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501章:不用安装义肢

    苏小绵心中泛起了疑问,自己一直都是合法经营,从不干违法乱纪的事情,怎么会被警察盯上了?

    苏小绵坐上警车,自嘲的笑,自从来到帝都,这已经是自己第三次进公安局了,自己还真是和这里有缘。

    “你是苏小绵,sj酒吧的老板?”

    “是的,我是!”苏小绵面部表情的回到。

    “你的酒吧涉黄你了解吗?”警察问道。

    “涉黄?”苏小绵特别想笑,上上次是涉毒,上次是涉嫌谋杀,这次是涉黄,安米你的把戏就不能换换吗?

    “严肃点!”警察严肃的对苏小绵说。

    苏小绵忍住笑,抬头说:“有证据吗?”

    “我们接到群众举报,说你们酒吧涉黄。而且,就在今天晚上,我们在你们的包间里抓到了两对正在交易的男女。”警察说。

    又是一些栽赃陷害的证据,苏小绵一下子就操了,“人家非要在我的包间里做,难道我一个个推门进去把他们分开?”

    “放肆!你最好端正你的态度,否则你将会面临十五天的行政拘留!”警察对苏小绵严肃的说。

    苏小绵这才回过神来,十五天的行政拘留才是重点吧。

    要知道,冷氏企业的百年庆典是在半个月之后,自己如果被关上半个月,出去的话,黄花菜都凉了。

    苏小绵冷笑,说:“我要找我的律师……”

    天刚微凉,苏小绵终于走出了警察局。

    苏小绵转眸望着肖寒,“真巧,两次都是你把我从警察局救出来的!”

    “应该做的,墨非城在美国那边听说你被抓了,立马就给我打电话了,估计他现在赶回来的飞机上……”

    肖寒的话还未落音,便看到墨非城的车子停在了二人身边。

    墨非城下车,走到二人身边。

    “你怎么又进去了?跟警察局这么有缘分?”墨非城嘲弄的望着苏小绵说。

    “拜你所赐!”苏小绵回道。

    “跟我有什么关系?”

    “对了,苏小绵现在是保释期间,所以……”

    “保释?那意思就是苏小绵的事情没有了解?”墨非城吃惊的说。

    “是的,他们当场抓住了两对正在交易的人,而且四个人都一口咬定是苏小绵给他们拉的皮条……”肖寒说。

    无耻!

    墨非城的眉眼阴沉,欲言又止。

    苏小绵望着墨非城迥异的面色,说:“你吃shi了吗?脸色这么难看!”

    “这次冷氏企业的百年庆典是在米兰举办的!”

    “什么?米兰?”苏小绵吃了一惊。

    要知道,自己还是保释期间,是不能出境的……

    “没事,小意思,我会再想办法的,我们先回去吧!”墨非城说完,打开车门示意苏小绵坐上去。

    “墨非城,你准备什么时候和安米订婚?”苏小绵突然没头没尾的问了这么一句话,让墨非城吃了一惊。

    “你很想我和安米结婚?”墨非城侧目望着苏小绵说。

    “你和安米订婚了,我就平静了啊,不然安米一直把我当做她的情敌,我的生活一直都会鸡飞狗跳……”苏小绵看似无意,却是在故意的试探墨非城。

    墨非城转头,“你想我回答什么?”

    语气中带着一种邪气,让苏小绵心中轻微的一颤。

    苏小绵轻佻的眸光,微微的扫过墨非城的谭眸,“人都说爱情需要孤注一掷的勇气和决心,而你,进可攻退可守!”苏小绵嘲讽的看着墨非城点了点头,重复道,“嗯,就是进可攻退可守!”

    墨非城一怔,苏小绵这句话好似利剑瞬间射进了墨非城的心中,一针见血的将自己看透。

    “好了,就送到这里吧!”苏小绵凉凉的说,“不过,我还是要感谢你,让我见到我的偶像欧阳茜,司机,停车!”

    清晨的阳光夹杂着一丝的凉意。

    不是不对墨非城产生感情吗?为什么自己在说出那段话的时候,却还是痛的那么的钻心?

    “苏小绵!”

    一个熟悉的声音出现在苏小绵的耳廓,苏小绵抬眸,看到谨正站在不远处,身体靠在车上,就那么看着自己微微笑。

    苏小绵心头一紧,快步走上去,“谨,你的身体怎么样了?”

    “还好!”谨说话间的笑似乎带着一种令苏小绵隐隐难受的凄苦。

    但是看谨四肢健全,五官依旧俊朗帅气,甚至比之前好像还胖了些,便一拳打在谨的胸膛上,说:“谨,你……”,

    没想到,苏小绵这一拳打在谨的身上,谨后退了几步,踉踉跄跄的差一点摔倒。

    苏小绵眸光一缩,怔住了,记忆中的谨很强大,为什么现在连自己的一拳头都经不起?

    谨勉强没有摔倒,尴尬的看了一眼苏小绵,说:“我们喝酒去?”

    “喝酒?”苏小绵对于谨说出这样的话,更加的吃惊,要知道以前的谨是最不喜欢喝酒的,甚至经常苦口婆心的教导自己要戒酒,这次怎么会……

    这时候车子中助理张晨急匆匆的跑下车,搀扶着谨,说:“少爷,您没事吧!”

    “不碍的,我自己能上车!”谨放开司机,从车子一侧拿起自己的拐杖,一瘸一拐的向车上走,转头望着苏小绵,“苏小绵,上车啊,我腿脚不好,就不帮你开车门了!”

    天塌地陷,苏小绵只感觉自己的大脑一片空白。

    那天夜里的情景,再一次出现在苏小绵的脑海中,那马路上,硬生生的被谨摩擦出来的s形痕迹,触目惊心,锥击着苏小绵的心。

    “苏小姐,请上车吧!”张晨的话将苏小绵的思绪拉扯回来。

    苏小绵这才回过神来,快步感到谨的身边,“谨,你的腿……”

    “医生说我已经很幸运的,最起码能保住这条腿,不用安装义肢,说起来我还要感谢你,如果不是你提醒我系上安全带,说不定我现在就……”

    “谨!”

    苏小绵心中针扎一般,不敢去看谨的眼睛。

    谨笑了笑,说:“苏小绵,干嘛这样一幅衰的模样,真的,我挺好的,最起码身体的主要器官都还在……但是,唯一一点遗憾就是,我以后不能陪你练功了,不也也好,墨非城的功夫比我的功夫好……”

    “谨!”苏小绵再一次失声叫道,声音中带着一丝的嘶哑,“当时你为什么要打方向,为什么坏了腿的人不是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