧目望着苏小绵,愤怒的问道。

    苏小绵压下内心的凌乱,信步走到一头雾水的谨面前,没有说话,只是望着墨非城。

    墨非城的脸色瞬间阴沉,周身发出来一股令人不寒而栗的寒气,“他到底是谁?为什么会有你的房间的房卡?”

    苏小绵望着面前愤怒的墨非城,猩红的双眼,似是看到了他说要杀了小洛时候的狰狞,苏小绵嘴角挂上一抹冷笑,侧目看了一眼谨,轻佻的说:“如果你有一点正常人的思维的话,就应该猜出来,他是我的姘头,我早就告诉过你,我是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

    一旁的谨心中猛地一颤,不可思议的望着身边的苏小绵,这才反应过来,伸出手搭在苏小绵的肩膀上,望着墨非城挑衅的说:“小绵,你不是说想要吃那家法国菜吗?我现在就带你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