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548章:墨家绝后了

    “你们不要拦着我,再不让我说话,四哥就真的完了!”梁冀男激动的说。

    苏小绵心中猛地一揪,立马警觉的问道,“什么意思?”

    “四嫂,那天晚上你在酒吧,用酒瓶子把四哥的额头砸伤了,由于四哥着急送你来医院,没有及时处理伤口,结果感染了破伤风,现在正在重症监护室……”

    “四嫂,你到底为什么那么恨四哥?四哥是真心爱你的!”

    “对啊,四哥为了你可以什么都不要,你为什么非要四哥的命呢!”

    三个人说的话瞬间将苏小绵惊到。

    那天晚上,自己喝了很多的烈酒,后来,墨非城来了,自己情绪很激动,然后拿起桌上的红酒瓶子砸在了墨非城的头上。

    后来,墨非城头上便涌出了鲜血……

    但是,当时自己说的什么话,自己真的一点也记不起来了。

    难道自己把事情全部都说出来了?

    不能动脑子,一动脑子,脑仁疼的厉害。

    但是,破伤风是什么意思?三个人是在开玩笑吗?

    “咔嚓!”

    病房的门突然被打开,护士小姐急匆匆走进来说:“不好了,墨先生不行了!”

    不行了?

    什么叫不行了?

    苏小绵一下子傻了!

    立马从病床上下来,跌跌撞撞的向病房外赶去。

    孟西夜三个人立马追了上去。

    几个人赶到重症监护室的时候,走廊中已经乱作一团,医生和护士来来往往,脸色凝重。

    “四哥,四哥……”霍少看到重症监护室中的墨非城,躺在病床上,电击设备已经放在了墨非城的胸口。

    苏小绵眸光一缩,望着病床上的墨非城,身上插着各种各样的管子,一如一年前的那次飞机事故之后……苏小绵不敢回忆。

    “准备电击!”

    一次, 两次,三次……

    墨非城在病床上剧烈的颤抖着,原本俊朗的五官,现在却惨白的悚人。

    苏小绵心中开始痛。

    甚至开始祈祷,墨非城一定要挺住……

    十分钟之后,所有的医护人员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同时,墨非城身边的心脏监护器也变成了一条直线……

    白色的布,慢慢的盖在了墨非城的头上。不对,他们为什么要盖上白布?

    为什么会给墨非城盖上白布!!

    墨非城只是额头上破了个口子而已,他们为什么要给墨非城盖上白布!

    苏小绵的眸光紧紧的盯着玻璃窗户里的墨非城,一动不动的墨非城,那么的安静。

    “四哥……四哥……”

    孟西夜已经开始低声的啜泣起来。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

    梁冀男已经夸张的嚎啕大哭起来。

    苏小绵感觉自己的血液都停滞了流动,木然的说:“你们在哭什么?你们为什么要哭?你们在耍我对不对?”

    苏小绵机械一般的拉着孟西夜的胳膊说。

    孟西夜将头扭过去,不去看苏小绵的眸。

    “梁冀男,你们是在演戏给我看是不是?”苏小绵转而拉着梁冀男的胳膊说。

    “苏小绵,你够了!你不要再装了!你不是做梦都想要了四哥的命吗?现在你满意了吗?” 霍少愤怒的对苏小绵吼道。

    苏小绵怔住!

    对啊,自己不是一直都想要墨非城的命?自己不是做梦都想要为小洛报仇吗?

    为什么,为什么看到墨非城心电图成了直线,却茫然了?心却好像瞬间空了一样!

    这不是自己一直都想要的吗?

    不是,墨非城怎么就这样容易的就死了?

    死了?

    一定是墨非城在演戏!

    不等苏小绵考究,墨非城是不是已经真的死了,一个尖利的声音便出现在了耳廓中。

    “苏小绵!你个贱人!你赔我的儿子,你赔我的儿子!”

    何淑娴发了疯一般的向苏小绵扑过来。

    原本优雅精致的何淑娴,此时好像瞬间老了十岁,头发蓬乱,双鬓的白发已经很明显了。

    苏小绵怔住!

    如若墨非城是在演戏的话,那必定不会拉上何淑娴的!

    墨劲锋跟在何淑娴的身后,一夜之间满头白发,脸色的皱纹更深了,触目惊心。

    相对何淑娴的疯狂,墨劲锋到好像是癔症了一般,目光呆滞,木讷讷的,嘴里不住的嘀咕,“儿子没了,死了一个,又死了一个……墨家绝后了……”

    何淑娴疯狂的撕扯苏小绵的衣服,那绝望的眼神,完全没有往日的骄傲和贵气,完全就是一个痛失爱子的母亲!

    墨非城真的死了!

    死在了自己的手里!

    自己应该高兴,应该歌唱,应该跳舞,应该大笑三天……

    可是,为什么自己的眼睛却干涩的难受,迫切的想要用泪水湿润?

    “咔嚓!”

    病房的门被打开,医生推着墨非城的尸体走了出来。

    “家属节哀顺变!”

    “医生,四哥就是头上破了个口子,怎么会这样?”孟西夜急切的上去问道。

    “死者生前感染了破伤风,但是不是普通的破伤风杆菌,而是一种变异的病毒,这种病毒的致死亡率几乎是百分之百,特点是潜伏期短,发病迅速,致死率高。”医生介绍说,“家属们节哀顺变!”

    “你还我儿子,小城,你在吓妈妈是不是,你醒醒……”何淑娴发了疯一般的掀开墨非城头上的白布。

    但是,很快就被医生盖上。

    只是这一眼,墨非城那惨白的脸瞬间雕刻进了苏小绵的心中!

    触目惊心!

    痛,尖痛!

    “逝者已逝,请让逝者安息!这是死者生前留下的话,都在这里了!”说着,护士将一个信封交给了何淑娴。

    “噗!”

    苏小绵只感觉胸口再一次痛了起来,一口血再次喷了出来,鲜血,从苏小绵的口中源源不断的涌出来。

    医生立马将苏小绵推进了急救室……

    已经感觉不到身体的痛,苏小绵嘴角微微勾起一抹笑意,冥冥中好像看到小洛的小脸在对着自己笑,跑着叫自己“妈咪,妈咪……”

    苏小绵缓缓的闭上了眸!

    就这样吧,小洛,你的仇我已经替你报了,我就随你去了……

    墨非城,你等等我,阴曹地府的路,我们一起走,不会孤单。

    感觉自己的身体在变轻,上升,腾空。

    “妈咪!”一声脆亮的声音叫住了苏小绵。

    回头,看到小洛正笑着望着自己,肉乎乎的小脸蛋,萌动可爱的大眼睛,就那么望着自己,甜甜的。

    “小洛……”苏小绵扑了上去,“小洛,妈咪做到了,妈咪为你报仇了!”

    “妈咪,可是你不开心!”小洛伸出手擦掉苏小绵眼角残留的泪水,“妈咪,我不要你为了我报仇,我只想要你快乐!妈咪不快乐,小洛就不会开心的!”

    苏小绵怔了怔,“可是……”

    “小洛不要妈咪不开心,妈咪你是喜欢墨叔叔的!”小洛懂事乖巧的模样,让苏小绵忍不住想要搂在怀里。

    “妈咪,不要在为难自己了,小洛什么都不要你做,只要你快乐就好!放下那些不愉快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