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469章:不算是调查

    苏小绵缓缓的抬起头,心说,你这个人是听不懂人话吗?

    抬眼,却看到自己的面前正坐着一个男人,三十岁上下的年纪,衣着看起来很考究的模样,但是却是一身正装,与酒吧中的气氛有些格格不入。

    苏小绵轻笑一声,嘲弄的说:“你这个人是这里办公的,还是相亲的?”

    那人也不生气,只是坐在苏小绵的对面,说:“被你说中,我既来办公,又来相亲!”

    这男人的话成功的激起了苏小绵的兴趣,苏小绵饶有兴趣的说:“讲来听听!”

    “我跑了好多间酒吧,找了好多天,你是我第一个相中的人!”那人望着苏小绵说。

    苏小绵抬眸望着那人,说:“你这样的癖好,我还是第一次见!”

    “你想多了,我不是给我自己找女朋友,而是给别人!”

    这人话说的,苏小绵就更加的不解了,“那你就是拉皮条的,很抱歉,我不需要!”

    “呵呵,说是拉皮条的也行,性质差不多,但是还是有些不一样。我是想要一个既漂亮又聪明的女人,然后介绍给我的……对手!”男人望着苏小绵继续说。

    “那你很聪明,但是我不感兴趣!”苏小绵对于这种潜伏工作,并没有一点兴趣。

    “不如你先听我说完,再拒绝我不迟!”

    “不用!”苏小绵不耐烦飞摆了摆手说。

    “冷家的冷慕言相信你一定听过吧!”男人望着苏小绵说。

    听到他口中说出冷慕言三个字,苏小绵有些微微的吃惊,抬头,望着面前的来路不明的男人。

    片刻之间,苏小绵便恢复了一贯的淡定从容,轻轻的说:“冷慕言是谁?我不认识!”

    男人干笑了一声,递给苏小绵一张名片,说:“我很希望能和你合作,如果你想通了,就给我联系!”

    说完,男人转身离开。

    苏小绵瞟了一眼桌上的名片,只有一个简单的电话号码。

    心中不禁浮上一抹疑惑,他是谁?

    为什么偏偏找到自己,要自己去冷慕言身边潜伏?

    苏小绵一时间竟然有些摸不透,犹豫了一下,苏小绵将名片放进了自己的包里。

    四少酒会现场,说是酒会,倒不如说是一场华丽的视觉盛宴。

    昏暗的灯光,泛着蓝光的游泳池,劲爆的音乐,衣着清凉的各色美女,各个都是女人中的极品。

    “我草,你们看,你们看那是谁?”孟西夜一脸震惊的指着门口走进来的人喊道。

    霍少和梁冀男跟着孟西夜的眸光看去,两人的眸光不禁呆住了,脸上的震惊不亚于孟西夜,“我擦擦……那不是……”霍少激动的话都说不利索。

    “那不是我们的四哥,墨非城吗?我以为是司南传错了命令,想着他根本就不会来,没想到啊……”梁冀男更加震惊的说。

    这些年三个人虽然在国外,但是墨非城的事情也是差不多知道的,以为墨非城是受了伤了,不会再出现了,没想到啊……

    三个人不约而同的把身边的女人推开,一起迎了上去。

    墨非城再次走进这样的场合,猛然间就生出了一丝的不适应。

    虽然之前自己大学的时候也经常跟着他们三个人参加这样的聚会,但是自从那件事之后,自己就再也没有来过了。

    “哟,老大,我的亲四哥,你真的要回归组织了?”孟西夜走上去夸张的说道。

    墨非城冷笑一声,邪魅的一笑,说:“没了我,你们四少还能叫四少吗?”

    说完,四个人亲热的抱在一起,似是回到了大学时代。

    “好了,为了庆祝我们的四哥荣归故里,今天晚上我们不醉不归怎么样?”霍少激动的说。

    灯光,音乐,美女,香槟……

    一切能让人快乐起来的东西这里都有,唯一没有的是苏小绵。

    墨非城自嘲的暗笑一声,自己怎么这个时候还能想起来苏小绵,真是活见了鬼了!

    四人再相聚,说不完的话。

    从高中到大学,从读书到泡吧,一切仿佛回到了几年前。

    “四哥,我听说那女孩儿去年出车祸死了?”

    能说出来这种话的人,只有从小不带脑子出生的梁冀男。

    梁冀男的话语一出,空气瞬间凝滞,孟西夜和霍少特别想一把掐死他。

    梁冀男打了个酒嗝儿,双眼迷离,天真的望着霍少和孟西夜,说:“你们怎么了?怎么都突然不说话了?是不是哑巴了?”

    霍少一把捂住梁冀男的嘴巴,恨恨的说:“霍少,我真想知道,***生你的时候是不是忘记给你配脑子了!”

    墨非城略带一丝尴尬的笑道,冷峻的谭眸中,没有二人想象的暴怒,而且一种超然的从容和淡定,“既然你们都已经知道了,我也就没什么可说的。已经发生了的事情,即便梁傻子不说,不也还是发生了,不是吗?”

    “哦……是……是,我们喝酒,以后谁也不准提起那件事,那个人!”孟西夜赶紧打圆场说。

    要知道,之前的墨非城如果敢听到这种踩雷区的话,那简直就是冰山爆发,能把人都炸飞。

    这几年没见面,墨非城果真是沧桑了不少,也变了不少。

    “今天起,我们四少算是再次重合了,以后我们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有妞儿同泡!”霍少举起杯子先干了。

    墨非城抿了一口酒,嘴角挂上那种僵硬的笑。

    说不痛是假的,但是却并不如之前那种一碰触就是天崩地裂。

    心底攸的就升起了一抹愧疚感,苏小绵在天有灵,一定会骂自己是个薄情的渣男的!

    酒喝得差不多了,霍少和梁冀男分别抱着搂着女人回房间了。

    孟西夜望着一晚上眉头都紧锁的墨非城说:“四哥,你是遇到什么事了吗?”

    墨非城思考了一下,说:“你也去吧,我在这儿一个人静静!”

    孟西夜知道墨非城的性格,如若他不愿意说,自己再问也是没有用的。

    夜未眠,苏小绵不敢确定这个故意接近自己的男人究竟是不是安米派来的。

    但是,算来,安米根本就不可能知道自己和冷慕言之间有瓜葛。

    想到这里,苏小绵咬了咬牙,拿出手机拨出了名片上的电话号码。

    电话很快接通,“我就知道你会对我说的感兴趣!”

    “说说你的计划!”苏小绵继续说。

    “你叫苏小绵,是墨氏企业的实习设计师,和墨非城关系暧昧……”

    听到那人的话,苏小绵脸色一变,警觉的说:“你调查我!”

    “不算是调查,最基本的情况我还是要掌握的!”

    “你究竟是谁?”苏小绵忽然感觉有些不寒而栗。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能把你顺利的送到冷慕言的身边!”那人不徐不疾的声音,让苏小绵有些捉摸不透。

    听他的意思,他已经知道了自己和冷慕言有瓜葛,想要搞掉冷慕言,所以才要故意的接近自己。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