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481章:休年假

    安远吃了一惊,赶紧拉住安米,紧张的说:“小米,你不是……要知道父亲从来不允许我们涉黑的……”

    “哥,我真的没办法了,现在只有你能帮我了……求求你了哥……”安米祈求到。

    “不行,不行,父亲知道了会打断我的腿的!”安远赶紧拒绝。

    安米眼眸微转,说,“哥,我知道爸限制了你的零用钱,我这里还有一些私房钱,你先拿着花……”说着安米将一张卡塞到了安远的手中。

    安远看了看手中的金卡,停顿了片刻,说:“我帮你试试,我只是试试,不知道能不能成……”

    安米望着安远离开的背影,沉坐在沙发上,既然那个神秘的组织那么厉害,能杀自己,那自己也能找他们除掉苏小绵!

    苏小绵,敢和我抢男人,你的死期到了!

    欧洲,苏子行处。

    孙连走进来说:“子行,安家那边托人求见!”

    “安家?安三江?”苏子行略略的吃了一惊回头问答。

    孙连摇了摇头,说:“不是安三江,是安远!”

    苏子行轻笑一声,说:“就知道是安家的绣花枕头,不会是安三江,对了,说了什么事儿没?”

    “他说是替她妹妹来找我们的!”孙连回到。

    苏子行淡淡的一笑,说:“把这件事转交给苏小绵,让她全权处理!”

    “是!”

    安米想要联系组织,无非就是两件事,要么恳求组织不要再追杀她,要么就是想要花钱买了苏小绵的命。

    本来,要追杀安米就是苏小绵自导自演出来的一出戏,那就让她自己处理好了,自己对女人之间争风吃醋,丝毫不感兴趣。

    安远得到了回复,立马兴高采烈的找到安米,说:“小米,好消息,我联系到那个组织了,他们说要派一个联系人同我们联系!”

    “真的?”

    安米惊喜的说。

    “那是的,你不想你哥是谁?”安远得意的说。

    “谢谢你,哥,但是这件事一定不要让爸爸知道,只是我们之间的秘密!”安米说.

    “放心好了!”

    一想到马上就要看到苏小绵一枪毙命,安米就激动的想要引吭高歌。

    帝都,苏小绵酒店。

    苏小绵拿着手机,望着监控视频中安米激动的模样,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安米,没想到你竟然这么阴狠,找到组织,想要组织来除掉自己。

    苏小绵摇了摇头,放下手机,轻蔑的关掉监控视频,嘴角勾起了一抹弧度。

    墨氏企业。

    苏小绵跨步走进公司。

    一路上,大家都对苏小绵毕恭毕敬的打招呼。

    “苏设计师,早!”

    苏小绵一路上享受着众人的尊重。

    迎头却碰见了抱着材料步履匆匆的蒂娜,看到苏小绵,立马低头,靠边走。

    苏小绵伸出手臂,一把拦住蒂娜。

    蒂娜抬头,眸中带着一丝的惊恐。

    苏小绵轻笑一声,说:“我劝告你,最好不要再兴风作浪,否则……后果你知道的!”

    蒂娜咬了咬牙,快步的离开。

    苏小绵收了眼线,敲门走进墨非城的办公室。

    墨非城抬头,望着苏小绵,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弧度,说:“我的首席设计师来了?”

    “我要休年假!”苏小绵说着,将一张假条放在墨非城的面前。

    墨非城低头瞟了一眼苏小绵递过来申请,抬眸鄙夷的说:“上班第一天就要休年假?你不感觉自己很过分?我不批!”

    “那我辞职!”苏小绵好像吃准了墨非城一般。

    “你敢!”墨非城立马开口呵道。

    “反正已经有很多猎头公司来找我,我的邮箱里都已经塞不下了!”苏小绵嘴角噙着一抹笑说。

    ……

    一天后,欧洲。

    苏小绵下飞机,一辆车立即停在苏小绵的面前。

    “苏小姐,你好,我是你的临时助理,你可以叫我冰刀!”一个年轻男人自我介绍道。

    苏小绵微微一笑,苏子行想的挺周到,还知道给自己配个临时助理。

    “对了,谨呢?”苏小绵问冰刀。

    “谨?好久没有见过了!”冰刀如实回道。

    “哦!我们走吧,先回酒店!”

    苏小绵吩咐道,心中隐隐的生出了一丝对谨的担忧。

    “联系安米,把她约出来!”苏小绵纷纷道。

    “知道了,苏小姐!”冰刀回应道。

    帝都,墨氏企业。

    墨非城一个人百无聊赖的坐在办公室中,一直在琢磨,这个苏小绵刚上任第一天就请年休,到底是干什么去了?

    是去旅游了吗?

    与其在这里猜想,倒不如直接调查!

    想到这里,墨非城拨通了司南电话,“立马帮我查出来苏小绵这几天的行程!”

    苏小绵回到酒店,没想到竟然看到苏子行,原来他早早的就在房间中等候了。

    “恭喜你啊,苏大设计师,现在你可是名声在外啊!”苏子行望着苏小绵笑着说。

    “别拿我打趣了,我要拿下墨氏的首席设计师,是因为想要假借墨氏的力量搞掉冷慕言而已!”

    苏小绵摊躺在沙发上,有气无力的说:“苏子行,帮我倒杯水,谢谢!”

    “不喝酒,该喝水了?”苏子行随手递给苏小绵一杯水,然后打趣道。

    “喝杯水而已!”苏小绵懒得跟苏子行争辩。

    “对了,谨最近有消息吗?”苏小绵一边喝水一边问道。

    “自从上次被他家人带回去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估计是回家继承家业去了!”苏子行漫不经心的说。

    “哦……”苏小绵放下水杯。

    “你上次的行动可是把安家吓得不轻,成了惊弓之鸟,现在连门都不敢出了,低调极了!”苏子行笑着说。

    苏小绵笑了笑,说:“活该!”

    “你这次准备怎么对付安米?”苏子行问道。

    “我还没有想到,到时候看安米的表现吧!”苏小绵随意的说。

    “好了,刚下飞机,你好好休息吧,我先回了!”

    “拜,不送,累个半死!”苏小绵摊在沙发上说。

    这趟飞机,苏小绵一眼也没有眨,累个半死,就那么躺在沙发上睡去。

    “先生,查到了,苏小姐今天早上凌晨的飞机,飞的欧洲a国!”司南走进来汇报到。

    欧洲?

    苏小绵怎么又去欧洲了?

    不过墨非城转念一想,苏小绵就是从欧洲来的,回去有事儿也说不定。

    苏小绵一觉睡到,冰刀进来叫醒自己。

    起床,发现窗外的天已经暗了。

    睡了一觉,苏小绵感觉自己神清气爽,可以好好去会会这个安米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