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时空boss娘

第七章  真正的交易

    程沐风在回到战舰上自己的专属办公室,吩咐卡尔在安排好凤小西后立即回来后,便陷入深思,直至卡尔到来。

    “上将,这么急叫我回来,是知道联邦发生的事情了吗?”,卡尔一脸严肃的问道。

    程沐风心一惊,知道卡尔有事汇报,没想到是和联邦有关。

    顾不得与其商讨凤小西的问题,急忙问道:“联邦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呃,,,,,,我还以为你知道。”见程沐风真的不清楚,不敢马虎,赶紧报告这场上不得台面的风波。

    原来程沐风有个狂热的追求者,冯家的大小姐,冯玉,但程沐风并不喜欢她。

    之前碍于两家的交情,也一直没好意思撕破脸,由着她到处宣传自己是他程沐风的未婚妻,反正对自己也没什么影响,并且帮自己挡了不少麻烦。

    可这次的风波恰好是这个难缠的大小姐有关的,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程沐风离开不久,冯玉就住进程家,并频频以在各种社交场合出现,惹得各方纷纷猜测是否两家要联姻,联邦的局势又要因此有何改变。

    新闻在程沐风还未到达奥克星之前就放了出来,由于程沐风要护送米修斯至监狱内,所以并未关注新闻。而卡尔也是在程沐风下去后,听下面的士兵议论纷纷,才知道。

    知道这个消息的程沐风一口老血差点没吐出来。

    这TM在逗我吧,即使他们确实有联姻这个打算,可也没这么急迫吧,更何况一直知道自己坚决反对、自主择婚的态度啊!难道他们就不怕自己开着战舰一走了之,再也不回去了?

    为了弄清楚到底发生什么,程沐风很想立刻联系家里那些平时精明的不行,突然就犯傻的长辈,甚至很想立刻飞回去,毕竟这是关系到自己的清白及对以后老婆的忠贞啊!

    不过,看看自己周围的环境,撇撇嘴,还没出奥克星的范围,任何通讯工具都是没信号的。按耐住自己的冲动与烦躁,程沐风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片刻之后,程沐风很想为自己点个赞,真是佩服自己的意志力。

    于是程沐风想起凤小西这个差点被他遗忘在一边的不安定因素,刚要对卡尔提起这件事,就有下属联络卡尔,说凤小西想找自己。

    程沐风不禁有些惊讶,这么快就来找自己,难道是早有准备?

    也好,自己倒要看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能让自己吃个暗亏,的确不简单。

    不过自己已经反应过来了,就算会依照约定为她安排身份,但没说不会有些小动作啊!

    只要将她往垃圾星上一扔,哼,看谁能救得了她。

    不由地,程沐风就在心中盘算好了一系列的计划,至于受不受得了,就看凤小西自己的造化,,,,,,

    不过接下来的会面很快就将‘心胸狭窄’的程上将的小心思掐死腹中了。

    至于凤小西为什么会这么急着找程沐风嘛,当然是因为知道自己的处境。

    估计下情况,知晓茫然不知又毫无实力的自己如果真的要承担起这个好似雄伟的时空管理责任的话,当务之急就是了解这个世界的生存法则。

    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可最关键的时空手镯还是毫无反应,真希望是摔坏了,这样自己就不用管这个烂摊子,寻找其他办法回去!

    就这样,毫无头绪的凤小西只能再次将希望寄予那个傻傻的长官,期望他好骗些吧!……不过这么笨的人竟然可以成为这里的领头人,凤小西很担心自己安全问题!…….

    于是各怀鬼胎的双方就这样会面了……

    “凤小姐,休息好了吗?其实,不必这么急着交易的,我程某人一向说话算话”,程沐风意味深长的看着凤小西,问着。

    咦——,这是反应过来了,凤小西听到此话就明白程沐风的意思,看样子的详细其他法子套取更多消息了。

    原本想空手套白狼的,凤小西略微有些遗憾。

    不过这么快?难道是那个蓝眼睛的士官提示的?怀疑着,凤小西微微看向程沐风身后充当隐形人的卡尔一眼。

    而一直观察着凤小西表情的程沐风逮住凤小西看向卡尔那轻飘飘,几不可察的眼神,可被气坏了。

    什么意思?难道怀疑是卡尔拆穿她的?我看着就是那么没智商的人吗!真想咆哮出声,不过良好的修养让程沐风生生克制住自己的冲动,暗暗深呼吸,程沐风再次开口道,

    “风小姐,明人不说暗话,说出你的目的以及真实来历,不然我不介意动用一些特殊手段,毕竟你的来源不明啊!

