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525章:要么就是穿越了!

    “嫁给他,嫁给他……”粱冀男激动的吼道。

    “闭嘴吧,这是求婚吗?这是求在一起?”孟西夜拍了粱冀男一巴掌说。

    墨非城抬头,深邃的眸如同那黑夜中的星辰,让苏小绵忍不住想要立刻把自己沉进去,再也不出来!

    自己的手,在墨非城的手心儿,微微灼烧的温度,一丝丝透过手指流进了苏小绵的心尖。

    墨非城眉头微微蹙了蹙,说:“你的手为什么总是这样凉?”

    自己的身体体寒,无论冬夏,手总是冰凉的。

    苏小绵深意的一笑,“心中凉,手心自然就凉!”

    “手凉是病,得治!”墨非城狠狠的抓紧苏小绵的手,邪魅的说。

    “对,让四哥给你输送一点阳气,就不会凉了!”一旁的孟西夜起哄到。

    “四嫂,赶紧答应四哥啊,我看四哥的膝盖都疼了……”

    “叮铃铃!”

    苏小绵的手机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苏小绵摸出手机,看了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客户的电话,不能不接!”

    苏小绵一脸歉意的看了看墨非城,然后抓着手机离开。

    “四哥,凳子,休息一下!”孟西夜不知道从哪搬出一个凳子说。

    “喂,您好!”苏小绵礼貌的问道。

    “请问是您是苏小绵小姐吗?”一个男人的声音传了进来。

    “我是苏小绵,你是哪位?”

    “苏小姐,求求你救救我们家少爷吧……”对方突然带着哭声祈求到.

    苏小绵的脸色一紧,回头深深的望了一眼墨非城,然后头也不回的迅速离开。

    所有人都傻了眼,这是什么情况?

    跨上马,苏小绵迅速的向谨家的别墅赶去。

    来电话的是谨的助理,张晨。

    由于时间紧迫,苏小绵等不急打车,直接骑着马就向谨家里赶去,脸上的神色紧张。

    于是,大街上出现了一大奇观,一个衣着骑马服的漂亮女人,快速的在马路上奔驰,旁若无人一般。

    这是在拍电影?

    但是,没有见到摄像机啊!

    要么就是穿越了!

    “少爷,求求你下来吧,上边风大,那里太危险了!”张晨对着坐在楼顶上的谨喊道。

    谨低头看了看张晨,激动的说:“你敢给苏小绵打电话,我立马就跳下去!”

    张晨赶紧说:“没有,少爷,我绝对没有给苏小绵打电话,我求你了,你赶紧下来吧!”

    这时候苏小绵走了进来,紧张的说:“怎么回事儿?”

    张晨看到苏小绵走进来,赶紧说:“苏小姐,你赶紧劝劝我们少爷吧,他要是出了什么意外,我的小命也玩儿完了!”

    苏小绵抬头望着房顶上坐着的谨,眉头皱了皱,眸中划过一丝内疚,问道,“那天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想不开了?”

    “苏小姐,您不知道,自从我们少爷的腿坏了之后,整个人的情绪就变的阴晴不定。刚才在看电视,看着看着起身就上到了楼顶!”

    苏小绵心中一阵难过,都是自己害的。

    想到这里,苏小绵快速的向楼上跑去。

    “谨……”苏小绵唤了一声。

    谨回过头来,望着苏小绵,眸中划过一丝不易觉察狡黠,继而说:“张晨,你为什么要自作主张叫来苏小绵!”

    “谨,你不要这样……”苏小绵望着靠坐在边上的谨说。

    谨的脸上划过一丝的绝望,“苏小绵,你知道吗?此刻我最不愿意见到的人,就是你……”

    苏小绵心如针扎一般。

    “张晨是逼我去死,作为一个男人,在一个在乎的女人面前露出最难堪的脆弱,那种锥心的痛……”谨自言自语的说,一边说一边用力的砸着自己那没有知觉的一条腿。

    那情景,让苏小绵恨不得当时自己出车祸死了。

    欧洲,苏子行处。

    “子行,墨非城今天公开向苏小绵示爱,声势很大,只怕苏小绵会抵御不了墨非城的糖衣炮弹!”孙连对苏子行汇报到。

    “苏小绵同意了吗?”苏子行幽幽的问道。

    “没有,关键时刻,谨来了一个跳楼,所以打断了墨非城的求爱!”孙连如实汇报。

    听到孙连的汇报,苏子行的嘴角挂上一抹令人捉摸不透的笑意。

    世界上分两种人,一种人可以为了爱情,不顾一切。

    另外一种人,为了愧疚可以牺牲一切。

    谨在赌苏小绵是第二种人,自己也在赌苏小绵是第二种人。

    “对了,墨家老爷子现在什么情况?”

    “还是老样子,国际顶尖的专家给墨正尊会诊,但是最后得出结论,墨正尊的年龄太大,所以醒来的机会很渺茫,甚至有可能墨正尊最后会在昏迷中死去……”

    听到孙连的话,苏子行的脸上挂上一抹复杂的芒,令人捉摸不透。

    “组织内有没有精神知觉恢复方面的专家?”苏子行问道。

    孙连愣了愣,说:“墨非城已经请来了世界顶级的专家,只怕……”

    孙连的话未说完,苏子行便示意孙连不要再说下去。

    苏子行的嘴角微微抽了抽。

    墨正尊不能就这么舒服的躺着,然后悄无声息的死去,不能,坚决不能!

    自己一定要找人治好他,然后再一点点的把他折磨致死,挫骨扬灰!

    “放出消息,谁能立下军令状治好墨正尊,我将给他一亿欧元!”苏子行咬牙说。

    孙连吃了一惊,虽然不知道苏子行为什么会对墨正尊这么感兴趣,或许是和墨非城有关吧,便不再多问。

    帝都,谨别墅。

    “谨,你下来,不要做傻事,你还有父母……”

    “父母?他们看到我成了瘸子,都怕我的形象影响了家族的形象,所以放弃了我,说不定现在正在积极的培养新的接班人呢!”

    苏小绵咬牙,说:“谨,你最好看清楚,你们家只是三层的别墅,最多也就十几米高,你确定你摔下去一定会死吗?如果不小心摔坏了别的地方,到时候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你真的愿意吗?”

    听到苏小绵的话,谨的脸色一惊。

    心说,苏小绵,难道你就不会说点好听的吗!

    或者上来抱抱我,亲亲我,我不就跟着你下去了吗!

    说时迟那时快,谨感觉身体猛地重心失衡,身体直挺挺的向楼下摔去……

    “谨!”苏小绵惊恐的大叫一声。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