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563章:我是熊猫血!

    听到安米说自己是熊猫血,墨非城蓦地回头,就那么直白的望着安米。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Ww W..kàn.sHu.ge.lA

    安米心中一喜,这戏有门!

    停顿了几秒,墨非城收了自己的眼线,淡淡的说:“世界上拥有熊猫血的人很多!”

    墨非城的语气依旧很冷,但是安米却隐隐的听到了一丝的松动。

    “如果你需要我,我随时!”安米假装卑微的说,“上次墨氏企业的事情对不起……还有,我真的是很喜欢小洛,很想为他做些什么。”

    说完,安米安静的离开。

    墨非城回头看了看小洛,起身离开。

    不管结果如何,自己总归是要试一试的。

    飞帝都的飞机上,墨非城沉沉的坐在座位上,眉头紧锁。

    虽然知道苏小绵是熊猫血的概率很小,但是,总是要试一试的。

    如果可以,墨非城希望自己和苏小绵的孩子是在爱下诞生的,而不是为了某种用途。

    飞机落地,已经是清晨。

    回到别墅,苏小绵正窝在沙发上睡觉,瘦弱的好像一只小猫,身体随着呼吸轻微的起伏。

    墨非城的心中瞬间就生出了浓浓的怜惜,如若自己自私的要苏小绵同自己生孩子,去救自己同苏小绵最避讳的前任的孩子。

    上次,仅只是一个手机的充电器,苏小绵都要去销毁它,何况是一个融合了自己和前任骨血的孩子?

    不忍心。

    苏小绵在乎自己,让自己很幸福,很甜蜜,但是此刻墨非城却怎么都笑不出来。

    墨非城轻轻的抱起蜷缩成一团的苏小绵。

    手刚碰到苏小绵,苏小绵立马警觉的睁开眼。

    刚睡醒的苏小绵萌萌的,好似一个美丽的瓷娃娃,让墨非城心生怜爱,不忍心做一点点伤害她的事情。

    “哦,你回来了?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

    有些暗哑的嗓音,半分诱惑,半分性感,还有半分懵懂。

    不知是自私在作祟,还是真的受不了苏小绵的呆萌可爱,墨非城抱起苏小绵疯狂的冲向了卧室……

    特别想疯狂的占有苏小绵,一直到身体虚脱……

    可是,苏小绵却用手挡住了墨非城炽热灼烧的身体,略微有些羞怯的说,“不行……”

    墨非城蹙眉,疑惑的望着苏小绵。

    “大姨妈……”

    墨非城一怔,这才细细地看起来苏小绵,脸色苍白,没有血色。

    忽而,苏小绵的眉头皱了皱,浮上一抹痛苦。

    “怎么了?”墨非城关切的说。

    “没什么,老毛病,痛经!”苏小绵随意的说。

    此时,墨非城才感觉到苏小绵的手依旧是那么的冰凉。

    心中隐隐的生出了一丝的担忧。

    “我带你去看看医生吧!”墨非城说着就要抱起苏小绵去医院。

    “不用了,老毛病了,我喝点热水就好了!”苏小绵说。

    “不行!”墨非城立马开口拒绝,声音中带着急切。

    苏小绵怔住。

    墨非城这才意识到自己说话语气不对,然后赶紧说:“小病不治会变成大病的,再说了,你就不想赶紧生一个小宝宝啊……”

    墨非城的话音刚落,苏小绵的脸色便沉了下来,垂了垂眸,然后抬起头说:“我暂时……暂时不想要孩子!”

    不想要孩子。

    苏小绵说她不想要孩子。

    墨非城的心中鼓足好大劲头想要说的话,瞬间被打散,再也无勇气。

    “即便不想要孩子,身体还是重要的!”墨非城道。

    “嗯!”苏小绵淡淡的回了一声,“沙发上窝了一夜,很累,我想要睡觉了!”

    苏小绵尽量压制自己内心的情绪,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无异常。

    可是,墨非城还是在苏小绵声音细微的变化中听出了异常。

    “我先去公司了,你好好休息,有事给我打电话。”

    墨非城推门走出去,轻轻的关上门。

    房间中再次陷入了寂静,苏小绵心又开始密密麻麻的生疼。

    孩子,墨非城竟然想要孩子。

    可是,小洛……

    禁不住,苏小绵的拳头狠狠的攥紧,骨节狠狠的凸起。

    墨非城走出卧室,内心好似瞬间跌进了万丈深渊,冰寒至极。

    苏小绵还不愿意生孩子,她不想生孩子……

    太在乎一个人,不愿意做一丁点伤害她的事情。

    所以,墨非城的心很痛,很撕扯。

    跑马场,苏小绵走到一匹马面前,说:“就是这匹了!”

    马倌看了看,说:“苏小姐,这匹马现在是在特殊时期,情绪比较暴躁,不喜欢让人骑,所以只怕会伤了苏小姐,苏小姐还是换一匹马吧!”

    苏小绵皱了皱眉,倔强的说:“就它了!”

    马倌见苏小绵这么坚持,不敢怠慢,便赶紧将马牵出来,狠狠的嘱咐了一番。

    心中烦躁,苏小绵也顾不得听马倌的话,跨上马背,飞一般的飞驰出去。

    骑马的感觉,是开车远远比不上的愉悦和刺激。

    风就在自己的耳边呼啸而过,虽然凉,但是很爽。

    “啊——”苏小绵发泄一般的大叫一声。

    叫出来,感觉好多了,胸中的怨气好似也减轻了一丝。

    可是,苏小绵发现了一个可怕的问题,马却跟疯了一般不受控制起来。

    马倌说的没错,特殊时期的马是很容易激动失控的。

    但是,苏小绵内心那种不服输、不言败的精神也告诉着苏小绵,一定要驯服这匹不听话的马。

    苏小绵用力的拉着缰绳,大声的训斥着马……

    可是,这匹马却好像感觉自己的尊严受到了威胁一般,癫狂的更加的厉害。

    突然,苏小绵感觉自己的身体瞬间腾空,等苏小绵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已经稳稳的靠在了墨非城的胸膛里。

    “你真有意思,跟一个牲口较什么劲?”墨非城一半责备一半心疼的说。

    “要你管!”苏小绵白了墨非城一眼。

    “不要我管,你现在就在医院了!”墨非城鄙夷的说。

    “说不定谁在医院呢!”苏小绵不服气的说。

    “说不过你,你赢了!”墨非城摇头无奈的说。

    永远不要和一个大姨妈期的女人讲道理,完全讲不通。

    “如果你暂时不想要孩子……”墨非城说了一半,又想到了病床上的小洛,顿了顿,“等你想要的时候我们再要!”

    苏小绵心中一颤,既然自己决定放下过去,那为什么还在这里折磨自己?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