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497章:她好像勒不住马了

    墨非城面色沉郁,坚定的说:“拿过来!”

    所有人都知道墨非城的脾气,司南更是无法拒绝,便只得去取注射器。

    苏小绵奋力的控制着自己的马,之前在组织内部训练的时候,不是没有接触过马惊,只是,这匹马似乎跟一般的马惊不同,更加的狂躁。

    也许,这匹马是被人注射了兴奋剂!!

    “一个女人也想赛马,想钱想疯了吧!”九号选手跑到苏小绵的面前,嘲弄的对着苏小绵吼道。

    苏小绵望着嚣张跋扈的九号,拳头狠狠的握了握。

    打定了主意,苏小绵慢慢的松开缰绳……

    “先生,这是注射器!”司南走过来说。

    “四哥,你看四嫂,她好像勒不住马了,缰绳从她手中撑开了……”孟西夜惊恐的望着赛场上的苏小绵,吓的大气不敢出。

    墨非城一把接过司南手中的注射器,沉了沉心,告诉自己,越是这个时候,越要冷静,因为自己的举动关乎着苏小绵的性命。

    四人屏气凝神,紧张的望着开始瞄准的墨非城,大气不敢出。

    墨非城整个脑子中只有苏小绵的脸,完全听不到周围人的呐喊声和叫嚣声,仿佛世界上的一切都与自己无关。

    耳畔只有自己的呼吸声,墨非城瞄准发疯的马,手指微微一动,按下了扳机键。

    苏小绵慢慢的松开缰绳,借助马跳跃的力量,眸光直逼距离自己不远处的九号赛马,猛地起跳,一脚飞踹在那将精壮的赛马手的胸口……

    得意忘形的九号赛马手,眼看就要到终点了,却猛然间摔倒在地上……

    苏小绵敏捷的跨上九号马,飞驰向终点奔去……

    与此同时,一针高强度的镇定剂猛地刺进苏小绵那匹5号马身上,片刻之间,那匹马倒地。

    “哇……”

    “四哥威武!”

    “四嫂威武!”

    孟西夜三人瞬间对墨非城和苏小绵佩服的五体投地。

    从未想过墨非城的射击如此的精准,而苏小绵的身手和反应的如此的敏捷。

    墨非城和苏小绵在一起,才是世界上的绝配的一对儿!

    苏小绵炫酷的骑着马冲过终点,成了冠军。

    望着一脸平静的苏小绵,她的情绪似乎是得到了宣泄,脸上有一种稍稍的轻松,墨非城心中涌上了一种难以形容情绪。

    五号赛马手骑着九号赛马取得了冠军,这是这个赛马场上第一次遇见的情况。

    所有人都争执不下的时候,墨非城对身边的司南说:“去,帮他们理一理比赛结果!”

    “是!”

    司南退去。

    墨非城回头,看到孟西夜三个人都还是一脸崇拜的望着苏小绵,嘴角不禁噙上一抹笑意,说:“走了!”

    “四哥,四嫂这个宝贝,你是从哪儿挖掘出来了?给我也挖一个啊!”霍少对于苏小绵的崇拜,简直可以用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来形容。

    “四哥,从今以后,我的偶像要换了,四嫂就是我的偶像,你要退居二线了!”梁冀男一脸不可思议的说。

    苏小绵将马交给工作人员,走到后台,提起自己的五十万奖金快步走出了赛马场。

    人在极度紧张之后,身心都会得到极大的放松。

    正如此刻的苏小绵,只感觉浑身上下,所有的毛细血管都在扩张,都在舒张。

    似乎,近来的不悦情绪也随之而去。

    五十万崭新的人民币,对于苏小绵来说虽然不是小数,但是这不是今天自己来赛马的目的。

    将钱扔进车上后备箱中,苏小绵驱车离开。

    在马惊了的那一刻,苏小绵真的认为自己玩儿完了,第一时间,出现在自己脑海中,竟然是墨非城的脸和小洛的脸。

    那种感觉很缥缈,很美好。

    苏小绵这才明白,到了生命尽头,那些割舍不掉的,不是恨,而是爱!

    赛马场里,老板颤颤巍巍的站在司南对面,说:“请您告诉墨总,我真的不知道五号赛马手是他的人,如果我要是知道她是墨总的人,打死我也不敢动什么歪心思啊!”

    司南眸中的阴冷,让跑马场的老板不寒而栗。

    “这席话,等到时候你给我们家先生说吧!”说完,司南对身后的保镖使了个眼神。

    保镖走上来,将早已吓成一滩烂泥的跑马场老板带走。

    “霍少,你猜四哥会怎么收拾这个跑马场的老板?”孟西夜玩味的望着早已吓的屁滚尿流的跑马场老板说。

    “我猜,会直接丢进江里?”霍少笑着说。

    墨非城将唇边的香烟狠狠的仍在地上,走到那老板面前,狠狠的说:“是你让人给五号马注射了兴奋剂!”

    “墨……墨总……我真不知道五号是您……”

    话还未说完,一个巴掌便甩在了他的脸上。

    “一句不知道就完了?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偷偷操纵赛马,从中得到了多少的不义之财,害了多少人的性命,你心中没数吗?”孟西夜冷冷的说。

    “我……”

    墨非城转身,冷冷的说:“我还有事儿,他就交给你们了,把他绑在马背上,然后也给他的马注射大量的兴奋剂,让他自己也爽一把!”

    “放心吧,四哥,除恶扬善是我一直以来的追求,从小我就特喜欢看水浒传……”梁冀男兴奋的说。

    坐在车里,苏小绵慢慢感觉,身体真的累的不行。

    休息了片刻,苏小绵发动引擎,缓缓的向那个熟悉的地方驾去……

    回来一年多了,自己还未去看过。

    车子不徐不疾的行驶在公路上,阳光透过车窗打在苏小绵的脸上。

    苏小绵微微的眯了眯眼,心中有一些东西,似乎在慢慢的平复。

    来到福利院,苏小绵望着这个依旧熟悉的大门,心中感慨万千。

    曾经,这里承载着自己那所有的过去和回忆。

    转头,看了看福利院旁边早已斑驳破旧的楼,估计现在楼中的住户早已搬走的差不多了吧。

    想当初,小鱼儿就是在那栋楼中住的。

    只是,时光荏苒,苏子行早已不是当初的小鱼儿。岁月,果真带走了小鱼儿,留给了自己一个看不懂了苏子行。

    苏小绵苦笑一声,叩开了福利院的大门。

    过了好一会儿,院长才走了出来,探出脑袋,吃惊的望着苏小绵,“小姐,您找谁啊?”

    苏小绵怔了怔,院长双鬓的头发已经花白,隐约可以听到福利院中的小孩儿嬉戏打闹的声音。

    “小姐?”院长走出来,再次问道。

    苏小绵回过神来,将身后的赛马赢回的五十万,放在院长的脚下,然后转身离开。

    院长打开苏小绵递过来的袋子,看着袋子里满满一袋子的现金,大吃一惊……

    苏小绵跨上车,正欲发动引擎。

    “你到底是谁?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

    苏小绵身体一僵,转头望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