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496章:马惊了!

    “本来就是,现在外边已经传的沸沸扬扬了,说你早就有了私生子,不信你问安米!”安远继续说。

    “安远!”路芳菲走到安远的身边,一个巴掌拍在安远的脸上。

    安米垂了垂头,走过来,低声说:“爸爸,妈妈,对不起,是我告诉哥哥的,不过我也是听别人说的……”

    安三江望着安米,气的浑身发抖,说不出话来。

    “对不起爸爸,我错了,我不该听别人乱讲的!”安米一脸愧疚的说。

    “小米啊小米,你怎么也这么不让人省心啊,你知道你爸爸为你的事情,找了的多少人,托了多少关系吗?”路芳菲指着安米说。

    “对不起,爸爸!”安米说。

    “我不想再看到你们俩,你不想去帝都吗?你现在就走!”安三江愤怒的转身离开。

    “爸……”

    “我死了,就是把全部财产都捐给红十字会,也绝不会留给你们这两个败家子的!”安三江怒吼道,之后愤怒的拂袖而去……

    “三江,三江……”路芳菲喊道。

    “妈,妈,我爸爸外边是不是真的有私生子了?”安远还是不甘心的问道。

    “孽子!”路芳菲望着安远,气得浑身发抖,“小米,你一直都很懂事,妈妈想不通你为什么也会这么轻信外边人的传言……我对你很失望!”之后,路芳菲也离开。

    转眼间,客厅中只剩下了安远和安米两个人。

    “小米,这什么情况?爸爸外边到底有没有私生子?”安远不甘心的说。

    安米摇了摇头,说:“爸爸一定恨死我了,所以,我决定回帝都了,让爸妈缓一缓……”

    帝都,某黑市赛马场。

    在城市的某个地方,总是会隐藏着一些不见光的交易。

    这个黑市赛马场,是苏小绵一年前无意间得知的。

    在这里赛马,没有规矩,在赛马中可以各显其能,谁到终点,谁将会最后的赢家。

    同时,这种地方,赛马的时候,是签约生死状的。

    在这里赛马,随时都有可能有生命危险,但是收益很高,获得一次冠军,奖金高达五十万元。

    苏小绵衣着一身飒爽的赛马服,双眸犀利如鹰隼。

    身下的汗血宝马,如同一头即将上战场的将军,威武霸气。

    今天参加赛马的一共是二十匹马,谁最先到终点,谁就是赢家。

    旁边的6号男人开始对苏小绵吹起了口哨,“嗨,5号的女人,赛马不是女人做的事,缺钱的话,我可以***你啊!”

    语气中的嘲弄之色,令苏小绵原本就压抑的心情更加烦躁无比。

    自己来参赛,不是为了赢,只是为了宣泄内心的压抑。

    所以,自己不是来听人嘲弄的。

    但是,马上就要开始了,苏小绵只得先忍下。

    “3……2……1……啪!”

    裁判一声枪响,各个赛马瞬间脱缰,飞驰向前去。

    只听得见风的速度,呼啸在苏小绵的耳边驰骋,苏小绵喜欢这种尽情挥洒的***,仿佛身体中压抑许久的心情,都得到的宣泄。

    半场,苏小绵排到第二位,外场观众们沸腾一般的呐喊着自己手中的号码。

    “女人,只要你答应陪我一夜,待会儿我的奖金都是你的……”排在第一位的男人是6号,故意放慢步调和苏小绵并排,

    苏小绵心中本就是怒,双腿夹紧马背,双手放开缰绳,双臂猛地伸向不远处的6号,法力,直接将那男人摔在地上……

    “哇……”

    在场所有的观众瞬间沸腾,一个女人竟然轻而易举便把今天的种子选手六号摔在地上。

    女人赛马,本赛马场上前所未见的情景,现在这个女人竟然赤手空拳将一个男人甩下马背,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儿。

    观众席上,墨非城眉头微蹙,紧紧的盯着马背上的苏小绵。

    “四哥,四嫂这个也太剽悍了吧!”霍少吃惊的说。

    “我比较好奇,四哥你和四嫂较量的时候,能打过四嫂吗?”梁冀男无比震惊的说。

    “四哥,四嫂宣泄了情绪,应该就不会再生你的气了吧!”孟西夜问道。

    墨非城不语,有些心虚。

    赛马场上,见到六号倒下,紧跟其后的9号选手立马跟上来。

    其实像这种黑市赛马,没有内幕是不可能的。

    今天力保的就是6号赢,一旦六号出现意外,那替补的9号就必须赶紧补上,总之就是不能让冠军落在别的赛马者身上。

    9号选手,迎头赶上。

    故意的和苏小绵并排在一起。

    但是,9号身高体重明显要比苏小绵大很多,所以即便是马略好,但是总体上,依旧没有苏小绵的占优势。苏小绵的体重最多也就是一百斤,但是那人体重足足是苏小绵的一倍,所以马的负重明显已经占了劣势。

    苏小绵眸光如炬,死死地盯着前方,犀利的眸光似是那战场奋勇杀敌的女英雄,飒爽和狠厉。

    9号选手眼看就要落后,眸中淬着阴狠,迅速的从自己的身上取出来一根尖利的银针,加紧一步,乘人不注意,狠狠的刺向苏小绵身下的马屁股……

    “嘶——”

    苏小绵只感觉自己身下的马开始完全不受控制,发疯了一般,在赛道内横冲直撞起来。

    “不好,四哥,四嫂的马惊了,四嫂有危险!”孟西夜吃惊的说。

    墨非城眉头紧锁,死死地盯着赛场上苏小绵的马,不受控制的乱跳起来。

    苏小绵整个人在受惊的马背上,如同一个风中的落叶,随时都有可能被马狠狠的甩在地上。

    而后边跟着很多奔驰的马,一旦苏小绵落地,很快就被会后边跟上来的马踩踏,后果将不堪设想……

    “四哥,快想办法啊!”霍少望着随时都有可能有危险的苏小绵,焦急的说。

    墨非城咬牙,回头对司南说:“立马给苏小绵的马远程注射麻醉剂!”

    “是!”司南急匆匆的离开。

    苏小绵紧紧的夹着马背,双手狠狠的勒着缰绳,身体随着马的跳跃而上下摆动,有好几次,苏小绵都差一点被马甩下马背。

    旁边的9号,邪笑的看着苏小绵,眸中是一抹阴狠。

    马怎么突然会受惊,唯一的可能就是九号在自己的马身上动了手脚。

    想到这里,苏小绵狠狠的咬了咬牙。

    看台上,司南急匆匆的跑到墨非城的身边,慌张的说:“先生,苏小姐的马跳动的太厉害,而是苏小姐还在马背上,只怕会伤及到苏小姐!”

    墨非城心头眉眼沉了沉,说:“把远程注射器拿过来!”

    墨非城话语一出,当场将四人镇住,孟西夜震惊的说:“四哥,这里距离四嫂至少有二百米远!”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