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宠妻如命:污力老公缠上瘾

第582章:我以为你喝死了!

    “先……先生……当我没……”

    司南结结巴巴的说,只怕是自己又惹怒了先生。

    “去查!”墨非城开口道,声音依旧冷厉,但是司南却隐约的感觉到了墨非城语气中微微的颤动。

    墨非城瞬间感觉手足无措,那种既激动又忐忑的心情,让墨非城感觉自己无处安放。

    索性就抽出一支烟,放在唇边,找出火机。

    一次,点不着。

    二次,点不着。

    索性,墨非城将手中的香烟扔在地上,说:“掉头,去苏小绵的酒店!”

    将冷慕言安顿好,苏小绵看了看冷慕言那张又恨又无奈的脸,甚至,在冷慕言的脸上看到了一年前自己的影子,还有小洛的轮廓……

    那种痛再一次席卷而来。

    为什么命运给自己开了这么大的一个玩笑?

    等到苏小绵回到酒店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

    身体好似被抽空了一般,第一次,苏小绵感觉到自己沉重的躯壳压的自己喘不上气来。

    打开房间的门,房间中的灯亮着。

    苏小绵怔了怔,然后就看到墨非城向自己走过来。

    苏小绵心间痛了一下,凉音道,“私自进别人的房间,你的教养呢?”

    “冷慕言是不是你的哥哥?”墨非城开门见山问道。

    苏小绵猛地一怔,抬眸,惊愕的望着面前的墨非城。

    “冷慕言有一个失散多年的妹妹,年龄和你差不多。而且你一回来,就要找机会接近冷慕言,现在想想,这么多的巧合只能说明一件事,你和冷慕言的关系绝对不一般,存在着某种割舍不掉的感情!”墨非城细细的说来。

    苏小绵蹙眉,冷慕言是自己的亲哥哥这件事,自己都还不能接受,墨非城凭什么要自作主张说自己和冷慕言有感情!?

    苏小绵的眸光倏然一冷,“谁给你的异想天开的权利?”

    “不是吗?那你告诉我,你和冷慕言究竟是什么关系?”墨非城眸色一冷,心中有一种绝望的东西在蔓延。

    苏小绵嘴角微微抽了抽,望着面前的墨非城。

    前一秒还在小心翼翼的呵护安米的安慰,转脸就在这里质问自己。

    呵,多么可笑!

    “你和安米什么关系,我就和冷慕言什么关系!”苏小绵冷冷的开口。

    听到苏小绵说到安米,墨非城的脸色骤然一变,内心燃烧的火焰瞬间被浇灭,残留一地的残破。

    见到墨非城无话可是,苏小绵心中寒的厉害。

    转身走到门口,将门打开。

    此刻墨非城的缄默,让苏小绵心如死灰。

    “现在还不是时候!”墨非城幽怨的望着苏小绵说,语气中竟然是那种苍白的无力感。

    苏小绵心中针扎一般的痛,“对,现在还不是时候!”

    墨非城对自己连起码信任都没有,还谈什么感情。

    一年前的前车之鉴,苏小绵不想再重蹈覆辙。

    索性就断了,对谁都好。

    墨非城迈步走出房间,孤岸的背影让苏小绵心中揪痛起来。

    墨非城走出苏小绵的房间,双腿好像灌了铅一般,每走一步都扯痛了全身的每一个细胞。

    小洛,生死危机关头。

    苏小绵,对自己的误解。

    世界当真不想要自己幸福?

    医院,安米百无聊赖的躺在床上,阳光透过窗子打在安米的病床上。

    一想到自己的身体中有一个流着墨非城一半血的孩子在成长,那种美妙的感觉就让安米欣喜若狂。

    突然好想让所有人都知道,自己怀了墨非城的孩子。

    而且,这个孩子将会是墨非城唯一的孩子!

    小洛,根本就等不到自己顺利生产的那一天,妄图借助自己的孩子脐带血救他,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房间中实在是太闷了,安米决定出去走走。

    安米刚打开门,两个保镖立马走了上来,冷冰冰的说:“安小姐,墨先生交代,说要您卧床休息!”

    安米瞬间怒了,“你们是瞎了你们的狗眼了吗?我要出去!”

    说着安米就要硬闯。

    “安小姐,您现在身体不方便,还是请您回去吧”

    这时候司南走了上来说。

    “司南,你们这是软禁你们知道吗?”安米愤怒的说。

    “安小姐说笑了,这里是医院,您身体不便,医生特意交代我们一定要您卧床休息!”司南冷言道。

    “我身体好的很,我要出去透气!”安米摆出一副强硬的态度。

    司南不语,只是和安米僵持着。

    安米拿出手机,说:“我现在就给墨非城打电话……”

    司南看了看,趁着安米不注意,一把将安米手中的手机拿了过来,说:“安小姐,您现在有孕在身,手机有辐射,所以先生特意交代,让您远离电子产品!”

    安米恼羞成怒,说:“司南,你把手机还给我……”

    司南退后,保镖走上来拦住安米。

    望着情绪有些失控的安米,司南皱了皱眉,说:“医生,安小姐情绪不太好,请您帮她注射一支安定!”

    身后的医生立马走上来,在安米的身上注射了一支针剂。

    瞬间,安米便昏睡了过去。

    司南冷冷的望着被重新架回病房的安米,面无表情。

    安米突然回来,墨非城当然知道安米的目的,所以绝对不会让她得逞,仗势着自己怀有身孕而作威作福,兴风作浪。

    司南拿出手机,拨给了墨非城,“先生,我已经拿到了安小姐的手机,安小姐的情绪不太稳定,所以医生刚才给安小姐注射了对孕妇无害的安定!”

    挂掉电话,司南无奈的摇了摇头。

    世界上的蠢女人很多,安米就是一个,自作聪明的自投罗网。

    刺眼的阳光直直的打在冷慕言的脸上,冷慕言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慢慢的睁开眼睛,宿醉真的挺难受。

    “我以为你喝死了!”

    苏小绵冷冷的声音传了进来。

    冷慕言这才发现,自己正躺在苏小绵办公室的沙发上。

    缓了缓神,冷慕言坐起来,说:“我为什么在这儿?”

    “这要问你自己,如果你下次再喝醉梦游到不该去的地方,小心你的小命就完了!”苏小绵厌恶的望了一眼烂泥一摊的冷慕言说。

    冷慕言开始回忆,自己昨天来到苏小绵这里取照片,后来出门被墨非城带走了……

    照片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