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528章:她毁了我的义卖作品!

    一个女人?

    “照片在这里,你看一下!”为了谨慎起见,所以安远就偷偷的拍了二人的照片。

    “欧阳茜?”安米吃惊的说。

    早听说了欧阳茜和苏小绵合作办了一个工作室,以为苏小绵没有那么大的能力可以请动欧阳茜一直帮她,现在看来两个人的关系好是真的。

    之前自己不和苏小绵撕破脸是因为自己有把柄在她手里。

    现在那些果照全被苏小绵放出去了,所以,索性自己就和苏小绵撕破脸!

    想到这里,安米回头看了看衣架上的自己带来的义卖设计服装,转身走上前,一把将裙摆撕了一个大口子。

    安远吃惊的望着安米,说:“小米,你疯了?!”

    “哥,能帮我个忙吗?”安米转头望着安远说。

    安远惊愕的望着安米,这是父亲要求的义卖品,安米怎么一下子就给撕破了?

    “哥,还有时间,你快去把苏小绵引到这里来!”安米又说。

    安远这才后知后觉的点了点头,然后转身离开。

    安米狠厉的挑眉,苏小绵,你让我颜面丢尽,那你自己也别想好过!

    距离义卖开始还有时间,苏小绵就随便转了转,随便看看义卖会上的宣传海报。

    那些失聪的儿童灿烂的笑容很甜,但是却很触目惊心。

    很难想象,在无声的世界中,他们是如何的孤独?

    “小绵,是不是感觉自己很幸运,最起码是健全的?”欧阳茜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苏小绵的身后。

    苏小绵这才回过头来,望着欧阳茜重重的点了点头。

    比起他们,自己简直就是上帝的宠儿。

    “请问,您是苏小绵小姐吗?”一个服务生模样的人走到苏小绵的面前问道。

    “我是苏小绵!”

    “您的一位老朋友让我来告诉您一声,说她在201休息室等你,不见不散!”

    老朋友。

    苏小绵怔了怔。

    会是谁?

    “去吧,许是你的朋友,这里我盯着!”欧阳茜贴心的说。

    苏小绵疑惑的向201走去。

    难道是苏子行?

    难道他不怕碰到墨非城吗?

    越想苏小绵越是担心,不禁加快了脚步。

    201休息室,苏小绵正欲敲门,不想手刚碰到门,门却自动的开了。

    “有人吗?”苏小绵在门口询问了一声。

    里边没有人回应。

    “我进来了!”

    说着,苏小绵轻步走进房间。

    房间中静悄悄的,房中摆放着一件礼服。

    苏小绵望着设计,眉头蹙了蹙,之后便好奇的走了过去……

    “啊!”

    苏小绵的手还未碰到衣服,身后却响起了一阵尖叫。

    苏小绵回过头去,却看到安米正站在门口万分愤怒的瞪着自己,气鼓鼓的。

    丫的!

    第一反应,又被安米设计!

    果真,安米开始在门口大声尖叫着,“苏小绵,你为什么要这么歹毒,这是我参加义卖会的作品……你竟然,竟然撕烂了它……”

    安米的尖叫,瞬间吸引了很过的人。

    因为休息室都在二楼,所以瞬间就围上来了很多人,其中不乏媒体记者们。

    安米万般委屈的走到苏小绵身边,一把推开苏小绵,做戏一般的跪在自己的晚礼服面前,摩挲着裙子上被撕破的大口子,不时的回头,泪眼婆娑望着门口的看客们。

    “苏小绵,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但是这件衣服是义卖的,义卖的钱是要捐给失聪儿童了,你为什么会这么狠心……”安米瞬间将苏小绵推到了舆论的制高点。

    报私仇,竟然撕了别人义卖的衣服!

    这简直就是毒辣至极。

    明显的道德捆绑,安米知道,这一定会苏小绵名声扫地。

    一个人想要被人承认很难,但是被人唾弃却很容易,只需要一点点的契机。

    记者们开始对苏小绵拍照,周围的人开始对苏小绵指指点点,窃窃私语。

    很快,便有人认出了苏小绵,“这不就是上次fs秀上大放异彩的设计师苏小绵吗?”

    “是的,就是苏小绵,她怎么这么没有爱心?”

    “是啊,简直就是没有一点爱心!”

    “对啊,这么毒辣的人,还来参加什么义卖会,简直就是丢国人的脸!”

    一时间各种难听的话蜂拥而至。

    房间外的人越聚集越多,安米得意极了。

    苏小绵,你也尝一下成为网红的感觉,相信你一定会很喜欢的。

    自己的果照事件,充其量也就是个人作风问题,还可以通过一些途径来洗白。

    而你这毁坏义卖作品的事情,涉及到的是人品问题,简直就是性质极其恶劣的行为,这辈子都休想洗白了!

    越想,安米心中就是越是得意。

    苏小绵一脸的从容和淡定,好像一个百毒不侵的女王,就那么藐视着装模作样的跪倒在地上的安米,嘴角划过一丝的冷寒,“安米,给你一次机会,立马向大家说清楚真实情况!”

    安米嘴角勾起一抹不易觉察的阴笑,却依旧万般委屈的说:“苏小绵,你故意和我哥套近乎,问出来我的房间号,我以为你是要和我叙叙旧,没想到你竟然是来毁掉我的作品的……”

    安米把自己说的可怜兮兮的,就好像是一个无辜的白莲花。

    只是,让苏小绵恶心的想要吐。

    这时候安远拨开人群走了进来,看到了地上安米,立马将安米搀扶起来,说:“小米,你怎么了?”

    “哥……哥……”安米开始哭的伤心欲绝,指着自己设计的作品,说:“苏小绵,她……她毁了我的义卖作品!”

    安远立马会意,安慰安米,“对不起妹妹,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被她蛊惑,告诉了她你的房间号码!”

    真是无耻一家亲!

    苏小绵特别想一人给他们一巴掌。

    “苏小绵,我以为你问我妹妹房间号,是为了和妹妹叙旧,没想到你竟然这么阴毒,趁我妹妹不在房间的功夫毁了我妹妹的作品。你知道我妹妹为了参加这次义卖会,熬了多少个通宵吗?为了让自己的作品更加的完美,能拍卖出高的价格,帮助更多的失聪儿童听到声音,她费了多少心血吗?画了改,改了画,手指头都磨破了!”

    安远的一席话,瞬间将苏小绵的恶毒增加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下一步就是万劫不复的地狱。

    苏小绵,你就该死,该被唾沫星子淹死,永世不得超生才好!

    “对,刚才进大厅的时候,就看到苏小绵在和安远说话!”

    人群中一个人立马指认道。

    苏小绵冷眼望着不知廉耻的兄妹俩,面不改色,冷冷的说:“真是人至贱则无敌!”

    “苏小绵,你在骂谁贱?!”安远愤怒凑到苏小绵身边,呜呜渣渣的想要动手。

    苏小绵一把抓住安远伸过来的拳头,咬牙,嘴角微微一抽,“不要拿鸡蛋碰石头,你知道,打架你不是我的个儿!”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