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553章:我们还有证人吗?

    苏小绵不是不担心,只是苏小绵相信肖寒一定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墨氏企业落入他人手中的。

    所以,苏小绵心中稍稍有些安慰。

    法院门口,苏小绵和安米迎头撞上。

    安米不屑的望着苏小绵,嘲弄的说:“你竟然站着来法院了?我以为你会被抬到法庭出庭!”

    苏小绵冷眸扫了一眼安米,高傲的像一个女王,“我就躺着,你安米也不是我的对手!再说了,我就是躺着,也比你站着高!”

    该死的苏小绵!

    比起来一米七的苏小绵,安米勉强一米六的身高明显不占优势,纵然今天安米特意穿了恨天高,但是身高是硬伤。

    空气中火药十足,战争一触即发。

    “苏小绵,进去吧,时间差不多了!”肖寒走上来说。

    安米快要气疯了,不就是比自己高一点吗?拽什么!

    待会儿上了法庭,人家法官可不比谁的个子高。

    “全体起立!”

    “坐下!”

    由于墨氏企业的最终归属,是帝都很多都很关心的问题,所以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现场审判不公开。

    “原告的辩护人,可以阐述证据!”

    安米的律师冷冷的瞟了一眼被告席上的苏小绵,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嘲弄。

    林律师是自己花高价请来的律师,是律师界的常胜将军,在他打过的官司中,还没有败诉过的历史。

    肖寒淡定的坐着,苏小绵有些小小的紧张,毕竟是关乎着墨家几辈子的心血,万一就这么在自己手中丢了,自己怎么对得起墨非城?

    肖寒好像看到了苏小绵的紧张,低声安慰道,“别担心,有我在!”

    苏小绵紧张的看着肖寒,“我知道!”

    “输了也没关系……”肖寒说。

    苏小绵惊,“……”

    “再说了,我们也不一定非要输!”肖寒说话间,不经意的向门口看了看。

    “你在看什么?”苏小绵好奇的问道。

    “哦……没事,看安米今天会请来谁做证人!”肖寒立马说。

    “我们要求苏小绵将他从墨非城那里的非法所得,全部返还给我们的原告!”林律师首先发制人。

    “原告可以出示证据!”审判员说。

    “原告安米女士,是墨非城生前法律上的合法妻子,所有拥有四分之一的继承权,而且安米女士很有可能怀了墨非城的孩子……”

    “反对!”肖寒说,“什么叫有可能,怀孕是一件绝对事件!”

    “反对有效!”

    “按照我国的继承法,第一继承人是,子女,配偶,父母。所以,苏小绵根本就没有继承权!”林律师说。

    肖寒看了看林律师,“你忘了一件事,继承权是在生者生前没有立下遗嘱的情况下,法律才会按照继承法分割遗产的,但是,很明显,墨非城在生前有正规的遗嘱!”

    “请问被告律师,遗嘱是在什么时候签订的?是在病人意识完全清醒的状态下签的吗?据我了解,墨非城在立下赠予遗嘱的时候,神志已经不清楚,你所谓的遗嘱是在重症监护室中写的,而且很有可能是在被告的胁迫下立下的。所以,审判者,我们恳请法律判定被告的遗嘱无效!”

    肖寒垂眸不言语。

    “原告可以出示证据!”

    林律师拿出了墨非城的住院记录和病例,“这是墨非城生前病例,一直在重症监护室中,所以病人根本就没有清晰的意识立下遗嘱!”

    肖寒:“反对!”

    法官:“反对有效!”

    肖寒:“病人只是感染了破伤风,而不是什么致使神经错乱的病,所以,在清醒的状态下,墨非城完全可以立下遗嘱!”

    林律师:“反对!”

    法官:“反对有效!”

    林律师:“立下遗嘱,必须有公证人员在场,如果没有公证人员在场,必须有两个以上人作证,遗嘱才能成立。被告能证明墨非城在立下遗嘱的时候公证人员在场吗?”

    肖寒轻笑一声,“林律师,可能您学的是个假的法律!您说的是口头遗嘱,而我们这里有当事人亲笔遗书!”

    说完,肖寒将墨非城的遗书呈上去。

    林律师看了看肖寒递上去的遗书,“这里没有注明日期,也没有当事人的手印。而且,明显财产分配不合理。大家想,一个人死之前,一定会将自己的遗产交给自己的亲人,最起码父母也应该照顾到,而当事人的遗嘱上完全没有提到自己的父母。要知道,当事人的父母没有收入,而且当事人还是家中的独子,还有一个久卧病床的爷爷需要花费大量的医疗费,要知道这些费用全部依靠当事人来提供。而当事人却把自己的全部财产赠予了被告?请问,审判长,这个的遗产分配合情吗?合理吗?”

    打亲情牌,林律师很擅长。

    “被告还有什么补充的证据吗?”审判长问道。

    “暂时还没有,我们申请休庭!”肖寒说。

    林律师心中暗笑,申请休庭,那就说明肖寒要认输了,垂死挣扎而已,这场官司自己赢定了!

    “肖寒,我们还有证人吗?”苏小绵紧张的说。

    很明显,自己在这场官司中,胜算几乎没有。

    肖寒沉了沉眉,脸色有些阴郁,摇了摇头,说:“我在积极的争取一个证人,但是不知道能不能成功。”

    肖寒这样的话,明显就是很没有底气。

    苏小绵感觉,这次的官司输的可能性很大。

    十分钟的休庭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肖寒的眼睛不时的盯着门口,可是自己期待的一幕始终没有出现。

    “现在继续开庭!”

    “双方还有没有证人或者证物要出示?”

    苏小绵忽而想起来,便低声说:“对了,安米根本就没有和墨非城登记,我怀疑安米的结婚证是假的!”

    肖寒看了看苏小绵,“我知道是假的,但是墨非城人不在,所以真的假的无从考究,而且现在墨非城的父母明显是站在安米的一方。如果我们现在提出质疑,安米一定会反咬一口,说你恶意破坏他们夫妻感情,反而对我们更加的不利!”

    苏小绵点头,肖寒说的对。

    一旦自己指认出来安米的结婚证是假的,她必将说自己是小三儿,那自己威逼利诱墨非城写下这个遗嘱的可能性就更大了。

    这时候司南急匆匆的走进来,附在苏小绵的耳边说了几句话,苏小绵的脸色忽而大变,眸色紧张。

    “原告和被告,你们还有什么需要陈述的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