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495章:给冷氏注资一个亿

    望着冷慕言离开的背影,墨非城狠狠的握拳。

    “先生,那件事虽然已经过去一年了,但是……”司南看到墨非城脸上的阴冷越来越浓,话未说完便闭上了嘴巴。

    墨非城心中知道,一直一来,为什么自己不肯动冷慕言,只是因为那件事只有冷慕言知道事情的真相。

    以为那段录音丢了,没想到却是到了冷慕言的手中,现在竟然成了冷慕言威胁自己的利刃。

    该死的!

    墨非城低声骂了一句。

    回到帝都,苏小绵没有时间修整,便直接来到公司上班。

    冷氏集团同风火集团的合作,相信很快就会土崩瓦解。而且,有了风火集团和冷氏企业终止合约的前车之鉴,一定不会再有企业傻傻的对冷氏投资。

    所以,冷慕言为了维持自己的泡沫地产,也为了填补风火集团撤资的资金漏洞,必将对冷氏的根基产业,也就是冷氏服装下手。

    所以,很快,墨非城就会收购冷氏企业……

    想到自己的大仇就得报,苏小绵心中的激动就难以压制。

    来到公司,苏小绵迫不及待的去敲响了墨非城办公室的门。

    敲门走进去,一眼便看到了站在窗口抽烟的墨非城。

    烟雾缭绕,似是那淡淡的愁云一般,袅袅婷婷的环绕在墨非城的身边。

    苏小绵心头沉了沉,忽而回忆到之前,每次见到墨非城抽烟的时候,必定是他心中抑郁的时候。

    苏小绵心中竟然有些后悔,自己在欧洲那天对墨非城说的那一番冰冷的话语。

    听到有人进来,墨非城收了眼线,将烟狠狠的摁在烟灰缸中,望着苏小绵,欲言又止。

    苏小绵垂了垂眸,走到窗边,将窗子打开,让房间中的那浓烈的烟味儿散去……

    望着一大早便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苏小绵,墨非城心中很明白,苏小绵是为了何事。

    只是……

    墨非城眸光缩了缩,不敢再看苏小绵。

    窗子打开,清亮的空气瞬间灌进来,让墨非城的头脑清晰了一些。

    苏小绵垂了垂眉梢,“冷氏集团那边……”

    不等苏小绵的话说完,墨非城便说:“我……我还需要一些时间!”

    “恩!”

    苏小绵略略吃了一惊,两个人之间竟然生分到了如此的地步,不禁让苏小绵心中涌上来一阵说不上来的伤感。

    站了一会儿,苏小绵感觉自己的浑身上下都不自在,而墨非城似乎也很局促。

    苏小绵心中略过一阵失落,转身要离开。

    不想,此时项目部的经理急匆匆的走进来,“墨总,我们要给冷氏注资一个亿的案子……”

    话还未说完,便意识到了苏小绵还在,便赶紧闭上了嘴巴。

    给冷氏注资!!!

    苏小绵眸光倏然一暗,缓缓转过头去,犀利而惊愕的眸光直直的盯着墨非城。

    苏小绵感觉自己浑身的血液都在倒流,仿若有一记重锤,狠狠的锥击在自己的心尖,那种痛,绵延而痛。

    苏小绵咬牙,尖利的眸光似是那一把把冷厉的箭,狠狠的射向墨非城。

    墨非城始终端坐在椅子上,没有一丝的表情。

    苏小绵转身摔门离开。

    “滚!”

    苏小绵离去,墨非城猛地抬头对着项目部经理吼道。

    墨非城能够体会到苏小绵的愤怒,能够感受到苏小绵对自己的绝望。

    只是,墨非城不能说。

    自己要如何开口?

    是夜,sj酒吧!

    劲爆的音乐,将整个酒吧的气氛渲染到最躁,似乎所有的音符都在宣泄着苏小绵内心的愤怒。

    扭动,跳动,跳动,不安……

    苏小绵拿着一瓶酒,宣泄一般,放肆的在舞池中跳动。

    酒吧的老客户,很多早就对苏小绵的美貌垂涎。

    新客户,望着如此精美的女子,更是动心不已。

    所以,苏小绵今天晚上,几乎吸引了整间酒吧的雄性目光。

    放肆,放纵……

    今天晚上,苏小绵只想放纵自己,没有底线的放纵自己。

    渐渐有大胆的人,开始不满足于对苏小绵的欣赏,开始慢慢的凑近,趁机想要揩油一把。

    突然,一双坚实有力的手,狠狠的将苏小绵拉出了舞池。

    墨非城拉着苏小绵走出酒吧,苏小绵已经喝了很多的酒,身体有些稍微不受控制。

    猛地一挣,失去重心,苏小绵踉跄了几下,差一点摔倒。

    墨非城赶紧跑上去,想要搀扶着苏小绵。

    “不要过来,你敢过来,我就对你不客气!”苏小绵充满敌意的眸光,让墨非城心中痛极了。

    “苏小绵,有些事情,我现在还不能给你解释,但是请你相信我……”

    “相信你?相信你为了达到利益最大化,什么都不顾吗?说到底,是你想要从风火集团那里抢过冷氏的投资权,从而从冷氏那里得到你想要的利益对吗?”苏小绵绝望的对墨非城说。

    “苏小绵!”

    苏小绵冷笑一声,冰冷的眸子中划过一丝深深的绝望,转身离去。

    墨非城望着苏小绵离去的背影,却怎么都无法迈开腿去拉住她。

    要自己怎么开口,说自己和死去的苏小绵还有一个儿子,说自己害死了一个苏小绵,所以,自己现在只是把她当做替身。

    即便自己并没有把她当做谁的替身,只是她还会相信自己吗?

    那种苍白无力的感觉,真是比死都难受。

    苏小绵大口大口的灌酒,味觉早已麻木,早就感觉不到那种灼烧的感觉了。

    墨非城是什么样的人,自己早就知道,为何还要如此的伤心?

    笑着笑着,泪水便滑落在脸颊。

    一直以为,经过了一年前的时间,自己的心早就已经痛到麻木了,谁知道,自己真的还是会再痛。

    欧洲,a国。

    安米听着蒂娜的汇报,舒心的躺窝在沙发上,心中说不出来的惬意。

    早就知道,苏小绵只是在利用墨非城达到自己的目的而已。

    自己随随便便的一个伎俩,便把两人分开,想想就觉得心中无比的舒畅。

    “小姐,老爷夫人在前厅叫您过去一趟!”

    “知道了,马上就过去!”

    安米起身,欢快的向前厅赶去。

    来到前厅,便感觉到了气氛不对劲。

    只见安三江正沉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母亲则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瞪着安远。

    “我让你跟罗叔好好学学,你可倒好,利用职务之便,还把公司前台给勾走了,还给她升职做业务经理,她有那能力吗?废物!”安三江愤怒的说。

    安远听到安三江说到自己废物,立马从沙发上弹起来,说:“我是废物,我早就知道,你准备把安家的财产全部留给你的那私生子……”

    “混账!”安三江气的浑身发抖,愤怒的指着安远。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