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562章:回来我们就去民政局!

    小护士看了看小洛,然后将手中的药物放下离开。

    年长一些的护士看了看小洛,略带一丝严肃的说:“小洛吃药了,如果你不肯吃药,妈咪就永远不来看你了!”

    小洛的眼睛眨了眨,生出了委屈,然后乖乖的放下怀里的小熊,接过了护士递过来的药片吃下。

    妈咪,小洛乖乖的吃药,你一定要快些来看小洛。

    主治医生埃布尔博士看着手中小洛的检查结果,脸色很沉重。

    助理贝蒂似乎看透了埃布尔博士的深思,关切的问道:“埃布尔博士,小洛的情况是不是不太好?”

    埃布尔叹了叹气,低声说:“再观察一下吧!”

    虽然说骨髓移植之后,还有复发的危险,但是像小洛那样术后恢复一直很好的孩子,复发的几率应该很小的。

    可是,小洛却这么快的就再次复发,白细胞数目在不断的增加。

    而且,好像自己对小洛的各种治疗方案,效果都不太显著。

    贝蒂走出埃布尔办公室,安米便走了上来,急切的说:“小洛情况怎么样了?”

    贝蒂摇了摇头,遗憾的说,情况并不容乐观。

    听到了贝蒂的话,安米的嘴角浮上一抹阴狠的狡黠。

    帝都。

    忙过了上一阵子,墨氏企业渐渐步入了正轨。

    墨非城终于可以松一口气,好好规划一下和苏小绵的未来了。

    “苏小绵,我们的事情是不是可以提上日程了?”墨非城望着苏小绵深情的说。

    苏小绵心中咯噔一声,很明白墨非城说的提上日程指的是什么,但是,难道自己真的要带着谎言和墨非城在一起吗?

    明知道这样不对,但是苏小绵就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将事实告诉墨非城。

    所以,以至于每次和墨非城在一起,苏小绵的心中都多多少少的带着些许沉重,让苏小绵心中很不安。

    苏小绵害怕,一旦自己说出来,事情就会超出自己的预想。

    好不容易放下了仇恨,得到了墨非城的爱。

    一旦自己将事实说出来,只怕自己和墨非城之间就永远隔着一条鸿沟,无法跨越。

    要知道,感情这种东西做不得假。

    而且一旦掺加上了杂质,就会变成永远的阻隔。

    苏小绵试了好几次,都没有下定决心将所有的事情告诉墨非城。

    不如,就这么模糊的过好了。

    只当自己没有历史,只当自己就是神秘组织成员苏小绵。

    “怎么?有心事?”墨非城好像看透了苏小绵心中想的一般。

    “哦……没……没有……”苏小绵结结巴巴的说。

    “你一撒谎就结巴!”墨非城说。

    “哦,是,我在担心你父母会不会不接受我?”苏小绵扯了个谎话。

    “小傻瓜,结婚是我们两个的事情。”墨非城宠溺的摸了摸苏小绵的头说。

    “哦!”苏小绵温顺的低眉。

    小女人!

    自己再一次变成了小女人,简直了……

    “我们去看看爷爷吧,听医院说,爷爷最近的恢复情况不错,已经有了一些基本的条件反射了!”墨非城喜悦的说。

    “好!”

    苏小绵答应的很利索,毕竟墨正尊是自己最尊重的人。

    思思再一次找到了孟西夜,这次依旧是在会所门口。

    自从上次思思表白被墨非城拒绝之后,孟西夜就不再接思思的电话。

    但是,思思却想孟西夜想的要命。

    感觉自己的人生如果没有了孟西夜,就不能活了。

    思思骨子里是一个很执着的人,一旦爱上了,就是一辈子。

    虽然从小养母和弟弟对自己很好,但是思思却知道,自己是被亲身父母抛弃的孩子。

    养母对自己越好,思思心中的恨就越是强烈。

    久而久之,思思的心理便发生了变化,表面温顺,内心却执着的要命。

    霍少和梁冀男看到出现三个人面前的思思,无奈的拍了怕孟西夜的肩膀,“孟少爷,好好谈谈,我们先进去了!”

    “不!”孟西夜扫了思思一眼,率先的向会所走去。

    气氛很尴尬。

    思思咬了咬唇,屈辱的跟在孟西夜身后,一起走进了包间。

    孟西夜只当思思不存在,点了很多的酒,叫了很多漂亮性感的姑娘。

    完全无视思思的存在。

    思思坐在角落中,看着孟西夜身边的那些莺莺燕燕,心中针扎一般的痛。

    连那些肮脏的女人都能得到孟西夜的垂爱,可是,孟西夜为什么就不能施舍给自己一点关注?

    想到这里,思思不知是哪儿来的勇气,起身一把抢过麦克风,大声的说:“孟西夜,我要陪你上、床……”

    一屋子人目瞪口呆,望着神经搭错,歇斯底里叫嚣的思思。

    孟西夜眉头蹙了蹙,起身拉着思思走出了包间。

    孟西夜的步子很大,思思跟在孟西夜的身后跌跌撞撞有几次差一点摔倒。

    走到会所外边,孟西夜冷厉的望着思思,“我告诉你,我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和你在一起,请你以后不要骚扰我!”

    思思惊愕的双眸盯着孟西夜,泪,猛地留了满面,“为什么!?为什么!”

    孟西夜低头,轻笑一声,说:“因为我不喜欢你,我对你没有兴趣,看到你我就感觉到反胃,这下好了吧,死心了吧!”

    说完,孟西夜头也不回的离开。

    思思望着孟西夜伟岸的背影,慢慢的蹲在地上,心碎了一地的感觉,让思思痛不欲生。

    这个世界的规则就是如此。

    不会因为你无知犯错而得到原谅,也不会因为你善意的出发点做了伤害别人的事而得到宽恕。

    既然你你选择了仇恨和报复,那你就等于选择了某些失去。

    苏小绵庆幸自己及时的回头,也感谢墨非城给了自己一次大彻大悟的‘阴谋’。

    “亲爱的,从今天起,你就是这家的女主人!”

    墨非城紧紧的握着苏小绵的手,站在别墅中,深情的凝视着面前的苏小绵。

    面若桃花,脸颊有些微微的泛红,似是那春天的花朵,放肆的怒放。

    “先生,公司出了一点紧急情况,需要你现在回去一趟!”司南急匆匆的走进来,望着墨非城说。

    对于司南的突然打扰,墨非城有些微微的不悦,但是看司南焦急的模样,却也想到应该是很急的事情。

    “等着我,回来我们就去民政局!”

    “嗯!”

    苏小绵郑重的点了点头。

    二人坐上车,墨非城的眸色瞬间阴郁下来,森冷的说:“出了什么事儿?”

    “埃布尔博士刚才打电话过来,说小洛的情况紧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