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时空boss娘

第三章  联邦上将

    艾伦看着女孩拒不配合的态度,无奈了。。。。。。

    “先带回去检查一下吧,查明身份后再做处理”,艾伦向着旁边的安保组组长吩咐道。

    于是,在凤小西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她发现自己的手腕上被扣上了个奇怪的连在一起的铁环,这是肿么个情况?

    凤小西表示十分不爽,正打算丢出飓风幡给他们个教训,可是艾伦也不是吃素的,一看凤小西的表情不对,立刻一麻醉枪就朝着凤小西射了过去。。。。。。

    “NND,竟然用,,,暗,,,器,,,”,凤小西发出这么一句后,就缓缓倒下去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凤小西醒来后就发现自己位于在一个白色包围的房间里,只有一张床、一个桌子和一把椅子。

    “喂,有人没?这里是哪里?为什么把我关在这里?”,尽管自己没有任何修为了,但神识还是有点作用的的,凤小西可以感觉到有人在暗处盯着自己,自然地喊人来见。

    然并卵,等待了许久,也没有任何回音。

    那就算了,等来人再说吧!

    终于可以安定下来,虽然处境不太妙,但凤小西已经迫不及待看看自己的修为终于出了什么事,回忆自己这段时间经历,思考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没有在意暗处观察自己的人,凤小西立刻在床上盘腿内视,检查自己的身体情况,,,,,,

    然而一番检查下来,凤小西整个人都不好了,她发现自己的修为并不是想自己之前想的,可能是这个什么囚犯星有什么禁制,导致自己无法运转灵力,只要离开这里就好了。

    可是,现在她才知道,自己的修为是散尽了,散尽了,你懂这是什么情况吗?!自己这一万年的修为,大乘期的境界,马上就要飞升的高手,竟然全散尽了。就像是被人生生废去了一样,,,,,,

    这个打击对于一向自傲的凤小西来说,简直就是毁天灭地的!埋头在膝间,凤小西的眼泪就默默地流下了,止也止不住,现在自己就是个废人,什么都不在了,之前那么多年的努力,放弃了亲情,友情,甚至是一份在萌芽中的爱情,才换来的修为一下子聚成了泡沫,消失了。这究竟是为什么?

    更何况目前都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只是空有神识,以及随时会被人轻易夺走的墟鼎,凤小西这下真的慌了。

    ************************************

    程沐风这次来到奥克星是为了押送一个犯人。

    只是押送一个犯人竟然会出动联邦赫赫有名的最年轻上将,可见这个犯人有多么罪恶滔天。米修斯,日耀帝国人,在联邦作恶多端,炸毁联邦中的两颗小星球,造成了数十亿的无辜人民牺牲,在多方围剿下中被缉拿归案。

    这一次,他真的是犯了众怒,不顾任何外交问题,联邦军部直接下达命令,将它囚禁在奥克星直至一万年。要知道,在星际时代,即使人们的平均寿命可以延长到七八百年,但和一万年相比,还是太小儿科了,换句话说,也就是要将他囚禁到死。不然也就不会将他送到整个宇宙最严密的囚犯星上,甚至还有整个联邦最年轻的上将亲自押送,以保证其不会逃脱。

    原本在顺利交接后,程沐风打算直接返程的,谁知道战舰的能源块竟然不足了,只能暂时停在这里等候补给。于是就在受邀后前往监狱长的办公室,打算稍作休息。

    “叩,叩,叩。。。。。。”一位下士军衔的黑发蓝眼模样的副官神色匆匆地走进了办公室,似有要事禀报,不过看到有外人在,有些犹豫。

    “无碍,程上将不是外人,有事直言好了”,监狱长有些讨好的朝程沐风看了一眼,说道。

    “报告,我们抓获了一个逃跑的女人。”

    “饭桶,一个女孩都能从这里跑出去,你们是干什么吃的?”,监狱长没想到竟然会是这么一桩丑闻,还在他们刚刚收监了一个重要刑犯的时候,有些慌张的望向程沐风。下令道,“这种事还报告什么?依法执行!”

    “不是的,在核查身份时候,我们发现查不到这个女孩的任何身份,联邦中没有她的基因记录,甚至她的身上也没有个人芯片,全身没有精神力波动,也没有发现任何异能。在彻查天眼时,发现她是在20天前突然出现在沙漠中,然后走了20天后,自己来到基地的。而且,她似乎是从虫洞中出来的,因为她并不会星际通用语,甚至在我们的催眠检测中,发现她对现在一无所知,不过,对于她的来源,催眠似乎毫无作用。”副官,也就是艾伦急切的解释道。

    艾伦没想到凤小西竟是个‘外来者’,这不寻常,最近‘外来者’很多,但不该在奥克星出现。艾伦心里埋下怀疑的种子。

    听到此处,程沐风闪过一丝兴趣,一个女孩,竟然可以在沙漠中独自生活20天。

    看到监狱长为难的表情,难得开口道:“不知道监狱长是否介意让我见一见那个女人”

    监狱长没想到程沐风竟然会对此事感兴趣,原本这属于监狱内部的事情,本不该让他插手。

    不过思及他背后庞大的程家,左右不过是一个女人而已,就卖他一个人情,也许自己就可以升职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了,要知道,在这个破地方的可能性简直就是零。

    于是便点点头,吩咐下去。

    望着监控中那个穿着奢华,大约十五六岁的孩子,程沐风实在没办法想象成她是如何白日忍受着紫日的辐射,晚上躲过狂风的,在沙漠中顽强生存20天。

    此时的她就像是一个迷途的羔羊,头埋在颈间,肩膀不停地抽动,明显是在哭泣,让人忍不住想去安抚她。

    “让我进去和她谈谈”程沐风动动心思,虽然请求但明显强硬的下令道。

    监狱长犹豫一下,发现他眼中的认真,不敢反驳,便传令下去,不过最严密的保护还是要有的,不然出了事,自己可没办法交代啊。…….

    进入囚犯室,程沐风是处于保护之中,但身为联邦上将,怎会容许自己躲在他人身后。

    程沐风甩开保护人员,直接走向凤小西,虽然努力和善,但还是有些高傲的开口道:“你好,我是联邦上将程沐风,由于你的来源不明,所以无法放你离去,介意向我介绍一下自己吗?”

    凤小西听到声音,缓缓抬起头,于是程沐风就看到了一双红红的眼睛以及鼓鼓腮帮像个小兔子似的女孩。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