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515章:我们两个人是绝配!

    “这么行?嘴唇碰一下四哥的脸算什么?我们要看限制级的,少儿不宜的!”霍少起哄到。

    很显然,墨非城很满意霍少的起哄。

    “限制级的?可以,你的邮箱给我,我发给你!”苏小绵望着霍少淡淡的说。

    嚓!

    苏小绵,你的节操呢?

    “四嫂,霸气,日后你一定能将四哥榨干!”孟西夜伸出大拇指说。

    “可以吃了吗?”苏小绵看了一眼桌上的海鲜说。

    “四哥,四嫂要吃螃蟹!”孟西夜坏笑着望着墨非城说。

    墨非城心领神会,拿过螃蟹,迅速的将蟹黄剥出来放在苏小绵的嘴边。

    苏小绵吃了一惊,嗅着蟹黄的鲜味,心中竟然生出了一丝的悸动。

    自己很喜欢吃海鲜,但是之前的时候,墨非城从来都不知道。

    甚至,从来没有当众帮自己剥螃蟹,喂自己吃东西。

    不知是为了弥补之前的遗憾,还是真的因为这个蟹黄太诱人,鬼神神差的,苏小绵竟然张开了嘴巴。

    墨非城将蟹黄温柔的放在苏小绵口中,说:“有些热,慢些吃!”

    “四哥,宠妻如命啊!”

    “大虐单身汪啊,四哥,还有,你为啥不让我碰那姑娘?”孟西夜感叹过后问道。

    “你不能碰她!”

    听到孟西夜说,苏小绵立马紧张的说。

    孟西夜一怔,眯着眼望着苏小绵,“四嫂,你这是典型儿的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

    “孟西夜,我说什么就是什么,不该问的别问!别坏了我媳妇儿的食欲!”墨非城说着,将一个鲜嫩可口的皮皮虾肉放在苏小绵的口中。

    苏小绵低头,却看到墨非城的指尖有细细密密的血涌出来……

    “四哥,你的手流血了!”坐在墨非城身边的梁冀男首先发现了墨非城手指流血。

    “大惊小怪,我媳份儿吃了我血,就说明有了我的骨血,以后我们生死不分离!”墨非城不以为然的说。

    苏小绵的心中说不出来的感觉。

    一晚上,墨非城都在给苏小绵剥鱼虾螃蟹,自己一口未进。

    餐毕。

    二人离开。

    望着墨非城手指密密麻麻的小伤口,苏小绵心中说不出的感受。

    “为什么对我这么好?”苏小绵忍不住责问墨非城。

    “你是我的女朋友,我不对你好,对谁好?”墨非城理所当然的说。

    “我不值得你这样!”苏小绵压下内心的凌乱说。

    “值不值得,不是你说了算!”墨非城霸气的回应,“你就是我孤掷一注的爱情,这一辈子你都别想逃出我的身边!”

    女人天生就是感性的动物,很神奇。

    明明要恨墨非城的,却依旧忍不住贪恋墨非城的好,贪恋墨非城的深情。

    可是,墨非城是自己的仇人啊!

    “如果有天,我要杀了你呢!”苏小绵眸中划过一丝冷厉,望着墨非城狠狠的说。

    “不用你动手,我会亲自送上我的项上人头!”

    一句话,如同是一支温柔的箭,轻轻的落在苏小绵的心尖。

    心尖在慢慢的渗血,痛,还是快乐?苏小绵自己也分不清楚了!

    余光看到苏小绵脸上的挣扎,墨非城心中划过一丝怜惜。

    “不管你经历过什么,或者是在害怕什么,我都愿意成为你避风的港湾,置于你担心的问题,我真的会非常的在乎,非常的珍惜……”

    苏小绵猛地一怔,眸中划过一丝慌乱,紧张的问道,“我在担心什么?”

    “你的第一次啊,你害怕遇人不淑……”

    “停车!”苏小绵激动的吼道。

    “吱——”墨非城将车停下来,不解的望着苏小绵。

    苏小绵回头,犀利的眸光瞪着墨非城,“如果你想要找一个贞洁烈女,那对不起,你找错人了!”

    说完,苏小绵推开车门走下车。

    墨非城这才回应过来,迅速下车,一把将苏小绵拉回到自己的怀里,“我也不是贞洁烈男,所以我们两个人是绝配!”

    苏小绵浑身都在颤抖,回望着墨非城,深邃的眸,透着真诚。

    苏小绵一时间恍惚,有些读不懂墨非城了。

    既然决定了苏小绵,那就接受她的一切,再说,对于是不是她的第一次,自己也并不在乎。

    欧洲,a国!

    看到微信上孟西夜发的朋友圈,安米简直就要嫉妒的要死。

    虽然孟西夜在墨非城和苏小绵的脸部都做了处理,但是安米还是一眼就能看出来,就是墨非城在亲密体贴的喂苏小绵吃东西。

    果照事件一出,安米几乎发疯,不敢上网,不敢接电话,因为是不知道是谁人肉了自己,将自己的号码公布了出去。

    一时间,各种不怀好意的骚扰电话,几乎将安米的手机打爆。

    索性,苏小绵就关了手机,整日把自己关在家里。

    今天上微信,竟然看到了如此扎心的一幕,安米压抑多日的情绪瞬间爆发。

    苏小绵,苏小绵!

    你让自己沦为网上最大的笑柄,那自己也坚决不能让你好过!

    气呼呼的安米来到了前厅,对安三江说:“爸爸,我要和墨非城结婚!”

    安三江抬眸,吃惊的望着安米,愤怒的说:“从今以后,不要再提你和墨家的婚约,到此结束!”

    “不,我就要嫁给墨非城!”安米失控尖叫道。

    一想到苏小绵整日和墨非城在一起,安米就狂躁的想要尖叫。

    路芳菲近一段也成了贵妇圈的笑柄,连门都不敢出,“小米啊,现在正是风口浪尖上,结婚的事情……”

    “不……”安米尖叫道,“我就要嫁给墨非城,如果我不嫁给墨非城,我会死的!”

    “你还嫌丢人不够吗?”安三江望着叫嚣的安米吼道。

    安家是名门望族,是亲王后裔,安家的历史上从未出现过这样的情况。

    安米那样的照片出现在网上,简直就是伤风败俗,恬不知耻!

    就连带着安家的股市都出现了波动,下跌的厉害,几日之内安家的市值就蒸发了十几亿。

    “我也是被人陷害的!”安米有苦不敢言,不敢告诉安三江真相。

    如果真的被安三江知道自己本意要杀了苏小绵,不想却反而被苏小绵设计,那依照父亲的性格,定不会再帮自己了。

    安米稳定了一下情绪,迅速的平静下来。

    自己不能就这么坐以待毙,这样发疯不能解决任何问题,自己必须说服父亲帮自己嫁给墨非城。

    想到这里,安米沉了沉眉,扑通一声跪倒在安三江的面前。

    双目含泪,眼圈红红的,就那么可怜兮兮的望着安三江,说:“爸爸,我错了,我刚才不该情绪失控!可是,女儿真的好痛苦!”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