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457章:唯一的机会

    说完,苏小绵便挂掉了电话,急忙赶向苏子行处。

    打开门,苏子行的声音瞬间出现,“等你好久了,任务完成的不错。”

    “你答应给我的权利呢?”苏小绵直截了当的问道。

    “我答应你的,我一定会给你,你坐下来,我们聊聊!”苏子行说着,拍了拍自己身边的座位。

    苏小绵坐下,端起苏子行面前的一杯酒,一饮而尽,然后沉沉的靠坐在沙发上,叹气,有气无力的说:“好累!”

    “我早就说过,选择报仇这一条路,你会很累。既然你累了,那就放弃啊!”苏子行余光瞟着苏小绵轻描淡写的说。

    “不可能!”苏小绵立马弹起来失声喊道。

    苏子行起身,走到窗边,淡淡的说:“我看你不如放弃好了,就安安心心的做你的墨太太好了!”

    听到苏子行的话,苏小绵立马警觉的说:“苏子行,你说这话什么意思?”

    苏子行轻笑一声,说:“没什么意思,只是不小心看破了你的小心思而已!”

    苏小绵语塞。

    “据我所知,你在帝都这一段时间,并没有对墨非城实施的报仇计划,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只是在*罢了!”苏子行嘲讽的说。

    “我只是要毁掉安米和墨非城的婚约,而且让墨非城爱上我,到时候墨非城就会任我摆布了!”苏小绵辩解道。

    “难道你没有再次爱上墨非城吗?或许,你根本就从来没有忘记过他?”苏子行突然转身,冷冷的眸光直直的望着苏小绵。

    苏小绵怔住,许久回不过神来。

    苏子行的话,如同一根毒针,猛的刺进苏小绵的心尖,让苏小绵的心猛的痛了起来。

    “对了,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小洛的墓地我找到了!”

    “在哪儿?快告诉我!”苏小绵立马警觉的问道。

    “现在还不能告诉你!”苏子行拒绝了苏小绵的要求。

    “你告诉……”苏小绵急切的追问。

    苏子行走到苏小绵的面前,将食指放在了苏小绵的嘴上,低声说:“相信我,我是为了你好!”

    苏小绵呆住,这个苏子行到底是在搞什么鬼?

    苏子行拿出一个图腾项链,放在苏小绵的是手心里,说:“这个图腾轻易不要亮出来,因为这是最高级别的召唤,全世界只有三个人有这样的权利,你是其中一个!”

    苏小绵望着手中的图腾项链,吃惊的望着苏子行,“那我万一需要人,怎么办?”

    “我们组织的成员,遍布了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当你需要的时候,就给这个手机号发送指令,然后自然就会有人去帮助你。记着,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亮出你的图腾。”

    苏小绵抓紧手中的图腾,转身离开,走到门口,苏小绵驻足,“苏子行,我希望你早点告诉我小洛坟墓的位置!”

    苏子行一摆手,示意苏小绵,你走吧。

    墨非城在酒店中,坐卧不安。

    人究竟是不是苏小绵杀的?为什么苏小绵说要帮自己解决危机,然后那人就死了?难道只是巧合?

    司南急匆匆的敲门走进来,“先生,有消息了!”

    “什么情况?”墨非城立马紧张的问道。

    “警察署调查局那边的消息,说,凶手是在对面楼顶狙击的受害人,应该是早就埋伏好的机位。而且,枪法很准,一枪毙命。他们怀疑这次事件还是欧洲那个神秘的组织做的!”

    听到司南的话,墨非城心中松了一口气,清晰的记得,苏小绵才窗户跳出去,这边就发生了骚乱,从时间上来讲,苏小绵根本就没有作案时间。

    “安家那边现在什么动静?”墨非城问道。

    “惊弓之鸟,安三江推掉了所有的外出活动,并且加派了大量的保镖,二十小时的将安家大院包围起来。”

    墨非城轻笑一声,心说,现在安家应该是顾不上自己了吧,自己就可以轻轻松松的离开欧洲了。

    只是,苏小绵这次来,又是为了什么?

    “你去查一下,苏小绵的酒店定在哪儿了?!”墨非城吩咐司南。

    欧洲的夜,星星格外的亮。

    苏小绵喜欢这种夜色迷离的氛围,这样就没有人能看出自己的可悲了。

    苏子行的话,如同是一道道尖利的剑,直直的插进苏小绵的心中。

    回到酒店,打开房门。

    忽然就撞到了一个结实有力的胸膛。

    苏小绵警觉的抱拳,不想抬头却看到了那张此刻自己一点也不想见到的脸。

    “你是怎么做到的?”墨非城幽幽的开口。

    “你是警察署调查局派来的吗?”苏小绵冷冷的回道,然后径直走过墨非城身边,坐在了沙发上。

    “宴会厅死人了,你知道吗?”墨非城低眉望着苏小绵。

    苏小绵脸上一脸的淡定和从容,幽幽的说:“全世界都知道了!”

    “嗯,你准备什么时候回帝都?”墨非城问道。

    “待定!”

    “为什么?”

    “你管不着!”

    苏小绵的对待自己的态度,冷漠疏离,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可言,让墨非城的心中升起一股巨大的失落。

    “我累了,我要休息了!”苏小绵有气无力的闭上眼睛,摊躺在沙发上。

    话已经说到这个份儿上了,墨非城知道,苏小绵是在赶自己走。

    墨非城转身正欲离开,不想苏小绵却再次开口,“请你以后不要随便进别人的房间!”

    冰冷刺骨,冷漠疏离,似是万年冰川一般。

    墨非城脚步顿了顿,一颗悬着的心好似瞬间跌入了万丈深渊。

    脸色瞬间黯淡下来,双腿似是灌了铅一般,墨非城推开门走出去。

    一晚上的等待,最后只得到苏小绵一句话,请你以后不要随便进别人的房间!

    走出酒店,墨非城拿出电话拨给了司南,“司南,马上申请回帝都的航班!”

    苏小绵闭上眼睛,听着墨非城离开的声音,似是锤击在自己心中一般,说不上来的难受。

    苏子行说的对,自己是在报仇,不能再次对墨非城产生感情,不能,坚决不能!

    墨非城上了飞机,安米的电话打了过来,急切的问道,“墨非城,你在哪儿?”

    墨非城面色暗沉,冷冷的说:“公司有急事,我已经回帝都了!”

    说完,墨非城便挂掉了电话。

    司南望着墨非城的情绪不对劲,却也不敢多问。

    翌日清晨。

    苏小绵一早便接到了谨的电话,“苏小绵,墨非城回帝都了!”

    听到谨的话,苏小绵心中猛地一阵失落,但是转念一想,他回帝都了,自己做起事情来就不用有所顾忌了。

    苏小绵低头看到了桌上安远的电话,冷笑一声,嘴角划过一丝的冷凝。

    是夜,漆黑如墨。

    do酒吧,一水儿的性感的白人妞儿,性感撩人,安远左拥右抱,好不快乐。

    苏小绵走进do酒吧,找到一个视线好的地方坐下,望着不远处的安远,那贪婪无度的模样让苏小绵生厌。

    但是,苏小绵明白,如果自己想进入安家,伺机找到安米的把柄。很有可能,自己还能拿到一年前安米谋害自己的证据,不得不承认,接近安远就是唯一的机会。

    苏小绵端起面前的酒一饮而尽,压了压内心翻滚的嫌恶,起身离开座位……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