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559章:倒好像是害怕什么

    苏子行轻轻的端起桌上的红酒杯子,也只有苏小绵这种人才会被墨非城的小把戏给骗了。

    但是,不得不说,墨非城这招釜底抽薪,是真的够毒辣。

    既然有好戏看,那自己就看呗。

    关键时刻,自己手中还有一张王牌。

    帝都,墨氏企业。

    “小米,你考虑好了吗?对方已经来谈过好几次了,想要是收购墨氏!”赵叔着急的说。

    安米看了看自己手中厚厚的一叠银行催款单,幽怨的长出了口气,不甘心的说:“难道我爸爸的二百多个亿,就那么打了水漂?”

    “二百多亿虽然不是小数目,但是安氏集团还是拿得起的,老爷说,只当是给你买个教训好了!”

    墨氏企业此时确实是一个烫手山芋,如果有人接手,也算是落得个解脱。

    “走!见见买家!”

    安米起身,走出了办公室门。

    走进接待厅,安米看到了房间中坐着的人,脸色瞬间变了。

    “安总,好久不见啊!”

    苏小绵起身,趾高气扬走到安米的身边。

    安米咬牙,“如果我知道买家是你,墨氏门你都进不来!”

    苏小绵轻笑,凉音道,“安米,你不要太天真,现在除了我,还有谁愿意接手你留下的烂摊子!”

    赵叔看到了空气中的弥漫的硝烟,立马说:“商场钟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

    然后给安米使了个眼神。

    只是安米显然并不打算妥协,咬牙说:“墨氏企业就是砸我手里,我也不会卖给你的!”

    “叮铃铃!”

    安米的手机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安米看到了手机上的号码,脸上立马巨变,手都变的颤抖,好几次才将手机接通,并没有说话,只听到了电话里的声音,脸色瞬间的变的惨白没有血色。

    一直等到对方挂掉了电话,安米还是一副惊呆的模样,木呆呆的,空洞的眼神布满了恐惧。

    “小米?”赵叔提醒道、

    苏小绵望着异常的安米,微微蹙眉,谁给安米打的电话?惹得安米如此的紧张?

    只是,一旁的司南好似早就料到了一般,淡定的望着安米,面无表情。

    许久之后,安米才回过神来,眸色紧张的说:“合同在哪儿?”

    苏小绵眸中划过一丝的惊愕,以为今天会是一场攻坚战,没想到安米竟然这么快就妥协了,简直太出乎自己的预料。

    前后不过一分钟,安米急匆匆的将所有的合同签上自己的名字,然后迅速的离开,连价格都没有说。

    看安米的样子,倒好像是害怕什么,又好像是被什么人威胁一般。

    看着面前的股权转让书,苏小绵感觉自己好像做梦一般,这么般的不真实。

    前后不足一个月时间,自己却好似经历了整个人生一般,起起伏伏令人不敢置信。

    蓦然回首,感觉命运好像给自己开了一个好大的玩笑。

    笑过后,自己失去了最爱的人。

    阳光透过窗子照在苏小绵的眸中,忽而眼睛酸涩的很,迫切的想要用液体来湿润。

    泪水,就在此刻,缓缓的滑落。

    阳光下,晶莹剔透泪珠,折射出美丽的彩虹。

    司南悄悄的退了出去,想必苏小绵一定很后悔。

    苏小绵的心很痛,痛的不能呼吸。

    自从墨非城离开,自己无时无刻不在后悔,不在忏悔。

    愿时光惩罚自己,此生再不被温柔相待,此生不再被爱。

    安米急匆匆的离开,神色紧张。

    赵叔不解的望着态度突然大变的安米,疑惑的说:“小米,你怎么了?刚才是谁给你的电话,是老爷吗?”

    安米形色紧张,答非所问的说:“赵叔,订一张最快回欧洲的机票,立刻,马上!”

    看到安米这样的紧张,赵叔不禁蹙了蹙眉,不过最终自己总算是没有辜负老爷的嘱托,安全的将安米带回家。

    安米还是想不通,为什么?为什么他会给自己打电话?

    夜晚时分,苏小绵托着沉重的身体回到了酒店。

    如此大的一个企业,百废待兴,自己真的感觉有些力不从心。

    看到了桌上的红酒,苏小绵给自己倒了一杯,缓缓的抿下。

    酒精穿过肺腑,瞬间将五脏六腑叫醒。

    稍稍的清醒一点的神经,再一次告诉自己,满身的细胞都在痛,痛的不行。

    “咚咚咚!”

    门口突然传来了一阵敲门。

    苏小绵瞟了一眼作响的门,嘴角划过一丝寒冷。

    任何人敲门对自己来说,都没所谓。

    门口敲门声停了,死一般的宁静。

    再也没有人嚣张的拿着房卡,随时随地的出入自己的房间,给自己最霸气的嚣张。

    笑还是哭?

    笑着笑着,眼泪就流了下来。

    “咔擦!”

    门口竟然传来了一阵悉悉索索的开门声。

    苏小绵屏住呼吸,浑身的神经立马警觉起来。

    听说过太多入室抢劫的案件。

    先敲门,如果没有人回应就进来盗窃。

    该死的,竟然偷到了自己的头上,简直不想活了,正发愁一肚子的火气没处撒。

    想到这里,苏小绵迅速的来到门口,将房间中的灯关掉,贴在门口……

    窗外淡淡的灯光照射进房间中,让空气中紧张的气氛更浓了,苏小绵屏气凝神,做好了战斗准备。

    “吱——”

    门缓缓的被打开,一个身影出现在了房间中。

    望着地上的影子,苏小绵皱了皱眉,看这个人的身材好像比较高大。

    很好,好久没有遇见过强大的对手了。

    进来的人将身后的门关上……

    苏小绵立马矫健的冲上去,一把拉住来人的胳膊,准备狠狠的将其桎梏在墙上。

    不想来者,却一把将苏小绵反手桎梏在自己的胸膛上,苏小绵瞬间便动弹不得。

    苏小绵狠狠的咬牙,拼尽了全身力气想要脱身,可是却发现敌我力量悬殊实在是太大。

    多次的反抗,都是徒劳。

    就是偷袭不成,就是打不过他,也要看清楚他的长相。

    苏小绵猛地抬起腿,一个一字马将墙上的开关打开。

    瞬间,房间中大亮起来。

    瞬间的刺目,让苏小绵误以为自己产生了错觉。

    那张夜夜出现在自己梦中的脸,竟然出现真真切切的在自己的眸中。

    凝滞,空气仿佛不再流动,血液好像瞬间停滞了不动,心跳也被按下了暂停。

    梦,自己一定是在做梦!

    要不,怎么会看到墨非城那张帅到惨绝人寰的脸。

    “苏董事长,你就是这对待你的应聘者的吗?”磁性略带一丝暗哑的嗓音,似是那行云流水般,字字流进苏小绵的心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