    至于在上船之前的交易,呵呵,我要是悄悄将你扔到太空中,你觉得除了成为太空垃圾的话还有其他选择吗?

    只要伪装成你自己找死,其他人也永远不会知道真实情况是怎样的。更不要说原本就没有几人注意到你以及你的生死。”即使没有真的反悔,但怀疑她的目的的程沐风还是阴测测的说道。

    旁边的卡尔听到程沐风的威胁,有些诧异,难道自家boss不是看上这个未成年少女才带她回来的?那不是boos还是光棍一条,作为最最最尽职的副官,自己表示深深的忧伤,肿么破?

    窝*……&%,真想骂人,凤小西泪了,原本那个看上去单纯好骗的小青年呢?怎么一进入这个冷冰冰的战舰就没了?你还我幼稚的长官,交易继续不了,自己该肿么破?任务是不是也可以放弃了?是不是可以回了?趁着自己还没和这里的人扯上太多的因果?我的修为可不可以一下子恢复啊?好想它,嘤嘤。。。。。。

    好吧,扯回正题,凤小西明白程沐风这是反应过来了。

    也是嘛,年纪轻轻就能做到让周围的人毕恭毕敬的人怎么可能那么容易犯傻,真是突样突森破!

    估计当时脑袋抽风,现在意识回归,立刻翻脸不认人了!凤小西暗暗吐槽道,正了正神色,准备与他来场真正的交易。

    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要说的应该怎么说,凤小西还是清清楚楚的,至于交易的公平性就要看两人之间博弈的输赢了。

    “咳咳,这位公子,不瞒您说,我真的是来自另外一个空间,遭人暗算掉入时空裂缝,也就是你们所说的虫洞,来到了这个完全陌生的世界。

    说真的,我感到十分的惶恐,不知道你是否能体会到孤身一人来到一环境完全不同的时空的心悸与迷茫。

    我们的生活水品很低。

    我的家乡没有你们这些冷冰冰有十分坚硬的东西,也不是生活在一个球里面,那里的房子是木头做的,出行只能靠步行,更别提飞了!说真的看到这里东西简直快吓死我了,呜呜…….”

    想也没想,凤小西就编了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的故事出来,并竭力是自己的表情更加真实,动人,最后掐着大腿硬是挤出了眼泪。

    程沐风无语的看着凤小西在那边自编自演,如果真是普通人,能穿得起造价如此高昂的衣物?拥有常见但不便宜的空间钮?还有,木头做的房子,那得是多高的技术才能把比石头都硬的树砍下来!这样还敢说,生活的水平不如这里。

    有些不耐烦的开口:“都说了,明人不说暗话,风小姐也不像那些虚伪卑鄙的小人啊?别让我失去耐心。

    在奥克星的日子里一直都是在‘天眼’的监控下的,包括不断拿出的食物,更换的衣物,甚至据我刚刚收到的文件显示,你刚清醒时曾爆发了一股强大的足以毁灭整个星球的能量,奥克星甚至在那个时候发生了大震动。

    幸亏奥克星的紫日具有吸收能量的特质,将你的能量都吸光才避免了惨剧的发生。况且,……,你掐的自己大腿不疼吗?”

    说真的,程沐风在收到监狱长临走时偷偷塞给自己的所有凤小西在‘天眼’监控下所作所为后,为了研究下她的来源,究竟是不是间谍或者什么恐怖的罪犯,特意在见面前略微看下。

    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看完第一个念头就是将凤小西看关起来,或者干脆扔进太空。

    在她爆发的那一刻自己可是观察到了周围空气甚至发生扭曲,这可是产生虫洞的征兆啊!幸亏见到‘紫日’好像吸光了她的能量,因为之后的日子她都没有展现任何的特殊性,除了从空间钮拿出各种各样的东西,甚至还有昂贵的水果,有些种类,连自己都没有吃过,真想吃一个!

