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575章:冷慕言不能死!

    冷均亭先是愣住,然后夸张的辩驳道,“小言,你胡说什么呢!”

    冷慕言冷笑一声,“胡说没胡说,等我告诉我婶母,让她调查一下就知道了!”

    “冷慕言……”

    “到时候,二叔你和婶母一贯恩爱的形象,恐怕也不复存在。而且,婶母身后的马家如果知道了会怎样?”冷慕言知道,婶母马慧慧是冷均亭的软肋。

    马慧慧家以前是混黑的,背后的势力深不可测。

    这就是当初为何婶母马慧慧生不出孩子,冷均亭依旧不敢离婚的原因。

    一旦自己将冷均亭有私生子的事情爆出来,二叔的形象毁了倒是次要的,甚至马慧慧一怒之下将私生子灭口了也不是不可能。

    所以,冷慕言吃定了冷均亭。

    冷均亭嘴角狠狠的抽了抽,显然也料到了马家不能得罪。

    所以,此时的冷均亭对冷慕言最后一丝的心软也消失殆尽。

    小冉已经二十岁了,小冉自小就聪明伶俐,不到二十岁就拿到了麻省理工学院管理学硕士学位。

    所以,自己一定要替自己的儿子要回属于他的一切。

    冷慕言看着愤怒离开的冷均亭,嘴角勾丝一抹冷厉。

    做人,永远不要有软肋!

    以前自己的软肋是伊曼,可是伊曼死了,自己就是天下第一!

    冷均亭走出冷慕言的办公室,回到自己的房间,冷小冉走过来,说:“冷总,他不肯签字?”

    公共场合,小冉总是会懂事的和冷均亭保持距离。

    冷均亭看了看已经高出自己一头的儿子,无奈的拍了拍小冉的肩膀,说:“放心,我会搞定的!”

    “要不要我先出国避一避风头?”冷小冉虽然只有二十岁,但是他的精明程度已经远远超过了自己的想象。

    相信,如果能够将冷氏交给小冉,他一定会大展宏图的。

    冷均亭暗下决心,就是拼上了自己的老命,也要为儿子争回来!

    “好的,你先出国一段时候,就以公司外派学习为名,等我处理好了一切,你再回来。”

    小冉点了点头。

    深知道,现在这个阶段,自己私生子的身份坚决不能曝光,否则一切将会功亏一篑。

    “爸爸,你说冷慕言刚才到底什么意思?!”

    就在此时,冷慕晴急匆匆的闯进来。

    “你出去吧!”冷均亭示意小冉离开。

    “是的,冷总!”

    小冉看似随意的看了一眼冷慕晴,其实心中却在盘算,冷慕晴将会是自己得到冷氏企业的一颗重要的棋子!

    冷均亭看着冷慕晴,痛心的说:“很多人对冷氏虎视眈眈,要知道现在冷氏的情况,如果别有用心的人稍稍操纵,冷氏的百年基业就会毁于一旦!”

    “那怎么办?”冷慕晴着急的说。

    一想到自己的熟鸭子就要飞走,就愤怒的不行。

    “可是现在,小言一直抓着股权不放手,我们总不能杀了他吧!”冷均亭看了看冷慕晴说。

    闻言,冷慕晴的眸色稍稍一变。

    冷均亭特别了解自己这个女儿,属于有勇无谋类型。

    纵然自己也很舍不得这个女儿,但是比起小冉,其他人都变的无足轻重。

    “爸!”冷慕晴突然压低了嗓门,神色紧张的说:“为什么不行?”

    冷均亭假装一愣,“小晴,那可是你哥哥!”

    “爸爸,难道你就眼睁睁的看着冷氏的百年基业毁在冷慕言的手中吗?你甘心吗?”

    “可是……”

    “不用可是,我来安排,绝对不会露出任何蛛丝马迹!”冷慕晴下定了决心,眸中划过一丝的狠厉。

    墨氏企业。

    墨非城挂掉电话,眸色幽深了许多。

    抬头看了看时间,已经到了午饭时间。

    如果自己不去硬拉着苏小绵吃午饭,她会一直画图到晚上。

    想到这里,墨非城起身向工作室走去。

    赶到工作室的时候,苏小绵果真是在画架前,托着沉重的腮帮子,苦思冥想。地上是一堆废弃的纸品,而画板上是空空的大白脸。

    墨非城走上去,从背后环住苏小绵的身体,温柔的说:“每次一见到你,我便什么都不想做了!”

    苏小绵显然被墨非城的突然出现惊着了,“你……你走路没声儿?”

    “是你太认真了!”墨非城轻声责备道。

    “哦!”

    苏小绵刚才确实是太认真了,不过不是认真画图,而是认真的在思考自己的身世问题。

    “你来有什么正事儿?”苏小绵放下画笔问道。

    “欧阳茜在吗?”墨非城前后看了看问道。

    “明知故问,你知道欧阳姐近一段时间都在国外的!”苏小绵嘟嘴。

    “哦!?是吗?”墨非城的眸色忽而变的火辣灼烧起来。

    苏小绵如水的眸光撞到了墨非城火辣的眸光,猛地一怔,“你……你要……”

    身体中那股子火热上蹿下跳,让墨非城怎么都控制不住,一把抱起苏小绵放在了裁剪台上。

    “上次的游戏我还没玩儿够,满脑子都是你……”

    墨非城说着身体就压了上来……

    自己神圣的裁剪台竟然成了和墨非城做羞羞事情的地方,真是羞死人了。

    等到二人***过后,苏小绵感觉自己真是饿的前心贴后背,原来做这件事,这么的 耗费体力。

    二人坐在餐厅,苏小绵看到面前的美味佳肴,感觉分外的亲切。

    大快朵颐之后,苏小绵拍着自己的圆滚滚,心满意足的望着墨非城,“饱了……”

    墨非城邪笑着望着苏小绵,说:“上上下下都饱了吗?”

    “饱……”意识到墨非城说的什么,苏小绵脸猛地一下就红了。

    节操呢,你的节操呢!

    二人坐上车,午后的阳光照的人懒洋洋的,苏小绵舒心的靠在副驾驶上。

    “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墨非城一边发动汽车一边幽幽的说。

    “好消息,来者不拒!”苏小绵闭上眼睛说。

    “冷慕言要完蛋了!”

    等等,冷慕言要完蛋了是什么意思?

    “你刚才说什么?”苏小绵立马警觉的坐起来,盯着墨非城问道。

    “冷均亭为了得到冷氏企业,准备对冷慕言痛下杀手!”

    冷均亭竟然为了冷氏企业,要杀了自己的亲侄子?

    苏小绵的心中立马好像被插入了一把狠厉的剑,说痛也不是痛,说幸灾乐祸也不是,那种感觉无法苏小绵无法准确的描述。

    “冷慕言不能死!”苏小绵脱口而出。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