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482章:我来陪你休年假!

    是夜,sj酒吧。

    没有苏小绵的酒吧,没有一点意思。

    墨非城第一次感觉到酒吧里的气氛是如此的聒噪,一点也爽,正欲起身离开,不想孟西夜三人突然出现,对吧台说:“三杯威士忌!”

    “你们来干嘛?”墨非城望着突然出现的三个人,一脸嫌弃的说。

    “听说四嫂休年假了,没有带走四哥你,所以我们来帮你排忧解难,解解闷!”霍少端起酒喝了一口说。

    “四哥,你都没想着给四嫂一个惊喜?surprise?”孟西夜望着墨非城说。

    墨非城眼眸微微一转,说:“surprise?”

    “surprise!”

    “go!”

    欧洲。

    安米在安远的掩护下终于逃出了囚禁自己的小楼。

    呼吸着外边自由的空气,安米感觉分外的舒爽。

    天天憋在家里,简直就要把自己憋死了,真想兴奋的大喊几嗓子!

    只是一旁的安远赶紧捂住安米的嘴巴,紧张的说:“你小心一点,万一被爸爸知道了,我帮你逃出来,我下个月的零用钱就别想要了!”

    二人来到指定的地点,这是一个极为隐蔽的废旧小楼。

    小楼看起来已经好久都没有住人了,门口亮着一盏灯。

    安远和安米正欲进去,门口的喇叭突然说:“安远留在外边,安米进去!”

    突然的发声,让二人惊了一跳。

    安米壮胆儿走了进去,只见里边空荡荡的,只有一个椅子在房中,安米来来回回的看了看。

    “坐在椅子上,你不要看了,你看不到我的,但是我能看到你!现在,说出你的要求!”一个声音突然出现在安米的耳廓。

    不知为何,安米听着这个声音有些熟悉的感觉,无暇细细品想,安米亟不可待的说:“第一,我要你们帮我杀了苏小绵!第二,我想要你们撤掉对我的斩杀令,车神的死只是意外,不能怪到我的头上!”安米咬牙说。

    监控室的苏小绵嘴角挂着一抹冷笑,说:“第一条,我可以满足你,第二条,我们办事有自己的规矩,斩杀令一旦发出,就无法撤回!”

    “我有钱,我可以给你们更多的钱……”安米立马紧张的说。

    苏小绵望着安米一脸紧张的模样,嘴角噙着一丝笑意,说:“抬头,墙上有一个账户,两个小时之内把一千万打到这个账户上,到时候我会让你亲自动手!”

    “可是,我的斩杀令……”

    “在此之前,我们的人不会动你,回家等消息!”苏小绵不想和安米废话。

    安米抬头,只见墙上投影出来了一个账户,安米只得记下账户名离开。

    安米离开,冰刀走上来,说:“苏小姐,她要杀你?你就怎么这么轻易的放她走了?”

    苏小绵笑了笑,说:“不急,好戏还在后边!”

    安米走出小楼,安远迎了上来,说:“小米,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丫的,苏小绵一条贱命竟然花了我一千万!”安米咬牙说。

    但是一想到,这个苏小绵一除掉,墨非城就是自己的了,安米便也忍下了这口气。

    二人走回到停车的地方,发现,车子竟然不翼而飞……

    安家。

    安三江正坐在沙发上品茶,看财经新闻。

    “老爷,警察署的人来了。”管家走进来汇报到。

    “警察署?”安三江放下茶杯,跟随着管家向会客厅走去。

    安米和安远走了好久,终于打到了一辆车,安远骂了一路,究竟是谁不长眼的东西,竟然敢偷走了自己的车子,等到自己查出来是谁,非杀了他不可。

    二人回到家的时候,正准备偷偷从后门溜回小楼,不想小门刚一打开,迎头却撞上了安三江。

    安三江正火冒三丈的望着鬼鬼祟祟的两个人,愤怒的说:“你们还有脸回来!”

    安米和安远猛地一怔,吃惊的望着早就候在小门的父亲。

    安远瞪了一眼自己的保镖,不想安三江立马喝制,“别看别人,如果不是警察署找到家里来,我还不知道你们俩人偷偷跑出去了!”

    “警察署?”安米吃惊的望着父亲说。

    “我的宝贝们,你们可算是回来了,警察署来人说安米的车子被炸了,把我吓了个半死……”这时候路芳菲紧张的跑过来说。

    车子?被炸了?

    安远和安米二人面面相觑。

    “如果不是你们的车子被小偷偷走,现在我们安家就被人一锅端了!”安三江怒火冲天的吼道。

    安米心中一阵后怕,她不说在那件事之前,不会动自己的吗?

    “从现在起,安米一步不能离开家,安远减少外出!”安三江愤怒的吩咐完,然后转身离开。

    安三江怎么都想不通,为什么自己一辈子为人坦坦荡荡,怎么会接二连三的遇到这种刺杀的事情?

    苏小绵回到酒店,心情很爽,现在安米和安远应该正在接受着安三江劈头盖脸的责骂吧!

    “怎么样?事情办的顺利吗?”苏子行竟然走了出来。

    “你怎么来了?”苏小绵略略的吃了一惊说。

    “来找你喝一杯!”说着,苏子行指了指桌子上的红酒说,“新淘的酒,红酒中的极品!”

    苏小绵轻笑一声,说:“谢谢你了!”

    说着倒了一杯,顺手递给了苏子行一杯。

    “我想提醒你一句,冷氏现在和风火集团合作,要对付起来并不是那么容易!”苏子行抿下一口酒说。

    “风火集团……欧洲五大财团之一,我在想为什么当初会选择和冷氏这样并不算强的企业合作?”苏小绵疑惑着说。

    苏子行摇头,说:“生意上的事情,我不懂,我只想提醒你一句,冷慕言并不是那么好对付的!”苏子行说。

    “嗯,知道了……”

    苏小绵的话音还未落,门口便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谁?”苏小绵警觉的问道,苏子行一脸茫然的松了松肩,说:“不知道,你去问一下!”

    苏小绵一步步走到门口,问道:“谁?”

    “酒店服务生!”

    苏小绵一怔,眼眸微转,眸光猛地一缩,转头对苏子行说:“不好,是墨非城!”

    苏子行放下酒杯,说:“他怎么来了?你叫他来的?”

    苏小绵摇头,说:“没有,墨非城认识你,你赶紧去卧室躲一下!”

    稳定了一下情绪,苏小绵打开了门,果真是墨非城,正望着苏小绵,说:“你还真是喜欢欧洲啊!”

    苏小绵垂了垂眸,挡在门口,说:“你来做什么?”

    “我来陪你休年假!”说着,墨非城一步步绕过苏小绵,走进房间中,只是苏小绵看到墨非城的眸中微微挂着一丝倦意。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