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458章:谢谢你昨天晚上替我解围

    “来来来,谁把这一杯酒喝了,看到没有……我手中的钱就是谁的,服务生,上酒……”安远得意忘形的摇晃着自己手中的钞票。

    苏小绵端着一瓶酒,小步走向安远的桌子前。

    早就观察过了,安远右边坐的一个亚裔的女人,在一群人中最为霸道,每次安远的钱都会被那亚裔女人赚到手。

    苏小绵冷笑一声,心说,很好,今天就从你身上下手了。

    苏小绵端着酒,来到安远身边的那个亚裔女人旁边,苏小绵手猛的下一滑,碰倒了亚裔女人身边的酒杯,酒水瞬间撒了那女人一身。

    那女人一看,立马起身,火冒三丈,一般推搡着苏小绵,一边骂道,“哪儿来的不长眼的,你眼睛是干嘛用的,你知道老娘这条裙子多少钱买的吗?”

    苏小绵假装害怕的模样,顺势就倒在了安远的身上,然后赶紧起身,可怜兮兮的说:“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安远一听,这个女人的声音怎么这样熟悉,定睛一看,竟然是昨天晚上的那个女孩儿。

    “不是故意的就算了?你陪我的裙子,八千欧元,快点!”那亚裔女人不依不饶的对苏小绵吼道。

    苏小绵低着头,一个劲儿的说:“对不起,对不起……”

    安远惊喜的叫到,“rose?”

    苏小绵猛的抬头,假装惊讶的望着安远,说:“你是安……安远哥?”

    那亚裔女人傻了眼儿了,疑惑的望着苏小绵和安远,说:“安总,这女人你认识?”

    安远看到了苏小绵的局促不安,便将身边的女人全部赶走,说:“rose,不要害怕,有我在呢,对了,你怎么在这儿?”

    苏小绵低头说:“谢谢你安远哥,我还要去忙,我先走了!”说完苏小绵转身离开。

    不出所料,苏小绵走出去没多远,便被安远拉住,说:“这里不是你待的地方,你跟我来!”

    “安远哥,我……”苏小绵话说不及,已经被安远拉出了酒吧。

    “rose,我告诉你,只要你点了头,我可以给你想要的!”安远一脸骄傲的说。

    苏小绵垂眸,假装害羞的说:“刚才听他们叫你安总,我只是一个落魄的女孩儿,我配不上你!”

    安总大笑一声,拉起苏小绵的手,说:“你放心,跟着我,绝对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说着安远就拉着苏小绵坐上了自己的车。

    苏小绵心中暗爽,安远,总有一天,你的愚蠢会毁了你自己。

    安远直接将苏小绵带到了一个五星级的酒店里,苏小绵被安远拉着走进了房间,苏小绵装作一副害羞的模样。

    安远望着身边的苏小绵,满眼放光,说:“放心吧,只要你跟了我,我保证你吃香的喝辣的!”

    苏小绵低眉一笑,脸颊一红,挣脱安远的手,说:“我去帮你倒杯水!”

    安远望着害羞的苏小绵,心中乐开了花一眼,自己玩儿了那么多的西洋女人,一个个开放的要命,今天猛的一见到这个婉约的,倒是让自己觉得新鲜的很,恨不得立马把苏小绵拉到自己的床上,缠绵一把。

    苏小绵拿出茶杯,倒了一杯水,嘴角划过一抹狡黠,然后转身走到安远的身边,说:“安远哥,你喝水,刚才你喝了那么多的酒,会渴的!”

    安远望着贴心的苏小绵,满眼的欢喜,以前的女人都是骗着自己喝酒,目的就是从自己身上尽量多的要钱,这个苏小绵竟然劝自己喝水,不禁让安远心中一喜。

    一杯水还未喝完,安远便觉得自己的酒劲儿上来了,头晕的难受,不一会儿便躺在沙发上不省人事。

    苏小绵放下手中的杯子,嘴角勾起一抹冷厉的弧度,然后将安远拖到床上。

    翌日清晨。

    安远醒过来,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掀开被子,发现自己赤身***的躺在床上,身边洁白的床单上,赫然出现了一片嫣红。

    安远心中大喜,安远虽然自小跟随父母来到了欧洲,但是骨子里还是那种传统的中国男人,把女人的贞操看的比较重。

    此时,看到床单上的一片红,瞬间明白过来,这个苏小绵是第一次。

    不禁大喜过望,舒心的躺在床上,心里美美的。

    苏小绵站在自己的房间中,伸了个懒腰。

    安远应该看到了自己安排的一出好戏了,忍不住苏小绵的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弧度。

    不出意外,不超过十分钟,安远就会打电话过来。

    “叮铃铃!”

    果真,安远的电话立马打了过来。

    苏小绵望着手机上闪烁的号码,故意停顿了几秒,然后接听了电话,安远的声音传了进来,“rose吗?你在哪儿呢?”

    苏小绵眸光划过一丝暗爽,低声说:“安远哥,你不要再打电话过来了,我走了,谢谢你昨天晚上替我解围,我配不上你!”

    说完,苏小绵便挂掉了电话。

    男人,都是一种占有欲极强的动物,而且永远都是那么的自以为是。

    帝都,墨非城办公室。

    已经七天没有见到苏小绵了,墨非城的心总会不自觉的想到苏小绵,她的笑,她的不羁,她的冷嘲热潮,她的冷漠,她的骄傲……她的一切。

    一切的一切,此时都如同那魔咒一般,让墨非城发了狂的思念。

    “先生,老宅那边来电话了,说要你晚上回去一趟!”司南走进来说。

    墨非城沉了沉眉,低声说:“回话 ,就说我今天晚上要去医院里陪爷爷!”

    欧洲,a国。

    安远一把拉住苏小绵的手,说:“rose,你为什么要躲着我?我很可怕吗?”

    苏小绵低眉顺目,眼神闪躲,“对不起,安远哥,我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灰姑娘,我根本就配不上你,我知道像你这种大家庭出来的人,一定是要找一个门当户对的人结婚……我们还是……”

    安远一听,心说,结婚当然要找个门当户对的,但是女朋友就无所谓了!

    “你不要怕,我的爱情我做主,不行我现在就带你去我家,让你见我的家人,他们见到你一定会同意的!”说着,安远拉着苏小绵的手就要走。

    苏小绵赶紧说:“我……我不敢去……”

    就在这时,谨的信息发了过来,“顺利!”

    “怕什么,跟我走!”安远强行将苏小绵塞进了车里。

    苏小绵心中一阵暗爽,很好,一切尽在自己的掌握中。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