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546章:生而为人,你不配!

    苏子行眸色一紧,“你知道我的计划吗?”

    孙连怔了怔,赶紧摇头,说:“不知道!”

    “说,把你猜想的说出来!”苏子行厉声道。

    孙连顿了顿,紧张的说:“你不是想要利用苏小绵,亲手毁掉之前她同墨非城之前的感情,之后就和苏小绵在一起吗?”

    听到孙连的话,苏子行冷笑一声,“还好你够笨了,好了,我知道了,你出去吧!”

    孙连退出房间,暗自擦了一把冷汗。

    自己着实是猜不到苏子行的真实目的,难道苏子行不是喜欢苏小绵吗?

    苏子行嘴角微微抽了抽,女人,于自己来说只是可有可无的东西。

    这个世界不会给自己一个公道,那自己就给自己寻找一个公道!

    苏子行拿出手机,拨了出去。

    “苏小绵,你回欧洲一趟!”

    挂掉电话,苏子行嘴角勾起一抹冷意。

    自己生活在恨中,那你们所有人也都应该陪着自己生活在滔天的恨意中。

    苏小绵接到苏子行的电话,稍稍有些意外。

    最近一段时间,自己都在处理der公司交接的事情,忙的不可开交。但是,既然苏子行打过来,要自己回欧洲,那势必是有急事。

    苏小绵落地的时候,苏子行已经在机场外等候了。

    “苏子行,你现在叫我回来有什么事儿?”苏小绵一见面便问道。

    “带你去一个地方!”苏子行神神秘秘的说。

    于是,苏小绵在落地不到半个小时之后,再一次上了飞机。

    坐在苏子行的私人飞机上,听到乘务员说要飞洛杉矶,苏小绵有些诧异,“你为什么要带我去洛杉矶?”

    苏子行轻笑一声,“为了甩掉墨非城的眼睛!”

    “墨非城?”苏小绵吃惊的说。

    “对,你被墨非城的人跟踪了,你自己不知道吗?”苏子行望着苏小绵幽幽的说。

    苏小绵不禁惊了一跳,不知不觉中,自己竟然将墨非城当做了自己人,对他毫不设防。

    “你的专业素养快丢的差不多了,下一步,你很快就会沦落为鱼肉,任人宰割!”苏子行淡淡的吐口,却说出这如此犀利的话语。

    苏小绵咬唇,虽然苏子行说的话很难听,很刺耳,但是的确是实话。

    帝都,墨非城办公室。

    “先生,苏小姐一下飞机,就被一辆车接走,后来上了一架私人飞机,那架私人飞机的航线是,欧洲a国至美国洛杉矶。”

    闻言,墨非城眸色变的幽深。

    接苏小绵走的人,一定是他们组织的人。

    他们是又要利用苏小绵做什么?

    苏小绵会不会有危险?要知道,那个组织做的都是杀人越货,刀尖上舔血的买卖。

    想到这里,墨非城再也坐不住,起身说:“立刻,飞洛杉矶!”

    苏小绵在飞机上睡了一小觉,飞机便降落了。

    “到洛杉矶了吗?”苏小绵张开眼睛问道。

    “到非洲了!”苏子行说。

    非洲?!

    苏小绵莫名其妙的望着苏子行,“你为什么带我来非洲?”

    “看小洛!”

    小洛!

    听到小洛这个名字,苏小绵猛地一惊,身体都禁不住在颤抖。

    一年前,墨非城在视频中说的话,再一次出现在苏小绵的脑海中。

    扔到非洲喂狮子!

    痛心疾首!

    感觉浑身的血液都在向上涌,苏小绵太阳穴开始剧烈的跳动起来。

    “小洛的墓地在哪儿?”苏小绵咬牙问道。

    “跟我来就知道了!”

    跟着苏子行上了车,车子很快的就开进了一片原始森林。

    不时会有狮子猛兽从车前边穿过。

    那些凶神恶煞,食肉饮血的残暴动物,苏小绵不敢想象小洛小小的身躯被这些野兽撕咬的情景。

    只感觉身体中每一个细胞都在颤栗,疼痛。

    车子最终停了下来。

    “其实很早我就找到了小洛的下落,但是之前你怨念太深,我不敢带你来,怕你受不了刺激会崩溃,现在我想是时候带你来了!”

    苏子行望着苏小绵说。

    苏小绵整个人都僵住了,脸色凝重,久久之后才说:“走吧!”

    “跟我来,但是你要做好心理准备!”苏子行满脸担忧的说。

    推开车门,走下车,苏小绵感觉自己的双脚好像行走在刀尖上一般,每走一步都是那锥心的痛。

    小洛的小脸儿,就那样的在自己的眼前晃来晃去,小洛的笑声在自己耳廓清晰的环绕着。

    当时有多快乐,现在就有多痛苦。

    不,比那还要痛苦。

    不曾拥有,就不会有这样彻骨的痛。

    苏子行看到了苏小绵脸色的变化,说内心没有一丝颤动是假的,即便自己内心再变态,依旧是肉长的。

    但是,自己已然不能回头。

    “到了!”苏子行对苏小绵说。

    看到眼前的情形,苏小绵怔住了,回头不可思议的望着苏子行,说:“小洛的墓地在哪儿?”

    “要知道,每年在这里被野兽吃的连骨头渣都不剩的人多了去了,好心的护林人士遇到这样的情景,就会将剩下的骨头残渣全部丢到这里。你看一下,这个是不是小洛的东西!”说着,苏子行递给苏小绵一件东西。

    苏小绵看到苏子行递过来的东西,整个人都呆住了。

    是小洛随身携带的一个平安福,是小洛生病之后,自己去寺院中找高僧帮他求的,里边绣的还有小洛的生辰八字。

    而,现在就安安静静的躺在苏子行的手中。

    泪水,似是被封锁的洪水,瞬间决堤。

    颤抖着双手接过苏子行递过来的东西,千斤重一般。

    “这是在当地负责收集被野生动物撕咬过的遗骸的人那里得来的,他们发现这个东西的时候,小洛已经……”苏子行顿了顿,“他们只留下这个,以防有人来找,之后将剩余的遗骸全部安放到了这里的公墓中!”

    苏小绵听不清苏子行说的什么,只是紧紧的捧着手心儿中的小洛的平安符,跪倒在地上。

    这个世界上为什么会有这样狠毒之人!

    墨非城,生而为人,你不配!

    恨,滔天的恨意,再一次席卷而来,将苏小绵的心包裹。

    那些原本对墨非城生出的情感,再一次被湮灭,只剩下了恨!

    洛杉矶。

    墨非城站在酒店顶层的总统套房中,窗边一派繁华的景象。

    但是,墨非城的心底却隐隐的生出了不安的感觉。

    “先生,航空局那边刚刚得到的消息,说苏小姐乘坐的那辆私人飞机,根本就没有在洛杉矶降落!”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