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573章:要你立马退下来!

    当思思第一百次下定决心不再喜欢孟西夜的时候,思思突然就蒙头大哭起来。

    因为,自己根本就忘不掉孟西夜。

    不管思思如何的告诉自己,孟西夜不会是自己厮守一生的人,但是心中就是忘不了,孟西夜的脸就是每天在自己的脑海中晃荡,挥之不去。

    苏小绵!

    孟西夜是因为苏小绵才不同意和自己在一起的!

    思思的内心突然开始撕扯起来,难道真的要自己放下身段去找苏小绵吗?

    不行,苏小绵害了小绵姐,自己不可能违心去恭维她!

    永远不可能!

    但是思思的心每时每刻都好像被针扎了一般。

    思思很害怕,如果有一天,自己承受不了这样的折磨,会放下原则去求苏小绵。

    冷氏企业。

    在冷慕言的英明领导下,冷氏企业终于走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甚至,冷慕言的二叔也带着人来到冷氏企业逼宫。

    “小言啊,你不要怪罪二叔,二叔实在是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冷家的基业毁于一旦啊!”

    冷均亭,冷德勋的二儿子,冷慕言的二叔。

    是冷德勋的填房二奶奶生的儿子。

    由于自己的母亲一生到死都没有得到冷德勋的宠爱,所以作为儿子的他也未曾得势,即便是冷慕言的父母死了之后,也没有将冷氏企业继承权交给他,而是交给了当时乳臭未干的冷慕言。

    好在冷均亭和他的母亲一样,都不是争强好胜之人。

    靠着冷德勋分给他的股份分红,日过得也算是富贵无忧。

    但是,不争强好胜并不意味着他容许冷慕言随意的败坏冷家的祖业,甚至还有他的存在。

    冷氏的股东们近一段时间也是苦不堪言,手中的冷氏的股份出手没人要,砸在自己的手里迟早也是被冷慕言败光,也是不甘心。

    索性就搬出了冷均亭,希望冷均亭可以劝说心思不在公司上的冷慕言辞职交出大权。

    冷慕言抬眸冷冷的看了看自己的二叔冷均亭,还有堂妹冷慕晴,“你们难道忘了爷爷生前立下的规矩吗?有我在一天,你们谁都别想动什么歪心思!”

    “小言……”

    毕竟冷慕言是自己的亲侄子,冷均亭还不想闹到很僵持的地步,便准备再次好言相劝。

    可是,冷慕晴可等不及。

    自己的生活费眼看就减少了一半,那么少的钱怎么能养活的了自己?

    “冷慕言,有你在一天,冷家的基业早晚被你败光了,所以你还是赶紧退位让有能力的人上来……”冷慕晴看着冷慕言刻薄的说。

    冷慕言看着之前对自己恭恭敬敬的冷慕晴,如今数落自己起来毫不留情,甚至看着自己的眼神就好像是看着一个废物,眸中的嫌弃之色让冷慕言很不悦。

    “冷家的事情,到什么时候轮到你这个养女插嘴了,别搞不清楚自己的位置!”

    “你……”冷慕晴愤怒的脸色发白,但是却无法反驳什么,只是愤恨的瞪着冷慕言。

    冷慕晴是养女这件事,冷家人都知道,但是从没有人敢说破,甚至都在刻意的回避这个问题,反而对冷慕晴更加的关爱,所以这些年来冷慕晴的日子过的还是很惬意的。

    今天冷慕言竟然当众揭穿了冷慕晴的身世问题,不禁让冷均亭一阵不悦。

    “小言……”冷均亭望着冷慕言恨恨的说。

    “怎么?我说错了吗?”冷慕言望着冷均亭嘲弄的说。

    这些年冷均亭最大的痛就是,二十年前弄丢了自己的亲生女儿。

    后来婶母马慧慧由于精神过度压抑,一度患上了重度抑郁症。

    后来冷均亭就抱回了年龄相当的冷慕晴,谎称是找到了自己的女儿。

    虽然马慧慧一眼就知道面前的女孩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女儿,但是马慧慧还是接受了,把冷慕晴视为己出,疼爱有加。

    后来冷均亭尝试着和冷慕言的婶母马慧慧再生孩子,可是天不遂人愿,一直都要不上,后来也就放弃了。

    有很多人劝说冷均亭再找一个,但是冷均亭碍于对马慧慧的愧疚,所以就没有找。

    “不管怎么说,董事会已经决定了,要你立马退下来!”

    既然冷慕言撕破了脸,那自己也就没有必要再客气下去了,索性就直截了当。

    “我如果说不呢?!”冷慕言望着冷均亭幽幽的说。

    自己就是把冷氏企业卖了,也不会给冷均亭的!

    这是爷爷留给自己的,即便是毁在自己手里,那也是自己的,别人休想动一分一毫。

    “冷慕言,你别给脸不要脸!现在爸爸是好言相劝,如果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我们就来硬的了!”冷慕晴实在是看不惯这个冷慕言,自以为是,狂妄自大。

    “我等着!”冷慕言傲慢的说。

    冷均亭看到冷慕言的这种态度,感觉已经没有谈下去的必要了,接下来就是联合所有的股东们,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冷慕言把冷氏的百年基业毁于一旦。

    冷慕言望着气冲冲离开的冷均亭,心说,不管怎么说,自己占有公司百分四十五的股份,谁也别想动歪心思。

    墨氏企业。

    “先生,冷氏那边又开始乱了,这次是冷均亭带着人逼着冷慕言让位,我感觉是个绝佳的机会!”司南望着墨非城说。

    墨非城嘴角微微的抽了抽,说:“我知道了!”

    终于可以兑现对苏小绵的承诺了,自己早就许诺要帮苏小绵毁了冷慕言,现在终于等到机会了。

    静谧的夜,凉风习习,夜色如流珠般涌动。

    苏小绵细细的依偎在墨非城的胸膛上,安静的好像一个甜美的布娃娃。

    墨非城的手在苏小绵的头上摩挲。

    幸福如此的梦幻,如此不真实,墨非城生怕这种幸福就好像是手中捏着的沙子,总有消失的那天。

    “你让我帮你做的那件事,时机成熟了!”墨非城淡淡的说。

    苏小绵稍稍一怔,仔细的回忆起来,自己到底要求墨非城做过什么事情?

    “傻丫头,就是你让我帮你搞掉冷慕言的事情啊!”墨非城温柔的提醒道。

    冷慕言?

    苏小绵的身体猛地一僵!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