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577章: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苏小绵在等,等冷慕言喝醉的时候。

    显然,黄丽也在等,等冷慕言喝高的时刻。

    毕竟上次冷慕言吃了嗑药的亏,在这个风口浪尖上,必定会有所收敛。

    今天晚上,所有的女人好似商量好了一样,不停的刺激冷慕言喝酒。

    半个小时之后,冷慕言毫不意外的喝兴奋了。

    “冷爷,酒太凉了,让我来喂喂哥……”

    说完,黄丽拿出了早就藏在身上的药丸儿,趁着往嘴里倒酒的机会,将药丸放在自己的嘴里,然后抱着冷慕言的脸,准备将口中的药混着酒一并输进冷慕言的口中。

    苏小绵迅速的起身,准备快步走到黄丽身边,不想黑暗中的一双手狠狠的钳住苏小绵的手。

    苏小绵低头,却看到一个女人正冷厉的望着自己。

    凭着手腕传来的力道,苏小绵可以确定,这个女人是个练家子。

    苏小绵用力挣扎了一下,发现对方的力量似乎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大。

    眼看黄丽的嘴已经要贴上了冷慕言的嘴,苏小绵急中生智,伸出腿一脚踢在了黄丽的肚子上。

    “啊!”

    黄丽尖叫一声,口中的酒瞬间喷涌而出。

    “谁!谁踢我?!”黄丽愤怒的起身吼道。

    冷慕言的脸色阴沉下来,一把巴掌甩在了黄丽的脸色,“你***的是不是不想活了,敢吐老子!”

    “冷爷……冷爷……”黄丽赶紧求饶,可是冷慕言已经怒了,暴躁的吼道,“滚蛋,都***的给老子滚蛋!”

    房间中的女人瞬间似是受了惊一般,灰溜溜的逃了出去。

    那女人这才放开苏小绵的手,跟着人走了出去。

    冷慕言看所有的人都出去了,却还有一个不怕死的女人留下,瞬间大爆发,对着苏小绵吼道,“你***的……”

    冷慕言的话还未说完,脸上就结结实实的挨了狠狠的一个耳光。

    苏小绵冷厉的说:“这一巴掌是替你爸妈打的!”

    接着又是一巴掌,“这一巴掌是替你爷爷打的!”

    紧接着,苏小绵的巴掌接二连三的落在冷慕言的脸上。

    “这是替冷氏企业千千万万个员工打的……这是替员工的家属打的……”

    冷慕言被苏小绵打蒙了,完全忘记了反抗,就那么任凭苏小绵的巴掌雨滴一般的落在自己的脸上。

    另外一个房间,司南实在是不忍心直视。

    敢情这是打脸不要钱,这是得有多大的仇恨才下手这么狠啊!

    当司南以为墨非城看到这一幕会高兴的时候,墨非城的脸色却原来越阴郁。

    墨非城深邃的眸,似是那龙卷风一般的旋涡,深不见底,却隐藏着着巨大的危机。

    苏小绵打的越狠,那说明对冷慕言越恨,越恨说明苏小绵对冷慕言的感情越深。

    墨非城的脑子还是不停的给自己的灌输,苏小绵和冷慕言的关系不简单,他们之间还有爱恨交织的感情。

    痛心,刻骨的痛……

    等到苏小绵的手麻木了,才缓缓的放下,恨恨的望着冷慕言。

    “你凭什么打我!”

    被苏小绵狂打这么一顿,冷慕言的酒已经醒了大半,也已经认出来打自己的人。而且冷慕言的理智告诉自己,自己不是她的对手,再愤怒也只能是吼一句。

    苏小绵恨铁不成钢的望着自己面前,这个所谓的亲哥哥。

    恨不得一拳打死他,也恨不得将冷慕言碎尸万段。

    “我警告你,你今天晚上就在这儿哪儿都不许去。还有,三天之内把你手中冷氏所有的工作整理好,三天之后有人去交接!”

    冷慕言吃惊的望着面前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你凭什么对我指指点点?”

    苏小绵迅速的伸出手,狠狠的扼住冷慕言的咽喉,猩红的眸子中迸发出愤怒的火焰,“你敢不听,后果自负!”

    冷慕言一怔,为什么看着面前的女人,眉眼之间那么的熟悉?

    那种眉眼之间带着的光彩,似是那梦中温暖自己的光束,瞬间让自己回到了小时候。

    “小言,你要听话,照顾好你的妹妹哦……”

    “妈咪,我不喜欢这个丫头,就喜欢粘着我……”

    苏小绵及时的收了眼线,转身离开,“三天,你只有三天时间!”

    冰冷的话语似是那寒夜中的幽灵,让冷慕言身体猛地一颤。

    苏小绵走出包间,便撞上了一道犀利的眸光。

    “苏小绵,你到底跟冷慕言什么关系?”墨非城在昏暗的灯光中冷冷的发问,黯哑的嗓音带着难掩的怒火。

    苏小绵轻笑一声,抬眸冷冷的望着墨非城,“跟你有关系吗?”

    “有关系!”墨非城一把拉住苏小绵,那双深邃的眸此时好像被枷锁困住,透着痛苦而绝望的芒。

    “那你得不到冷氏企业的!”墨非城狠狠的从牙缝中挤出来一句话。

    “是吗?”苏小绵抬眸,绝望的双眸中带着冰冷的森寒,之后转身离开。

    苏小绵坚韧的背影,让墨非城心中生出了火焰山般的恨。

    为什么!

    为什么她不肯对自己说?

    墨非城的拳头狠狠的攥着,骨节分明的凸起,让人忍不住颤栗。

    一旁的司南忍不住打了个寒战,以为先生已经完全蜕掉了那层冰冷刺骨的枷锁,现在看来,只是隐藏了。

    先生内心被困住的魔鬼,一旦出笼,必将会是毁灭性的,甚至比之前的暴虐指数还要高。

    苏小绵走出会所,外边竟然下起了小雨。

    细细蒙蒙的小雨,恰似苏小绵心中缠绵的痛,一刻也不得安宁。

    冷慕言是自己的哥哥!

    可是,墨非城却对自己没有一丝的信任。

    那种不信任和折磨,让苏小绵内心压制的仇恨再一次涌上来,将苏小绵整颗心遁入了地狱。

    炙烤,枷锁,苦海无边。

    冷慕言沉沉的坐在沙发上,怎么都想不通,为什么苏小绵那么理直气壮的要自己交出冷氏企业。

    可是,不知为何,冷慕言看到苏小绵却没有如同冷慕晴和冷均亭那般的抗拒,甚至不惜鱼死网破,破釜沉舟。

    更甚至,冷慕言竟然想索性就把冷氏交给苏小绵,也总比交给冷均亭的私生子强一百倍。

    不得不说,亲情这个东西,有时候真的很玄妙。

    三天后,冷均亭带领着所有的冷氏宗亲、冷氏股东出现在了冷慕言的办公室里。

    冷慕言望着兴师动众的冷均亭,凉音道,“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