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555章:判决书下来吗?

    “喂,肖寒,判决书下来吗?”苏小绵接通电话,紧张的问道。

    肖寒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语气低沉的说:“我们输了官司,法院让我们一周之内将你从墨非城那里继承到的财产全部转让给安米!”

    “啪!”

    苏小绵手中的手机应声落地,发出一声脆响!

    虽然自己早就预料到了最后会是这样的结局,但是当肖寒真的告诉自己的时候,还是很震惊。

    难道,墨非城辛辛苦苦打下的江山就这么轻轻松松的被安米夺走了吗?

    墨非城最后一面,惨白的脸再一次浮现在苏小绵的面前。

    那天自己为什么要喝酒?不喝酒就不会冲动,不冲动就不会拿起酒瓶子砸在墨非城的头上……

    千错万错都是自己的错。

    即便墨非城是小洛的仇人,但是此刻苏小绵却那么渴望墨非城还活着。

    想的发疯,想的发狂!

    法院门口。

    肖寒拿着文件夹走出法院,林律师骄傲的走进来,嘲讽的说:“铁面律师,也不过如此!”

    肖寒笑而不语。

    你以为你帮助安米赢得官司,就是赢得了墨氏企业吗?

    这个世界上就是有这种愚蠢的人,得到了一样东西,就以为自己得到了全世界,简直可笑的要命。

    安米趾高气扬的走出法院,赢了官司,心中自然得意的要命。

    但是,唯一的遗憾就是没有看到苏小绵惨戚戚的模样,真是最大的缺憾啊!

    可是,安米的这种得意和成就感,在得知墨氏企业的资金全部被设立成了工人的基金,最后还欠下二百多亿的空缺的时候,一切得意都成了泡影。

    “林律师,苏小绵自作主张成立了那个什么基金,能不能撤销?!”安米发疯一般的对林律师说。

    林律师摇了摇头,无奈的说:“这是一个企业,既然法人代表签了字,那就生效了!”

    “苏小绵算什么法人代表,她只不过是暂时的接管一下墨氏企业而已!”安米气愤的说。

    “这是法律程序,法律不容儿戏的!”林律师无奈的说。

    “小米啊,你想啊,那些钱只不过是暂时存放在一个账户中,一旦你接管了墨氏企业,就等于有了支配权,到时候再想想办法把那个工人联盟给解散了,那一切不都是你说了算吗?”安远见到安米气急败坏的模样,便上前劝导。

    转念一想,哥哥说的对,先把墨氏企业接管过来,一切再从长计议!

    苏小绵把自己一个人关在房间中不出门已经三天了。

    孟西夜担心的要命,万一苏小绵真的出了什么意外,自己就是有十条命也不够赔的呀!

    但是,孟西夜怎么敲门苏小绵都不开门!

    就在孟西夜一筹莫展的时候,墨劲锋和何淑娴来了。

    走到门口,毫不客气的将苏小绵的门踹的震天响。

    “苏小绵,你这个害人精,你赶紧给我出来!”

    何淑娴尖锐的声音响彻整间酒店,惹得周围客人的不满。

    过了一会儿,苏小绵慢吞吞的打开了门。

    见到苏小绵开门,何淑娴上前一把拉住苏小绵的衣服,“你这个害人精,杀人凶手,我儿子死了,你倒好,还在这里安安稳稳的享受,你赔我儿子的命,你赔我儿子的命!”

    苏小绵被何淑娴推搡着,好像是风中摇曳的树叶子枯黄空洞的双眸,没有一丝的灵性。

    孟西夜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可是想到四哥的交代,自己却也什么也做不了。

    苏小绵机械的望着愤怒的何淑娴,面无表情。

    如果可以,自己宁愿代替墨非城去死。

    小洛死了,墨非城也死了,自己苟活在这世界上,还有什么意义?

    “阿姨,阿姨,你冷静一下!”

    不知何时安米竟然出现在二人身后,拉住情绪激动的何淑娴,低声劝导说:“我们先把墨氏企业要过来再说,再说了,难道你就不想看到你的孙子出生吗?”安米假惺惺的摸了摸自己的小肚子说。

    苏小绵眸中浮上一抹嫌恶,原来安米假怀孕这件事是用来蒙蔽何淑娴的。

    墨非城一生睿智,真的很难相信怎么会有这样一对儿单蠢的父母。

    本来苏小绵不想管这样的事情,但是实在感觉对墨非城有愧,便决定拆穿安米,至少不能让墨氏夫妇最终落得个人财两空的下落。

    “安米,你确定你怀孕了吗?”苏小绵望着安米冷冷的质问。

    安米眸中划过一丝的慌乱,随即说:“当然了,你是嫉妒我怀了墨非城的孩子了吧!”

    苏小绵轻笑一声,“你的电视机看多了,把现实当成做梦了吧!”

    安米眸色一紧,说:“苏小绵,你什么意思!不要企图挑拨我和阿姨之间的关系!”

    “墨非城什么时候让你怀孕了?难道是入你梦中了?还是,你这孩子根本就是别人的……”

    苏小绵的话还未说完,何淑娴的一个巴掌便打在了苏小绵的脸上,“你自己下贱,就把别人想的跟你一样下贱!”

    脸上火辣辣的疼,如若今天打自己的人不是墨非城的母亲,自己必将她百倍奉还。

    “何淑娴,我最后劝你一句,听也好,不听也罢,墨非城根本从来就没有和安米在一起过,不要让你的愚昧成为你万年凄凉的催化剂!”苏小绵凉音道。

    何淑娴愣了一下,然后说:“我愿意!”

    苏小绵冷笑一声,“安米,股权授权书在哪儿?”

    “林律师,转让书!”安米对着身后的林律师说。

    苏小绵接过授权书看了看,心突然间尖痛了几下,然后拿过笔重重的签下自己的名字。

    之后,回到房间,重重的关上门。

    在关门的那一刹那,孟西夜看到苏小绵眸中的绝望和空洞,内心再一次生出了浓浓的担忧。

    转身,却正撞上了迎面走来的思思。

    “思思?”

    “孟西夜?”

    两个人几乎异口同声的叫出对方的名字。

    思思咬了咬唇,低声说:“你怎么在这儿?”

    孟西夜指了指身后的门,说:“苏小绵在这儿……你为什么会来这里?”

    思思的狠狠的咬了咬牙,说:“我来看苏小绵的惨状!”

    孟西夜怔了一下,眸色瞬间一凉,“你弟弟是正常死亡,根本就不是苏小绵所为,你清醒一点好不好!”

    听到孟西夜对自己冷厉的语气,思思心中针扎一般密密麻麻的生疼,抬起头怯怯的看了一眼孟西夜。

    孟西夜走过去一把拉住思思的手,离开了酒店。

    思思跟在孟西夜的身后,内心剧烈的挣扎起来。

    几次想要挣开孟西夜的手,回去对苏小绵大骂一顿,但是最终还是放弃了。

    因为,思思是多么想和孟西夜多呆一秒。

    安米舒心的看着手中的授权书,自己得到了墨氏企业将近百分之六十的股份,从今天开始,自己就是墨氏企业名正言顺的董事长了。

    想想就觉得兴奋不已。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