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462章:情况尚不明确!

    “是安米小姐吗?墨总还在加班开会,要不要我去叫他!”司南的声音传了进来。

    听到司南的声音,安米怔了一下,说:“司南,墨非城不是在帝都吗?”

    “先生十天前就回来了!”司南说。

    “那两个小时前,是不是墨非城给我打的电话?”安米不甘心的继续追问,说不定墨非城是派的人把自己接出去的。

    “没有,从今天下午开始,先生就一直在办公室开会,他的手机一直是我保存着,没有人接到您的来电!”司南的话让安米发狂。

    “司南,一定是你在说谎,明明是墨非城……”

    看到安米发疯的模样,安三江走过来,一把抢过安米手中的电话,愤怒的切断,说:“你还嫌丢人不够吗?丢人现眼!”

    说完,安三江拂袖而去。

    安远走过来,拍了拍安米的肩膀,意味深长的说:“妹妹啊,我们知道你喜欢墨非城,但是……哎……”

    安远摇着头,无奈的离开。

    安米坐在沙发上,气的嚎啕大哭!

    苏小绵走出安家,上了早就等候着自己的车子,迅速的离开。

    “苏小绵,你为什么不直接把安米杀了,而要演这一出机场刺杀的戏?”谨不解的问道。

    苏小绵轻笑一声,说:“坏人还没有得到应有的惩罚,就这么死了,那就太便宜她了!”

    “哦!”谨继续开车。

    “对了,你找的黑客有没有进入通讯公司的系统,将安米手机号上的通讯记录删除?”安米继续问到。

    “放心吧,早就毁灭的无影无踪了,即便是安三江查起来,也查不出来丝毫的痕迹。”谨说。

    苏小绵舒心的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

    安米一定不会想到,自己趁着安远去衣帽间的功夫,迅速的将她手机上的通话记录和短信删除了。而已还特意让谨假装成航空公司给安米发了信息,透露给安远安米的航班。

    所以,安米根本就不可能顺利离开欧洲,回到帝都的。

    “如果被墨非城知道了,你找人复制了他的手机卡,还找配音演员装作他给安米打电话,他会不会……”

    谨的话还未说完,苏小绵便冷笑着打断了谨的话,“你会告诉墨非城吗?”

    谨吃了一惊,说:“我不会!”

    “你找的人认识墨非城吗?”苏小绵继续说。

    “不认识!”谨如实回答。

    苏小绵舒心的躺窝在副驾驶上,心中暗爽。

    安米,被人玩弄于鼓掌之间的滋味儿一定不好受吧!

    苏小绵余光却看到谨没有系上安全带,便责备的说:“谨,我说过你多少次了,开车的时候一定要系上安全带,你怎么就不听?”

    谨笑了笑,侧目望着苏小绵,打趣道,“你是不是在关心我?”

    “正经点!”苏小绵白了谨一眼。

    谨老老实实的系上了安全带,刚系上安全带。

    突然,一辆大车猛地从拐角处窜了出来……

    “谨,车!”苏小绵大喊一句。

    谨立马踩下刹车,只是,车子的制动需要一段距离。

    车子是从副驾驶方向冲过来的,谨下意识的猛打方向,车头瞬间调转,就在车头转过来的一瞬间,卡车的头猛地撞到了驾驶室一边!

    “砰!”

    “谨!”

    苏小绵失控的尖叫一声……

    电光火石之间,车子严重变形,谨倒在了血泊中……

    苏小绵惊恐的望着慢慢的闭上眼睛的谨,大脑一片空白。

    “救护车,救护车……”苏小绵哆哆嗦嗦的拿出手机,手哆嗦的厉害,简单的999三个数字,苏小绵拨了好几遍才打通。

    叫完救护车,苏小绵着急的喊道,“谨,谨,你不要吓我,你醒醒,你醒醒……”

    谨的头上汩汩淌血,完全不省人事。

    苏子行处。

    苏子行端着红酒杯,眺望着远方,不时的低头看看手中的腕表。

    看到时钟指向了七点钟,苏子行仰起头,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将空的酒杯放在桌子上,转身离去。

    医院,急救室。

    谨被急匆匆的推进了急救室。

    “家属请让一下!”

    苏小绵放手,望着被关上的急救室门,还有那消失的谨。

    一股力量瞬间抽离,苏小绵瘫坐在地上,整颗心好像陷入了巨大的旋涡,一直下坠,下坠,最后跌入悬崖……

    如果不是自己要谨去接自己,那谨就不会出车祸。

    如果谨在千军一发之际,没有将车子掉头,那大卡车撞到的人就是自己。

    为什么?为什么,谨你要那么傻!

    你为什么不直接让大卡车撞到副驾驶的一面,明明卡车是从自己坐的副驾驶的方向冲出来的。

    早就说过,自己不愿意欠人,还不起,为什么谨你还要给自己?

    “苏小绵,谨进去了吗?”

    苏子行急匆匆的赶过来,蹲在地上问苏小绵。

    “本来该躺在里边的是我,为什么是谨!!为什么不是我!”苏小绵痛苦的喊道。

    “家属,请注意,这里是医院,请保持安静!”护士走上来警告苏小绵。

    苏子行缓缓的蹲在地上,伸出手摸了摸苏小绵的头,说:“谨喜欢你,不忍心让你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苏小绵不语,只是眼泪却拼了命的往外涌。

    “你看你满身的血,你也受伤了,你去处理一下伤口,否则会感染的!”苏子行叫住旁边的医护人员,将苏小绵搀扶进了诊疗室。

    两个小时后,谨被推出了急救室。

    苏小绵发了疯一般的奔了过去,说:“医生,医生,谨怎么样了?”

    医生望着苏小绵,说:“已经脱离危险,但是还在昏迷中。”

    苏小绵的悬着的心放了下来,眼泪瞬间滑落,望着病床上的谨,自责的要命。

    帝都,墨氏企业。

    司南急匆匆的敲来墨非城的办公室门,“先生,出事儿”

    墨非城猛地抬头,望着一脸焦急的司南问道,“怎么了?”

    “欧洲那边传过来消息说,苏小姐出了车祸,现在人在医院中,情况尚不明确!”

    “什么!”

    墨非城立马紧张的站起来,眸中透着那种焦急的光。

    一年前,苏小绵也是倒在了血泊中,就再也没有醒过来,现在这个苏小绵再一次在陌生的国度出了车祸。

    墨非城感觉自己的大脑都是紧绷的,完全有些转不过来。

    两个苏小绵的影子渐渐在墨非城的脑海中重叠……

    一种莫名的巨大恐惧在墨非城的心头蔓延……

    不行,不行,这个苏小绵坚决不能再出事,不能,坚决不能!

    “司南,立马飞去欧洲!”墨非城厉声开口吩咐道。

    欧洲,医院。

    苏子行望着病房中一直守候在谨面前的苏小绵,黑色的眸中透着那种复杂的芒。

    “子行,苏小绵是不是也喜欢上谨了?”孙连走上来问道。

    苏子行轻笑一声,说:“愧疚感,傻子,你看不懂吗?”

    “那你为什么要医生对苏小绵隐瞒谨的病情?”孙连不解的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