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454章:这个房卡我留下了

    说话间,谨眸中的温柔和深情倾泄而下,墨非城心中似是就要爆破的火山,难掩的愤怒。

    墨非城知道,谨眸中的那种深情是装不出来的。

    墨非城走到苏小绵的面前,望着面前惊鸿一般的女人,眉宇之间那种正气和英飒,一种莫名的信任感在墨非城的心底升起。

    一把将苏小绵从谨的怀里拉到自己的面前,低眉望着苏小绵,说:“你在骗我!”

    苏小绵一怔,满肚子演戏的话全部打住,一句话也说出口。

    可是墨非城眸中透出的坚韧和自信,让苏小绵心中一颤。

    以前,墨非城对自己从未有过一丝一毫的信任,甚至,几度认为,自己就是那种水性杨花的女人。

    可是,今天自己明明白白的告诉墨非城,自己就是那种水性杨花的女人,他却对自己表现的如此信任。

    谨心头一紧,伸出手就要推开墨非城,不想墨非城一把挡住了谨的手,冷厉的说:“你喜欢苏小绵,可惜,苏小绵的眼里没有你!”

    谨一怔,正欲理论,不想苏小绵却扭头,平静的对谨说:“你先回去吧!”

    “……”

    “苏小绵都说了,你可以走了!”墨非城毫不客气的对谨说。

    谨咬了咬牙,转身正欲走。

    “站住!”墨非城对谨的背影叫了一声。

    谨驻足,墨非城走上去,说:“那苏小绵的房卡放下!”

    谨正欲反驳,不想苏小绵却对谨说:“房卡放下吧!”

    望着一脸冷漠的苏小绵,谨心头浮上一阵巨大的悲凉,将房卡狠狠的放在桌子上,转身离去。

    余光望着谨离去背影,那么的孤寂,苏小绵在心中告诉自己,谨这样优秀的男人,应该有自己的生活,不应该整天只为了自己活着。

    苏小绵正欲拿起桌上谨留下的房卡,不想墨非城却抢先一步下手,邪魅的望着苏小绵,“这个房卡我留下了,方便以后我照顾你!”

    苏小绵,“……”

    “天色不早了,我明天还要上班,我先走了!”

    说完,墨非城转身离开。

    望着空荡荡的房间,苏小绵陷入了深深的思索。

    墨非城,那种永远都高高在上的神,永远都不会把别人放在眼里,而对于自己,却那样的信任。

    苏小绵不禁为以前的苏小绵感到悲哀。

    以前付出自己的一切,到最后都没有换来墨非城一丝一毫的信任感,和一丁点的留恋。

    而现在自己,墨非城只认识那么一个月而已,就得到苏小绵一直得不到的东西,真是好悲哀。

    墨非城走出酒店,心中莫名的很沉重。

    为什么,自己对这个自己根本就不了解的苏小绵,会有如此的信任?

    夜灯昏黄,将墨非城的心照的乱七八糟。

    这一些,都是已去的苏小绵教给自己的。

    苏小绵的死,让自己清晰的认识到,信任一个人,爱一个人,尊重一个是那么的重要。

    路,走不完的路,只有停下来的脚步。

    “叮铃铃!”

    墨非城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沉眉,望着手机上闪烁的安米两个字,墨非城心头莫名沉重了起来。

    安米打过来电话,一定是要说订婚的事情,索性,墨非城就将电话关机,难得清静。

    翌日清晨,墨氏企业会议室。

    蒂娜走进来宣布,“从今天开始,我们开始下一次的考核,考核的任务就是为新一季的服装设计款式!”

    蒂娜话语一出,下边一片哗然。

    “我们这么快就可以将自己的设计推上市了吗?”

    “停一下,你们听好了,我们是择优选择。在你们十位人中,最多选出一个人的作品作为下一季服装的新品,亦或者一个也选不上。再此期间,你们必须每天上班签到,上午九点,下午五点,按时打卡来公司。如果有谁无故不来公司,我将每天扣除十分基础分,以此类推,谁的分数扣完,谁就可以卷铺盖走了!”说着,蒂娜的眼睛有意无意的看着苏小绵。

    苏小绵嘴角挂着笑,心说,安米为了能和墨非城顺利订婚,也真是煞费苦心。

    只是,如果自己想去离开,谁也阻止不了自己。

    墨非城办公室,司南急匆匆的走进来,“先生,电话……”

    说着,司南将手中的电话递给了墨非城。

    看到手机上母亲的号码,墨非城眉眼之间浮上一抹不悦,接过司南手中的电话,将电话放在了桌子上,对着司南挥手示意司南出去。

    一直等到电话不再响,墨非城才拿出手机,找到了苏小绵的微信,编辑了一行文字,然后又删除,反反复复好几次,最后墨非城烦闷的将电话放下。

    自己有什么资格让苏小绵对自己承诺什么?自己又有什么资格对苏小绵承诺什么?

    自己只是一个爱无力的失败者。

    不会爱,不懂爱。

    心中那种撕扯的痛感,让墨非城心神难安。

    司南在门外,望着墨非城艰难的样子,垂了垂眸,转身离去。

    “苏小姐,对不起,您给我的电话我配不了充电器,因为手机是定制了,内部加上严密的防盗系统,对不起……”

    苏小绵失望的挂掉了电话,果真墨非城这个手机只能用自己专用的充电器。

    “苏小姐,可不可以借一步说话?”

    忽然一个声音出现在苏小绵耳边,苏小绵一怔,猛的抬头,看到司南正站在自己的面前。

    咖啡馆,轻音乐。

    “苏小姐,这次车神的死,你知道为什么先生要独自揽下责任吗?”司南望着苏小绵问道。

    “为什么?”苏小绵抿了一口咖啡问道。

    “因为,车神的背后很可能牵扯到欧洲那个神秘的组织,一旦上了那个组织的黑名单,此人必死无疑,没人能逃得了!”司南认真的说。

    苏小绵心中微微一颤,生出一丝感动,可是面上依旧装作冷冰冰的模样,一脸满不在乎的望着司南。

    “这次先生之所以在医院住了那么久,就是为了充分的将自己暴露给那个神秘的组织……”

    司南的话,如同一针猛地刺进苏小绵的心底。

    苏小绵的心底有了一丝丝的松动,可是转而却被更大的愤怒包裹,墨非城的深情不是为了以前的苏小绵,而是为了漂亮的女人苏小绵。

    想到这里,苏小绵抬眸望着司南,冷冷的说:“你告诉我这些有什么目的?是让我对墨非城感恩戴德吗?”

    听到苏小绵如此冷漠的话,司南怔了一下,许久之后才开口,“我是不想看着先生痛苦……”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