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556章:墨氏企业闹起来了!

    坐在车里的何淑娴看了看安米脸上喜悦,便关心的问道说:“安米,我陪你去医院检查一下肚子里的孩子吧!”

    虽然刚才自己强烈的拒绝了苏小绵的挑拨,但是何淑娴的心中不是没有怀疑。

    安米这才想起来何淑娴还在车上,脸色便凉了下来,拉起何淑娴的手,说:“阿姨啊,我着急去公司处理事情,就不能送你回去了,这里是钱,你自己打车回去啊!”

    “可是……”

    何淑娴还想要说什么,但是安米已经让司机停车,打开车门,将何淑娴请下了车。

    何淑娴看着绝尘而去的车子,又看了看自己手中可怜的一百块钱,心中隐隐生出了寒意。

    自从墨非城走了之后,何淑娴的锐性差不多已经被磨灭的差不多了。

    见惯了人世间的冷艳讽刺,何淑娴感觉此刻的自己就是一个不能站在人前的乞丐。

    安米,就是自己最后的救命稻草。

    为了安米肚子里可能存在的孩子,墨家唯一的血脉,何淑娴什么都能忍。

    再次走进墨氏企业,摇身一变成了墨氏企业的董事长。

    安米感觉自己的人生好像开了挂一般,墨非城的死虽然让自己很难过,但是自己总归是得到了地位。

    蒂娜看到自己的大靠山安米,竟然摇身一变成了墨非城的遗孀,墨氏企业的董事长,尾巴不禁翘上了天。

    走进曾经的墨非城的办公室,安米心中竟然生出了一种异样感觉。

    曾经,自己经常来墨非城的办公室,从未想到过,有一天,这里会属于自己。

    那感觉就好比是你日夜期盼着成为皇后,得到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位!

    但是,突然有一天,你自己成了皇上,拥有至高无限的权利和地位,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那种感觉就是,皇上为什么不早点死?

    这就是人的本性,贪婪而可怕。

    这时候司南走进来,看到安米正有模有样的坐在先生的椅子上,甚至嘴角还挂着那种得意的笑,心中不禁生出了一阵寒意。

    可是,面儿上依旧如常,“安总,墨氏工人联盟那里来人了,说要你赶紧把剩余了二百一十二个亿欠款打到他们指定的账户上!”

    安米眸色一紧,阴冷的说:“让他们回去等着吧!”

    司南张了张口,最后还是没什么也没有说,默默的退出了办公室。

    安米望着被关上的门,心说,司南这个人跟着墨非城时间太长,终究成不了自己的心腹,找到机会一定将他赶走。

    窗外的天,明暗交替,但是,那似乎都与苏小绵无关。

    苏小绵只知道,自己害死了墨非城,弄丢了墨氏企业。

    墨非城的家破人亡,真的是自己想要的吗?

    很显然不是!

    此时的苏小绵比之前任何时候都难过,心都痛。

    酒,苏小绵面前的酒瓶子一个个的变成了空瓶子,透明的酒瓶子,好像也在嘲笑着苏小绵的可悲。

    得到了自己预想的结局,但是却不是自己想要的结果。

    酒越喝越多,苏小绵眼前的情景越来越模糊……

    渐渐的,苏小绵醉倒了过去……

    “苏小绵?苏小绵?”

    突然一个声音缓缓的在苏小绵的耳边流淌,声声入耳……

    墨非城!

    是墨非城!

    苏小绵立马惊起,果真看到墨非城正温和的望着自己,那妖孽一般完美的面庞,还是那么的英俊,还是那么让自己沉醉!

    “墨非城,对不起,我……”苏小绵就那么贪婪的望着墨非城。

    不等苏小绵说完,墨非城的食指便放在了苏小绵的唇边,就那么笑着望着苏小绵,“我不怪你,但是,你一定要好好的生活……”

    墨非城的声音依旧那么的清冽,依旧那么的富有磁性,依旧让苏小绵沉沦其中。

    苏小绵贪婪的望着墨非城,只怕墨非城稍纵即逝,因为苏小绵知道这是一个梦。

    墨非城轻轻的躺在苏小绵的身边,温柔的将苏小绵的头靠在自己的胸膛上。

    温度,气息,那么的熟悉……那么的真实,让苏小绵以为墨非城真的就在自己身边。

    “答应我,照顾好自己,这一切都不是你的错!”墨非城贴在苏小绵的耳边轻轻的呢喃,声线那么的好听,那么的温柔。

    “可是,我对不起你……”苏小绵哽咽道。

    “所以,你要答应我,好好的活下去,就是对我最好的补偿!”墨非城的声音,如同是流水般,静静的流淌进苏小绵的血液,心间,骨血中……

    苏小绵知道这是一场梦,但愿这梦不再醒来……

    不敢拧自己,生怕惊扰了这美丽的梦。

    失去之后才得知在乎,求之不得更是心痛。

    如果时光倒流,苏小绵宁愿自己没有去非洲,没有去喝酒,没有抓起那个空酒瓶,没有……

    可是,一切都成了枉然。

    泪水,小溪般在苏小绵的眼角滑落。

    “砰砰砰!”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将苏小绵惊醒。

    睁开眼,苏小绵第一次时间去摸身边,可是身边空荡荡的……

    眼角还有残留的泪痕,而枕边早已湿透。

    心中被巨大的失落和悲剧包裹,整颗心好似陷入了巨大而狰狞的黑洞中。

    “砰砰砰!”

    门口再一次清晰的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苏小绵挣扎着起身,走到门口去开门。

    门口出现的人是孟西夜。

    见到苏小绵便急切的开口,“四嫂,不好了,墨氏企业闹起来了!”

    苏小绵眉头猛地一紧,正欲张口说话,却回想到,现在自己已经和墨氏没有任何关系了。

    孟西夜看到了苏小绵的踟蹰,便说:“那些工人们现在就认你,说你不去,他们就不走!要么,就在墨氏企业门口集体自杀!”

    听到孟西夜的话,苏小绵慌了,说:“走,路上说情况!”

    “安米接管了墨氏企业之后,就迫不及待的想要收回那个墨氏工人联盟账户上的钱,说什么公司要开发新项目需要钱。可是工人们不干了,今天是补齐剩余的资金的最后期限,所以工人们就逼着安米还剩下的二百多亿,安米怎么肯?所以工人们就和保安发生了冲突……后边,时态越发的严峻,一发不可收场。”

    就知道安米不安好心。

    一个企业的根本是工人。

    水可载舟亦可覆舟,一旦让工人们失望,后果将不可收场。

    “墨氏企业的那几个项目有人收购吗?”苏小绵问道。

    “有来谈合作的,但是给的价格都不太满意!所以,安米一直都没有出售!”司南说,“不过,他们给的价格也确实太低了,连我们成本价的四成都不到。”

    苏小绵蹙眉,要知道,墨氏企业手中的项目,都是赤手可热,稳赚不赔的项目,为什么到现在不好出卖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