    所以对于凤小西的来历,他同意她不属于这里,是个‘外来者’。但‘外来者’太复杂,有的为联邦创造巨大利益,有的却成为威胁人类的存在。

    不知她的来意好坏,也不知道她对联邦是否有威胁,而自己更是无缘无故带她上舰离开那个可以囚禁她一生的地方,这其中要是没有猫腻,打死我都不相信,程沐风想着。

    原本听到程沐风毫不留情的拆穿自己的谎言,凤小西身子一僵,尴尬不已。

    可是听到自己竟然一直处于监控中而不自知,而后来自己大乘期修为竟然是被那轮紫色的太阳吸收而消失的,从未听说过太阳还能吸收修者的修为的,那这里的实力得有多高啊?

    不禁震惊于这个世界的实力如此之高,难道都已经渡劫成仙,要不然那个天眼也不会轻易就跟踪自己而不被发现,什么紫日也不会如此简单就重创自己甚至将自己的修为吸收,这是强到什么程度啊?传说中的仙人也没这个能力吧?

    时空管理局的人究竟是怎么想的啊?竟然派自己这么个小角色来管理,疯了吗?别说没修为,没能力,就是有这原本的修为,在这些仙人面前,也是人家分分钟将自己虐成渣的好嘛!两个世界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如果是这样,这个自己原本看似简单交易还能达成吗?另外,我去,他这么一说,我的腿更疼了,哭,,,,,,

    “真的很抱歉,我之前生活的地方不能透露。不过我来到这里真的是个意外,没有任何恶意,我很希望可以回到家乡,不过按你所说,来到这里的人很难再回去,所以估计没什么希望。

    另外,就像你看到的,我的能力都被你说的那个紫日废了,现在就是普通人一个,所以也绝对构不成威胁你们的力量。

    至于凭空取物,我一个女人,为了生存一定要有些保命的东西,你说对吗?

    我可以以性命担保绝对不会作出危害这个世界的事情的,也许我的到来恰恰拯救了这个世界呢,所以请不要再追究我的来历,还是谈谈现在以及未来吧。

    我现在的处境很艰难,需要你的帮助,如果可以,我希望我们可以真正的做一场交易。

    老实说,我需要你说的身份证明以及所有有关这个世界的资料,听着,是所有!还有,我要有合理自由的生活环境。”凤小西认认真真的提出自己要求,真诚的等待着答复。

    看到凤小西真的没有在开玩笑,程沐风满意了,也给出自己的答案,“虽然对你的来历仍旧很好奇,而且你的保证毫无意义,不过交易一下也无妨,但你确定你会有我需要的吗?毕竟主动权在我这里。”

    “说说你需要什么吧!只要我有,只要我能!”凤小西咬牙道。

    “你看我的样子,是会缺东西的人吗?我什么都不缺,你看这可怎么办?”程沐风有些耍人,但更大的目的弄明白自己如此行事的缘由。

    “不过也不是没有其他的,我很好奇,为什么我会将你带上来。只要你告诉我,我可以满足你的要求。”被人阴了总不能连原因都不找吧,这可不是程沐风的风格。

    凤小西乐了,当然是你自愿的,我怎么知道,……哎,不对。凤小西想法一转,就缓过劲来,合着这家伙是在怀疑我做了什么呀。

    “没有,我已经说过,我现在就是普通人,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虽然很不想搭理他,但目前的情况,自己不得不搭理他!

    程沐风也早就料到凤小西不会承认,也是,暗算别人又怎让人抓住把柄。罢罢罢~

    “那就允诺我三件事吧,以后我若有事需要你,你要帮我。另外,你要一直处于我的监控下,不然我没办法确定你究竟有无威胁。”程沐风满意的答道,谁知道以后自己会不会求到她,即使现在不需要,但人生难免不会都会有个意外,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嘛!

    “成交!不过涉及我底线的事情不干。”,凤小西从来都是一个爽快的人,三件事只要不超自己的底线也就没啥问题,

    至于问我底线是什么?嘿嘿,真不好意思,我也不知道,反正目前没碰到。如果不想做某事的话,就说到底线好啦,凤小西无耻地想着。

    而监控实在是太小儿科了,只要在墟鼎中随随便便拿出一个小玩意就可以躲过去。

    “没问题!”程沐风也痛快回答,至于心底怎么想的,嘿嘿~~~

    于是,两人之间真正的交易就完成了。

    *******************************************************

    终于把前天少的补完了,前两天不舒服,所以没怎么写。至于昨天的会尽量在明天一起写完。

    看到自己的书的点击量一点点增加,潇潇真的很激动,尤其是收藏的那两位亲爱的,让我有种认同感,给了我很大的鼓励,真心很感谢!

    另外,祝大家中秋节快乐,阖家幸福安康!晚安~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