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547章:急火攻心吐血

    墨非城的眸色倏然变的幽深,一种强烈的不好的预感在墨非城心底升起。

    很显然,对方知道了自己派人在跟踪苏小绵,所以故意的给自己传递了虚假的航班信息。

    墨非城第一次有了一种,遇到强劲对手的感觉。

    “把欧洲那个神秘组织能查到的信息全部给我查出来!”墨非城厉声吩咐道。

    “是!”

    欧洲那个神秘的组织,历来就是以神秘著称,甚至到现在外界连组织的名字都不知道,如果想要查到高层,就更是难上加难。

    一夜的不安后。

    “先生,苏小姐的航班信息显示,苏小姐人已经安全的回到了帝都!”司南走上来汇报。

    “立马飞帝都!”

    只要人没事,就是最好的消息。

    墨非城紧皱一夜的眉头,终于有了一丝舒张的模样,此刻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苏小绵,问问她究竟经历了什么。

    帝都,墨非城下了飞机已经是晚上,迫不及待的就赶到了苏小绵住的酒店。

    走进房间,却发现房间中空荡荡的。

    墨非城眉头蹙了蹙,立马便想到了一个地方。

    sj酒吧。

    狂躁的音乐,正如此刻苏小绵乱糟糟的心,躁动不安。

    苏小绵的桌子前已经放满了空酒瓶子,瓶瓶都是烈性的红酒,而且手中还有大半瓶的红酒。

    墨非城坐在苏小绵的对面,望着苏小绵已经把自己喝成了这般模样,心中生出了浓浓的疼惜。

    苏小绵近来已经好多天不再喝酒了,为什么这次回来却好像比之前喝的更猛了?

    “你怎么了,是准备把自己喝进医院吗?”墨非城抢过苏小绵手中的酒瓶子说。

    回答墨非城的是苏小绵冷厉刺骨的眸光,不禁让墨非城猛地一怔。

    这眼神,让墨非城仿佛看到了刚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苏小绵,好像一头受伤的小野兽,犀利、猩红、绝望。

    苏小绵看清楚了面前的人是墨非城,二话不说,拿起酒瓶子对准墨非城的额头打了上去。

    墨非城没有躲开。

    不是不能躲开,只是不想躲开。

    如果这样能让苏小绵好受一丝,那自己情愿奉上自己的项上人头。

    鲜血,顺着墨非城的额头一滴滴的向下低落。

    殷红的血,刺激着苏小绵的视觉神经。

    那是墨非城的血,是自己亲手砸出来的。

    可是,苏小绵的心中却很痛,痛的不行。

    世界上为什么会有如此残酷的事情。

    自己爱的人,杀了自己另外一个爱的人!

    一边是小洛被野兽撕咬的情景,一边是墨非城滴滴低落的血。

    撕扯,痛不欲生,天崩地裂的剧痛。

    “咳咳……”

    苏小绵突然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噗!”

    一口鲜血喷在了雪白的桌子上。

    惨白的脸,猩红的血挂在苏小绵的嘴角,此刻的苏小绵好像一个狰狞的吸血鬼,在昏暗的灯光下,让墨非城生出了一种锥心的心痛。

    顾不得其他的,墨非城起身抱起就要晕倒的苏小绵,飞速的离开了酒吧。

    医院,医院……

    苏小绵的口中不断的往外涌着鲜血,把墨非城吓的不轻。

    来到医院,苏小绵被紧急的推进了手术室。

    “先生,你的额头……”司南看到墨非城的头还在往外渗血。

    “滚!”

    墨非城狠厉的吼道,似是一头发了疯的狮兽,让人忍不住颤抖。

    司南怔住了,仿佛再一次看到了一年前的墨非城,狠厉,冷酷,森寒……

    如果自己查出来知道是谁伤害了苏小绵,自己定会将他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司南,我让你查的资料,查出来了吗?”墨非城回头问道。

    “没有,没有任何的信息!”司南低头回答道。

    墨非城握拳,由于用力骨节狠狠的凸起,可怕的森然。

    满腹的恨意,却无处宣泄。

    苏小绵的手术进行了将近四个小时。

    墨非城就那么在门外等了四个小时,一动未动。

    “咔嚓!”

    手术室的门被打开,医院走了出来。

    墨非城立马迎上去,紧张的问道,“怎么样了?”

    “病人的情况比较麻烦,首先是喝酒太多导致的胃出血。还有就是急火攻心,导致的病人吐血。恕我直言,病人是不是受到了什么特别大的刺激?因为正常情况下,依照她这个年纪来说,正值壮年,急火攻心吐血的可能性很小。”

    墨非城皱眉,“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情况暂时稳定了,但是这种病和病人自身情绪有很大的关系,如果病人一直处于这种压抑情绪下,病情是不容乐观的!”医生道。

    墨非城眼神瞬间更加的幽深。

    医生看到墨非城额头上的伤口,便提醒道,“墨先生,您额头上的伤口需要尽快处理一下,否则会感染的,如果感染上了破伤风就麻烦了……我现在就让护士给你打破伤风……”

    墨非城眸色一紧,立马抬手制止了医生。

    从欧洲回来,苏小绵没有联系自己,然后就狠狠的灌自己酒。

    一见到自己,立马愤怒的给了自己一个酒瓶,之后便急火攻心吐血。

    所以,苏小绵一定是因为自己才情绪波动的!

    想到这里,墨非城心中沉了沉。

    所以,苏小绵是恨自己。

    更有大胆的想法,苏小绵是爱自己的,但是爱恨纠缠。虽然墨非城不知道原因,但是一定就这样的。

    自己早就应该猜到,苏小绵的喜怒哀乐与自己有关!

    墨非城回头看了看病床上脸色惨白的苏小绵,深邃的眸中划过一丝复杂的芒。

    不论如何,总要放手一搏。

    但是,墨非城相信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

    疼,胃痛,心疼,全身都疼!

    稍微一动,整个身体都在连着所有的细胞都在痛。

    苏小绵勉强睁开自己的双眼,眼皮沉沉的,其实压着两座大山一般。

    刺目的阳光照进苏小绵的脸上,白如纸张一般惨白的吓人。

    “苏小姐,你醒了?”

    这时候护士小姐凑上来关切的问道。

    苏小绵艰难的转了转眸子,没有看到墨非城的影子,内心有些小小的失落感。

    “我怎么在这儿?”苏小绵挣扎着坐起来。

    “哦,您已经昏迷了两天两夜了!”护士小姐说。

    “是谁送我来的?”苏小绵问道。

    “是墨先生送你来的,还特意叮嘱我们一定要好好照顾好你!”护士小姐假装不经意的说。

    头很疼,那天晚上的情景有些模模糊糊记不清了。

    “四嫂,你终于醒了!”这时候孟西夜,霍少,梁冀男三个人连忙走了进来。

    苏小绵在人群中搜索,可是依旧没有见到墨非城。

    “四嫂,你快去看看四哥吧,四哥……”

    梁冀男的话还未说完,便被孟西夜和霍少二人打断。

    梁冀男只得万般委屈的望着苏小绵,生生的将后边的话咽了回去。

    苏小绵眉头蹙了蹙,虚弱的说:“墨非城怎么了?为什么不把话说完?”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