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557章:你老子比你聪明多了!

    二人急匆匆的来到了墨氏企业。

    门口早已被围观的群众和工人们围了一个水泄不通。

    苏小绵刚下车,那天那个工人领头就站了出来迎了上来,着急的说:“苏总,您那天可是签了合同的,说一周之内把剩余的钱到位,可是今天就是最后一天,银行马上就要关门了,钱呢!”

    苏小绵皱了皱眉,为难的说:“我现在已经不是墨氏的董事长,所以……”

    “那我们不管,如果钱不到位,我们就集体自杀!”

    “王工,还有不到半个小时,银行就要下班了!”一个工人跑过来提醒道。

    “里边什么情况?”王工问道。

    “戒备森严,没有一点消息!”

    “该死的,是非要逼死我们吗?”王工咬牙切齿的说。

    苏小绵蹙眉,心中有些微微的疑惑,为什么工人突然间这么团结,为了二百多个亿就要破釜沉舟?要知道,墨氏企业一共有六百多万的员工,这二百过亿均摊到每个工人身上,也不过是三十几块钱而已。

    苏小绵回头看了看司南,低声说:“司南,你不感觉有些工人奇怪吗?”

    司南眸光闪烁了一下,紧接着说:“或许工人们的世界观很直白吧!”

    “苏总,你还有半个小时时间,如果钱不到位,我们立马就血染墨氏企业!”王工恨恨的说。

    苏小绵怔了怔,扭头对司南交代了些什么,然后走进了墨氏企业。

    再次走进墨氏企业,一种难以名状的心痛,慢慢的浮上来。

    “苏小绵,你以为你来了,我就会拿钱吗?”安米尖利的声音在苏小绵的背后响起。

    回头,看到安米正悠闲的端着咖啡,好似在专门等着苏小绵。

    “如果你对墨非城还有那么一丝丝的留恋,就不要让他一辈子的心血付之东流!”苏小绵望着安米说。

    “你说的轻巧,你特么签了这么一个不平等条约,现在却要我来背黑锅?做梦!”安米恨恨的说,“你把墨氏所有的钱都掏空了,现在剩下一个负债累累的空壳子公司给我,现在还让我自掏腰包拿出二百多亿,你真卑鄙!”

    安米的话,突然点醒了苏小绵。

    一直以来,墨氏企业都好似是在用另外一种方式自保,而不是毁灭!

    想到这里,苏小绵心中的疑惑更加的重了。

    一定是有一个高人在背后谋划,否则,群龙无首,内部动乱的墨氏企业早就被人分食了。

    突然间感觉,好像这个安米被人坑了。

    苏小绵的心中不禁生出了一丝的轻松。

    “你现在是墨氏企业的董事长,如果墨氏企业门口发生了流血事件,你以为你能逃脱了法律的制裁?”苏小绵冷冷的望着可悲的安米说。

    “你别忘了,我的国籍是欧洲a国,这里的法律对我无效!”安米得意的望着苏小绵说,嘴角的狡黠让苏小绵恶心。

    “所以,你就要眼睁睁的看着工人们集体自杀?眼睁睁的看着百年的墨氏企业血流成河?”苏小绵厉声质疑道。

    “既然他们不拿自己的命当做一回事儿,那我有什么办法,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安米的话还未说完,林律师便急匆匆的走进来,说:“安总,工人们都撤了!”

    “撤了?”安米惊讶的说。

    “是的,突然就撤了!”林律师说。

    不论如何,人总是走了。

    安米得意的望着苏小绵,“我早就说过,他们不会死的,即便是烂命,他们也不舍得!跟我斗,他们不是个儿!”

    苏小绵轻蔑的望着安米,自己在进来之前就料到安米绝对不会自掏腰包将剩余的钱补上,自己也没有打算劝动安米,所以,自然就会有后手。

    “真的吗?你真的赢了吗?”苏小绵鄙夷的望着安米,嘴角的嘲弄还有那永远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让安米火气立马上来。

    “你凭什么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一个有娘生没娘养的野种!”安米的情绪再次爆发。

    苏小绵眸色瞬间冷却,“低贱的人,看别人都是高高在上的!”

    “你说谁低贱!”安米失控一般向苏小绵扑过来。

    苏小绵无奈的摇了摇头,“不要逼我出手!”

    “安总,欧洲的电话!”助理走过来将手机递给了安米。

    安米看到手机上闪烁的号码,狠狠的剜了一眼苏小绵,接通了电话,听到电话里的声音,安米的脸色吃了shi一般的难看,不可思议的说“什么?怎么这样……”

    苏小绵轻笑一声,望着安米,“看来,你老子比你聪明多了!”

    安米咬牙,“苏小绵,是你打电话给我爸爸要钱的!”

    “别,别抬举我,我哪有那么大本事,我只是让你家长知道一下,你现在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而且很有可能跌进悬崖……”说着,苏小绵不屑的扫了一眼安米,跟我斗,你赢过吗?

    苏小绵转身离开。

    气的安米就=差点要把牙齿咬碎。

    苏小绵,我一定要让你不得好死!

    不得不说,安三江这个人还算是一个好人。

    自己只是让司南将这边的消息透露给了他,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将剩余的二百多亿打了过来。

    安三江是好人,只是摊上这么一对败家的儿女,安氏的江山要不保了。

    走出墨氏企业,王工还有几个工人在外边等着苏小绵。

    见到苏小绵走出来,几个人扑通一声就跪倒在地上,“苏总,您就是我们的大恩人,下半辈子,我王革命就是做牛做马也要报答你!”

    苏小绵赶紧将王革命搀扶起来,说:“王大哥,不要这样!”

    望着王革命身后的工人们,一个个衣着朴素,脸上早早的就雕刻上了岁月的痕迹,心中很不是滋味儿。

    “苏总,你不知道,我们很多家都是在墨氏工厂干了好几辈子,有的人一家五口都在工厂上班,如果工厂真的倒闭了,像他们年轻力壮的还好找工作,可是我们这些年迈体衰的……”说着王革命竟然流下了两行热泪。

    然后王革命好像想起来什么似是,赶紧拉着身后的一个工人,说:“这个是孙大柱,一家四口聋哑人,全都在墨氏上班……这个是李小海,肢残,没有工厂肯要他,只有墨氏不嫌弃他,还给他特殊的照顾,待遇上也和其他健全人一样……”

    听着王革命一个个的介绍,苏小绵心中很不是滋味儿。

    一直以为自己生活在苦难中,最终却发现,每个人都不容易。

    “苏总,你这个人讲究,以后有需要我们工人的地方尽管吱声,我们一定全力拥护你!”王革命信誓旦旦的说。

    “谢谢你!”苏小绵郑重的说。

    望着这些可怜的工人们,苏小绵心中突然升起了一股力量,自己一定要帮他们夺回来往日平静幸福的生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