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526章:其乐融融的气氛

    谨的身体径直坠下,毫无征兆……

    张晨差一点没有吓晕过去,之前和少爷商量的时候,可不是这样,商量着只要苏小绵来了,他就下来的。

    完了,完了!

    自己的小命是活到头儿了!

    血腥的一幕,张晨不想看到,所以就捂住了眼睛。

    靠!

    张晨说的没错,屋顶上的风果然是很大。

    但是,自己不想死啊,也不想瘫痪在床啊。

    好歹现在自己只是瘸了腿,生活还是可以自理的,万一真的如苏小绵说的,摔下去之后,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那自己还不如撞死呢!

    不等谨考虑那么多,身体已经碰到了什么东西。

    但是,等等……

    不知硬硬的地面吗?怎么变成软软的了?

    不记得什么时候院子也铺上地毯了?不会啊!

    身体不再下坠,浑身上下并没有传来那种血腥味和痛,难道自己直接摔死了?

    “睁开眼吧,别装死了!”

    一个声音出现在谨的耳边。

    谨睁开眼睛,正撞上一双陌生的脸孔,正嘲弄的看着自己。

    苏小绵发疯似的冲到房子边上,对着楼下看。

    却看到谨正完好无损的躺在救生气垫上,稳稳当当,状态还很好!

    “哗啦……”

    只是几秒钟,冷汗已经将苏小绵的衣服湿透。

    迟迟没有听到身体坠地的巨响,张晨疑惑的张开眼睛,绕到房子的另一侧看,只见谨正完好无损在站在地上。

    “少爷,你的腿好了,而且功夫见长啊,从三层楼上往下跳还完好无损……”张晨惊喜的叫道,自己这条小命算是保住了。

    “你瞎啊,没看到这么大的气垫吗?”霍少鄙视的对张晨说。

    尴尬!

    光顾着劫后余生的激动了,忘记了旁边还有一个气垫。

    “你们是谁?”张晨这才意识到,院子里突然出现了这么多的陌生面孔。

    这时候苏小绵也跑了过来,说:“墨非城,你们怎么来了?”

    墨非城冷眸看了看脸色依旧发白的谨,说:“以后不要想着用这种拙略的把戏来增加苏小绵对你的愧疚感,再有下次我踹你下楼的时候,就不会在下边铺气垫了!”

    靠!

    这也太狠了!

    原来自己不是被风吹到下楼的,而是被墨非城一脚踹下楼的!

    想想就觉得是大写的尴尬。

    张晨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我们之前商量的不真跳,原来……”

    话已出口,张晨便只知道自己嘴巴真是欠揍,但是为时已晚。

    所有人都真真切切的听到了张晨的商量好……

    孟西夜满眼鄙夷的望着谨,摇了摇头,说:“奇葩年年有,今年格外多!”

    墨非城拉着苏小绵,说:“走,他这个生日礼物你可以不用收!”

    生日?

    谨怔了怔,苏小绵的生日自己记得清清楚楚,不是今天啊!

    苏小绵挣脱开墨非城的手,走到谨的面前,一脸认真的说:“对不起,这一段时间我太忙了,等我忙完了这阵子,我带你去看心理医生!”

    谨大惊失色,“你也认为我有病?”

    墨非城低头在苏小绵的耳边说了一句悄悄话,苏小绵立马意识到,然后立马改口说:“不是,我意思是,我对你……”

    “四嫂,别说了,越描越黑,有没有病,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霍少推着苏小绵离开了谨家的别墅。

    苏小绵结结巴巴的张嘴,最后还是无奈的闭上了。

    望着被墨非城拉走的苏小绵,谨要疯了,转头逼问张晨,“我有病吗?我有病吗?”

    “没有,没有……我有病!”张晨赶紧说。

    “你嘴有病,赶紧去看看去,一定是得了嘴癌了!”谨狠狠的瞪了张晨一眼,一瘸一拐的离开。

    丫的,好好一出戏,被墨非城给破坏了!

    如果墨非城不出现,说不定苏小绵一心软就答应了自己了。

    该死的!

    自己绝对不会放手的!

    苏小绵被四个人拉到了车上,一想到谨现在的样子,苏小绵的心中就自责的不行。

    “苏小绵,不要滥用你的同情心和善良!”墨非城对苏小绵说。

    “可是,谨确实是为了我才坏掉一条腿的,之前的谨是一个铮铮铁汉,现在……”苏小绵不敢想象之前谨意气风发,在擂台上所向无敌的模样。

    “说不定,有些事情并不如你看到的那样!”墨非城突然意味深长的说。

    听到墨非城的话,苏小绵猛地一惊,“难道谨的腿没有坏?”

    “也说不定!”墨非城幽幽的说。

    即便谨的腿确实是坏掉了,但是墨非城总感觉有哪里不对劲儿,自己需要仔仔细细的查一下!

    “好了,四嫂,不要再想那个神经病了,我们好好去嗨皮一下,今天可是四嫂你的生辰啊!”

    “是啊,我们还想着趁机宰四哥一瓶好酒呢!”

    “滚开,就知道你们惦记我酒窖里的藏货,告诉你们,没戏,因为我媳妇儿也喜欢喝酒,所以那些宝贝是留个我媳妇儿慢慢喝的……”墨非城宠溺的望着苏小绵,好像在等待着苏小绵的回应。

    媳妇儿这个词,苏小绵不得不承认,听起来很顺耳。

    “四嫂啊,你指缝里漏一瓶给我们哥几个啊,四哥现在见色忘义的……”

    苏小绵轻笑,“我们去酒窖,今天你们随便拿!”

    “四嫂威武!”

    就喜欢四嫂的大方劲儿。

    不是自己的酒,说起来自然大方了。

    但是,苏小绵真的发现,近一段时间自己不怎么喝酒,也能睡的很踏实了。

    人,还是应该忙一些,就会忘却一些不该有的麻烦。

    舍得,有舍才有得。

    望着车内其乐融融的气氛,苏小绵感觉自己的心门似乎在慢慢的敞开……

    “四嫂,你不知道四哥为了你差一点没命了……”孟西夜夸张的对苏小绵说。

    “孟西夜!”墨非城厉声道。

    “真的,四哥为了你过生日,疯狂的练习跳伞。你都不知道,四哥有恐高症,跳伞对他来说是多么大的挑战!”霍少一脸认真的说。

    “四哥有恐高症?那他的飞机驾驶证怎么考下来的?”梁冀男疑惑的说。

    苏小绵嗤的一声笑出声来,绝逼当场打脸。

    “梁傻子,你不明白情况就不要乱说话,难道四哥两年前那次飞机事故你……”

    “孟西夜,如果你的话还是这么多的话,我就把你的嘴给封上!”墨非城厉声道,这次语气并不像是开玩笑。

    两年前的那次飞机事故,苏小绵又何尝不记得?

    墨非城从鬼门关走了一圈,而自己也经历了人生的炼狱……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