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494章:小洛还活着

    墨非城下意识的甩开安米的手,心中却担心的不行。Ω Δ看书 阁WwW.ΩkanΩshuge.la

    刚才疾驰而过的救援车,墨非城心中很明白,就是前方出了交通事故。

    “轰隆……”

    一阵重机车的轰鸣声出现在几个人的耳廓。

    苏小绵帅气的将车子停在路边,同时将头盔摘下来,一脸满足的说:“机车不错!”

    直到看到平安苏小绵出现,墨非城心才落地,一脸嫌弃的说:“这辆车公司不报销的!”

    安米狠狠的咬了咬唇,望着安然无恙的苏小绵,心头划过一丝恨意。

    “司南,飞帝都的航线申请下来了吗?”墨非城转头望着司南问道。

    “下来了先生,随时可以起飞!”司南汇报到。

    “墨非城,爸爸那边……”安米赶紧走上来,拉着墨非城的手。

    “哦,安米,回去帮我给伯父伯母问好,但是公司刚才来了电话,说有急事等着我去处理,等有空,我再去拜访伯父!”

    “墨……”

    安米眼睁睁的望着墨非城和苏小绵一起上离开。

    墨非城走到重机车面前,一脚跨上去,回头望着苏小绵,“试试车?”

    “公司报销!”苏小绵邪笑的望着墨非城,余光看到安米的脸都绿了。

    二人跨上机车,疾驰而出……

    安远望着苏小绵,摇头说:“这个苏小绵,怎么看怎么像rose!”

    安米回头,狠狠的拍了安远一巴掌,恨恨的说:“什么像,本来就是!不用想就知道,是苏小绵故意接近你的,还有,这个苏小绵是不是进过我的房间!?”

    安远一拍脑袋,说:“是的,就是你逃到机场那天!”

    安米咬牙,该死的苏小绵,你不会得逞的!

    “对了,jone现在是什么情况了?”安米问道。

    “凶多吉少!撞到了迎面开过来的大货车,直接撞破桥栏,冲进了江中!”安远回道。

    安米嘴角勾了勾,也好,免得自己动手了。

    “抓好了,我可要加速了,我告诉你,想当初,我可是我们大学重机车队的队长!!”墨非城对着身后的苏小绵大声说。

    苏小绵不语,心说,以前在训练的时候,机车我可是没少玩儿。

    墨非城嘴角勾起一抹坏笑,猛地加速,苏小绵的双手下意识的紧紧搂住墨非城的腰。

    感觉到背后突然的温度,墨非城心中一喜。

    风,呼啸着在苏小绵的耳旁吹过。

    似是那绚丽的彩云,令人神往。

    多么想,时间就此定格,没有爱,没有恨,没有回忆。

    如果,自己不是苏小绵,墨非城不是墨非城,那该有多好!

    “苏小绵,我喜欢你——”

    放飞自我的感觉,真的很好。

    墨非城从未感觉心情如此的舒畅,如同自己只是那随风奔跑的马。

    苏小绵垂了垂眸,深呼吸一口气,告诉自己,贪恋有毒,自己不能再继续了。

    苏小绵让自己的身体,缓缓的后退,最后最大距离的远离墨非城的背。

    感觉到身后苏小绵刻意的疏离,墨非城将车子停在路边。

    苏小绵跳下车,冷冷的说:“该回去了!”

    这句话,似是一道冰刃,瞬间刺进墨非城的心尖,让墨非城原本火热的心,倏的冷却下来。

    墨非城抬眸,望着苏小绵那幽深冰冷的眸,“为什么,苏小绵,你究竟在担心吗?在害怕什么?”

    直截了当的质问,让苏小绵有些措手不及,怔了半秒,苏小绵转身留给墨非城一个背影。

    墨非城上前一把拉住苏小绵,“你为什么一直逃避我?我能感觉到,你是喜欢我的!”

    苏小绵低头,深深的垂了垂眸,内心生出了密密麻麻的痛。

    “请你不要太自以为是!”苏小绵再次抬头,冰冷的眸中是深不见底的黢黑,“如果你有点正常人的思维就应该知道,我不喜欢你,我一直在利用你。利用你留在墨氏,利用你取得冠军,利用你搞掉冷慕言!”

    说话间,苏小绵的唇瓣都在微微颤抖,指尖狠狠的掐进肉里。

    “好了,我会自己买机票回去!”说完,苏小绵冷冷的离开。

    转身,泪水便滑落,只是一滴,便戛然而止……

    走吧,不应该做的梦,趁早就要断了念想。

    总有一天 ,自己会和墨非城兵刃相见,那一刻,墨非城便会知道一切。

    只是,不知为何,苏小绵的心中却痛的天塌地陷。

    帝都,机场。

    迎接墨非城不是孟西夜三人,而是冷慕言。

    “墨非城,我们有必要谈谈!”冷慕言开口叫住墨非城。

    墨非城阴郁的眸光,直接略过冷慕言,“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可谈的!”

    “难道你不想要回那只录音笔了吗?”冷慕言对着墨非城的背影说。

    墨非城驻足,回头,阴冷的眸光,不禁让冷慕言平白的打了个寒战。

    冷慕言快步赶上墨非城,说:“你苦苦寻找的那只录音笔,在我手中!”

    墨非城冷峻的眸中划过一抹冷慕言看不透的东西,“你拿一个对我来说没有任何价值的东西来跟我交易,你不感觉你自己很可笑吗?”

    “苏小绵虽然死了,但是你的儿子,小洛还活着。如果有一天,小洛长大了,知道你对他和***妈的所做作为,你认为,他会选择相信你,还是相信传闻?”

    “你卑鄙!”墨非城望着冷慕言脱口而出,眸中迸发着猩红的怒火。

    “所以,墨非城 ,你需要我手中的东西!”冷慕言看到墨非城如此的在乎小洛,瞬间便觉得底气十足。

    “我知道,你这次去欧洲的目的,所以,我希望你适可而止!”冷慕言说完,转身离去。

    墨非城拳头狠狠的攥在一起,一个声音在冷慕言的背后响起,“冷慕言,你以为你能活到小洛长大的那一天吗?”

    冷慕言驻足,回头,无奈的摇头,笑着说:“我知道,你捏死我,好比捏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但是,我希望你想清楚,如果有一天,你现在的苏小绵知道了,你当初是如何对待旧的苏小绵,她还会认为你是一个值得依靠的人吗?”

    墨非城鹰隼一般犀利的眸中,划过一丝的犹豫。

    苏小绵冷酷的话语,再一次出现在墨非城的脑海中。

    墨非城坚硬的外壳下,隐藏着最柔软的软肋。

    “我的要求不高,你毁了冷氏同风火集团的合作,所以,我需要寻找新的投资人,而放眼整个帝都,只有你的墨氏企业有这个能力,所以,我等着你的回答!”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