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531章:我来偷你的充电器!

    拿起那把金色的钥匙,苏小绵走出了书房。

    二楼最里面的一间房就是墨非城的卧室。

    拿出钥匙,很顺利的就打开了那扇熟悉的门。

    房间中的窗帘被拉的严严实实,即便是白天,里边依旧如黑夜一般伸手不见五指。

    熟悉的气息,熟悉的味道,熟悉的一切,却恍若隔世一般。

    闭上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一股淡淡的烟草香。

    这么长时间没有见到墨非城回过别墅了,里边还有一股淡淡的烟草味儿,可见墨非城经常在这里抽烟的。

    凭感觉走在卧室中。

    直走二十三步是一个沙发,一个茶几。

    左拐走五十步,是墨非城的大床。

    一,二.三……五十,坐。

    果真,还是那个熟悉的布局,苏小绵稳稳的坐在了床中间。

    沉浸其中,无法自拔……

    猝不及防,好无征兆,亦或者是苏小绵感受的太认真了,没有意识到有人靠近。

    一个巨大的身体突然把苏小绵摁在床上,狂乱不堪的吻瞬间砸落在苏小绵的唇,脸上,额头上,脖子上……

    苏小绵立马睁开眼睛,想要推开那人,不想对方的力气实在是太大,苏小绵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墨……墨非城……”苏小绵叫了一声。

    声音略带一丝沙哑的性感,却让墨非城心中的火焰燃烧的更加旺了。

    火热,浓烈,那股躁动如同第一次遇到苏小绵一样,难以压制。

    甚至,墨非城感觉身下,黑暗中的身体都是那么的熟悉。

    “不要……”苏小绵挣扎着想要推开墨非城。

    可是,这拒绝的话,进入墨非城的耳朵,却成了那充满诱惑的香艳。

    不行,自己坚决不能就这么轻易的和墨非城不清不楚,苏小绵咬了咬牙,努力的让自己的理智迅速的恢复,狠狠的推开墨非城。

    或许是感觉到了苏小绵真的拒绝,墨非城起身。

    苏小绵感觉自己的心跳加速,埋怨道,“你乘人之危!”

    “难道没有人告诉过你,男人的卧室不是随便进的吗?”黑暗中,墨非城的声音略带一丝的冷清。

    “没有!”

    一不做二不休,苏小绵干脆不承认。

    “只此一次,如果下次你再出现在我的私人空间,我就认为你是在勾、引我!”很显然,墨非城有些压抑。

    苏小绵伸出手,摸索着墨非城床头的卧室灯开关,摁下了开关。

    房间中瞬间亮了起来。

    墨非城标志的五官就那么清晰的出现在苏小绵的面前,如此的近距离。

    苏小绵耳后一红,立马起身整理衣服,正欲出门。

    不想,手却突然被墨非城拉着。

    “你怎么知道床头上有卧室灯的开关?”墨非城幽幽的问道。

    擦!

    顺手了,竟然忘记了自己应该是第一次来到墨非城的卧室才对。

    不能慌,稳住。

    苏小绵转头望着墨非城,一脸理所当然的说:“一般情况下,床头不是都应该有卧室的开关吗?”

    墨非城的眸光倏然变的幽深,“可是我的床头上,只有一侧有开关!”

    苏小绵侧目一看,果真,还真是只有一个开关。

    “那有什么,碰巧蒙对了而已!”苏小绵不以为然的回道。

    “但是,你为什么有我卧室门的钥匙?”

    怕苏小绵一个人在上边无聊,所以将孟西夜三个人带进酒窖,自己便上来了,却不见了苏小绵。

    上了二楼,看到卧室的门虚掩着,书房的门打开着,桌上的收纳盒处于打开的状态,而其中的备用钥匙少了卧室的备用钥匙。

    如此的轻车熟路,让墨非城甚至产生了幻觉,苏小绵又回来了。

    但是理智告诉墨非城,不可能。

    苏小绵身体怔了怔,咬牙说:“你的房间不让进,难道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吗?”

    片刻的沉默,死一般的沉寂。

    “如果你愿意,你可以搬进来!”过来一会儿,墨非城才说。

    “不必!”苏小绵转身走出卧室。

    丫的,自己怎么把墨非城还在楼下的事情给忘了?

    最近这脑子回路也是坏掉了!

    苏小绵已经死了,死了一年了。

    所以,她不可能再回来了。

    自己不要再幻想了,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抓住眼前孤掷一注的选择。

    跟着苏小绵走出卧室,看到苏小绵手中的东西,墨非城怔了怔,“你手里拿着什么?”

    苏小绵特别想把自己打晕。

    偷人家的东西,竟然还大摇大摆的拿在手中,简直就是智商为负数。

    但是,为了不露馅儿,苏小绵决定……

    猛地回头,将手中的充电器举在空中,嚣张霸道的说:“我来偷你的充电器!”

    苏小绵理直气壮的模样,让墨非城的眉头忍不住皱了皱。

    “充电器跟你有仇?”墨非城挑眉问道。

    苏小绵沉了沉心,告诉自己,只有这样说,才能消除墨非城的疑惑,否则,如果他真的起了疑心,派人去调查自己的来历,只怕是很多秘密都会有暴露的危险。

    咬了咬唇,苏小绵扬起小脸望着墨非城,“对,跟我有仇。你能直截了当的告诉我,安米让蒂娜污蔑我弄坏了你那个手机的时候,为什么你的表现会那么激烈吗?”

    苏小绵小脸通红,但是,可能自己表达的不够清楚,墨非城一脸的淡漠。

    “我知道那个人的存在,但是我不乐意,我一想到曾经你和她……”

    不等苏小绵说完,墨非城便一把将苏小绵拉进自己的怀里。

    不知为何,苏小绵自己说出这番话的时候,自己也好像入戏了。

    如果,真的墨非城的生命中存在着那样一个别的女人?

    难以想象,心中似乎很酸。

    苏小绵感觉心中却咯噔一声,自己这是对自己吃醋了吗?

    难道,真的再次陷入墨非城的深情中,无法自拔了吗?

    “说起来,你要感谢她的存在。”墨非城揉了揉苏小绵毛茸茸的头发淡淡的说,“是她教会了我怎么样去爱一个人……”

    语气淡淡的,但是苏小绵却听出了一丝颤抖。

    沉默,沉默……

    “以后,你就是我唯一的爱人,我相信,她会在天堂祝福我!”

    那种回忆是痛苦的,墨非城不愿意再提及,一碰触,还是会惊天动地。

    只是,墨非城已经学会如何去隐藏自己的悲伤,如何去孤注一掷的爱上一个值得自己爱的人。

    “等到我做好了准备,我会把所有的事情全部告诉你,所以,请给我时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