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542章:二十八线小女演员

    女人怔住,那人交代自己的时候,可没说要自己记这么专业的东西啊?

    再说了,他们也没有给自己交代什么风格元素啊!

    女人沉了沉气,理直气壮的说:“中国那么多乱七八糟的民族,我怎么能记得住,这本来就是经过改良的,所以根本就不是任何一个民族的元素……”

    “啪!”

    不等女人狂妄菲薄的话说完,苏小绵狠厉的一个巴掌便狠狠的甩在女人的脸上,阴鹜的双眸狠狠的瞪着面前的女人,咬牙说:“对你这种祖国的败类,竟然说祖国的民族乱七八糟,所以你根本就不配说你是人,更不配谈中国风!”

    苏小绵的一巴掌将女人打的双眼冒金星,一个趔趄摔在了地上。

    苏小绵咬了咬唇,指着自己的面前模特说:“这件衣服,是以汉服为基调,融合了藏族,白族,苗族等十个民族的元素!”

    “这件,主调是维族的服饰……这件,是满族的旗袍……”

    苏小绵的一一介绍,让在场所有人的目瞪口大,原来中国文化的地大物博,博大精深,并不是传闻,而是实实在在的存在。

    “孙亚宁,二十八线小女演员,这是你近几天的转账记录,分两次转入了五十万元。如果没有猜错,这是你被人收买的佣金吧!”这时候,一个凌厉的声音传了进来。

    说着,孟西夜霍少,梁冀男三个人走上台来,手中拿着一张银行的流水单。

    黑帽子女人的脸瞬间绿了,“那是我的合法收入!”

    “你一个二十八线女演员,就是拍一年戏也赚不到五十万,你当我们傻子啊!”

    孟西夜走到苏小绵的面前,给了苏小绵一个坚定的眼神。

    苏小绵怔了怔,忽而看到了台下坐着的墨非城,正微微的望着自己笑。

    瞬间明白,孟西夜的证据一定是墨非城找来的。

    一直以来就是,人红是非多。

    在观众们见识的多了,也就见怪不怪,骂着那女人下台去。

    展示会结束,苏小绵走到后台,看到邦妮正满肚子火气的望着自己,一脸的愤恨。

    虽然最后邦妮还是参加了展示会,但是基本还是沿用的自己以往的老风格,但是并不叫好。

    时尚圈的人对于那些早就烂透了的设计没有一点新鲜感,所以邦妮的设计瞬间就被苏小绵的中国风秒成了渣。

    无暇顾及别的,只感觉这个思思是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否则以后后患无穷。

    “苏小姐,请问您有时间谈谈合作吗?”

    这时候罗森走了进来,满脸堆笑的对苏小绵说。

    苏小绵看了看面前的罗森,感觉他的面相似乎并不是善茬,再加上上次墨非城对待他的态度,让苏小绵下意识的对他远离。

    “我有急事,需要走,合作的事以后再说!”说着,苏小绵就要离开。

    “你怎么对我们总裁说话呢?你是不是太不长眼了?”邦妮看到苏小绵对待罗森的态度这么的冷漠,以为终于抓住了一个机会,真要好好出气。

    苏小绵脸色倏然一凉,“我劝你最好别惹我,否则你会很惨!”

    “邦妮!”罗森赶紧拦住邦妮,然后客客气气的对苏小绵说:“苏小姐有急事,那我们改天再约!”

    看到苏小绵大摇大摆的离开,邦妮气的七窍生烟,扭头对罗森抱怨,“亲爱的,他凶我!”

    罗森只得拼命的安抚邦妮。

    要知道,苏小绵是墨非城的人,自己万万是得罪不起的。

    走出后台,便撞上了墨非城。

    “回帝都!”

    坐上专机,墨非城看到了脸色很难看的苏小绵,似乎是心事重重的模样,便问道,“思思做的?”

    苏小绵怔了怔,不可思议的抬头望着墨非城。

    “要不要我帮你出手?”墨非城问道。

    “不用,我自己就行!”苏小绵赶紧拒绝,如果墨非城出手,那思思还有命吗?

    纵然思思被人利用,接二连三的做出了那些伤害自己的事情,但是,自己总归还是不想她最终落得凄惨。

    帝都,医院。

    思思握着弟弟的手。

    医生刚才对自己说,弟弟的病情更加的严重了,情况不容乐观。

    “你出来一下!”

    一个声音突然出现在思思的身后。

    思思惊了,这里是超级vip病房,是一个慈善家看自己弟弟太可怜了,所以才免费让弟弟住进来的,苏小绵怎么可能进的来?

    “你一定很奇怪,为什么我会知道你们在这里,因为我就是那个慈善家!”苏小绵凉音道。

    思思咬了咬牙,跟着苏小绵走出了病房。

    苏小绵望着思思,说:“我希望你到此为止,不要一错再错!”

    思思抬眸,倔强的望着苏小绵,“你是杀人凶手,你没有资格说我。”

    “我是杀人凶手,那请问你有证据吗?如果我现在就告诉你,一年前是安米害死的苏小绵呢!”

    “我告诉你,根本就不是安米告诉我的!”

    “安米那么聪明,一定不会亲口告诉你。她一定是假借别人之口,让你无意间听到,所以就会深信不疑!”苏小绵冷笑着说。

    思思身体猛地一僵。

    那天,安米要自己去一个房间取配饰,才无意间听到的那些话。

    但是,后来自己好像根本就没有看到安米用那些配饰!

    看到思思脸色的变化,苏小绵垂了垂眸,“单纯的人很让人喜欢,但是单蠢的人却让人恨!”

    思思:“……”

    “你弟弟的vip病房可以继续住,孟西夜你也可以继续追,但是我想要劝告你,以后不要再做蠢事!否则,我不敢保证,我对你会一直像现在一样仁慈!”

    说完,苏小绵转身离开。

    话已经说到了这里,思思应该会知道自己以后应该怎么做了。

    走出医院,上了车。

    “为什么对思思一忍再忍?”墨非城忍不住问道。

    “这是我的事情!”苏小绵凉音道。

    思思都知道一年前的自己是被人陷害的,为什么墨非城就不知道?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苏小绵感觉自己的内心受到了一万点的伤害。

    墨非城垂了垂眸,“你不是上帝,你拯救不了任何人,况且,思思之前是……”

    顿了顿,墨非城的眉眼之间浮上一抹艰难,之后继续说:“是……她的助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