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时空boss娘

第四十二章 曲流觞的故事(上)

    明朝,永乐元年,明成祖朱棣刚登上皇位,永乐盛世还未开启,不过这次动荡虽使皇权更替,但此等俗事可打扰不到昆仑等避世仙门。

    他们仿佛脱离世俗、生活在另一世界,每日关心的只有自己门派的事情。

    昆仑主推演;茅山主道修;少林主佛道;蜀山主剑法与法术;……

    曲流觞就是昆仑山三大长老之一的紫极真人坐下最小的弟子。今年即将达到弱冠。

    他是弃婴,所以师傅便将拾到他的日子作为他的生辰。在距他生辰还有一个月的时候,昆仑山上出了件大事:犯错逃离十几年的小师叔浮尘真人现身了。

    所有嫡系弟子被召唤后,聚集在议事厅等待掌门号令。

    来人已是古稀老人,稀疏的银丝、花白的胡子,无不昭示着此人命不久矣。颤抖着跪在大厅之上,瘦弱的身躯微微佝偻。

    作为紫极真人关门弟子,曲流觞自在列中,生性淡然的他眼观鼻、鼻观心,做好本分不出声。

    曲流觞身旁是青石真人的小弟子海清子,因二人年龄相仿,自小就关系不错。只是海清子此人委实过于活泼。

    早就好奇不已的海清子用胳膊捅捅曲流觞,低声说道:“哎,我听说浮尘真人比我师父小十岁,比你师父小三岁,怎么会老成这个样子。这得是窥探多少天机才把自己弄到这种地步,啧啧啧。”

    海清子虽然惋惜的样子,但语气中的幸灾乐祸藏也藏不住。

    可不是嘛,当初那个小师叔离开昆仑时海清子还没来。但多少还是听说他师父青石真人当初为浮尘真人担了不少罪责,甚至落下病根,至今身体都不好。

    而向来尊师重道的海清子自然不可能待见浮尘。

    曲流觞虽面上不显,但心底也是诧异的。对比座上成熟稳重的师伯们,俊俏青年模样的师傅、,这个被逐出师门的浮尘可是够惨的。

    “浮尘,你已被逐出师门,今日又何故回来。”说话的是曲流觞的大师伯虚妄真人,也是昆仑目前掌门。

    师傅他们共五人,大师兄虚妄,二师兄锋滇,三师兄青石,四师兄紫极,小师弟浮尘;当年一起拜师修习八卦推演之术,感情极深。

    后来上任掌门仙逝,虚妄接任掌门一职,其余师兄弟担当长老,共同负责占卜算卦的教学,直到历练中的浮尘被俗世的奢华迷了眼,犯下大错后叛逃,被取消长老之位,逐出师门,再不见踪影。

    其实虚妄他们早就在日行一卦中算出疑有故人来,细细数来,也就只有这个失踪颇久的小师弟,就在山门坐等他归来。

    可谁也没想到浮尘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一时之间激动、痛恨、惋惜、惊愕之情交替出现,心情复杂不已。反倒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久久没有回答,身为掌门的虚妄再次开口质问那满脸愧色的老人,“你倒是说啊,你还回来做什么!”倒是有些气急败坏了。

    老人踟蹰着,终于还是说话了,“大师兄,对不起,浮尘对不起你,对不起师傅,更对不起昆仑。我命不久矣,只希望能求得师门原谅,无论做什么都可以。”浮尘愧疚地看着掌门,希冀着能得到原谅。

    掌门虽不忍心,但上任掌门仙逝之前叮嘱过,坚决不许浮尘再回来。强忍不舍,虚妄还是拒绝浮沉的请求,“你犯的是欺师灭祖之事,让人如何原谅!师傅有令,昆仑永世没有你的容身之地。你还是速速离去。”

    浮尘震惊地看着上面四位师兄,强烈的情感迸发出来,“大师兄,你们就原谅我吧,我真的知道错了。二师兄,你帮我劝劝大师兄,我只是想落叶归根啊。”

    大长老锋滇心软,但见掌门决绝的神色,就知道无门,嘴唇动了动,没有出声。

    浮尘见锋滇没有出声,又转向青石、紫极。

    青石虽最疼爱浮尘,但他的所作所为早就让他灰心,自然不作理会。

    紫极又恼恨浮尘导致的师傅早早离去,没亲手杀他就算不错了,怎可能帮他求情,‘哼’一声,转向一旁。

    浮尘见请求无望,心中的偏执作祟,反倒站起来争执。

    “我呸,不就是几枚铜板嘛,我就拿走用用怎么了,又不是故意丢掉的,至于这么多年都不肯原谅我吗!”

    虚妄没想到浮尘竟还不知错,气的指着他数落道,“几枚铜板,你可知那是昆仑开山祖师传下来的的至宝,被你偷走又丢掉,到现在还不知悔改,你,你,你给我滚!”

    气急的虚妄想要上前扇他,被青石和紫极拦下,只能让他滚。

    “你竟敢让我滚,好好好,虚妄你敢赶我走,将来可别后悔。”

    “滚,我死也不会后悔。”虚妄怒吼,抓着桌上的茶杯砸了过去。

    浮尘躲过去,也怒了,虽已年迈之状,但还是中气十足地回敬一声“哼!”转身下山了。

    “让他走,我倒要看看他能做出什么让我后悔的事情。”

    众弟子得到吩咐,自然不敢拦他。

    时间转眼即逝,曲流觞生辰前夕。没有让弟子知晓,昆仑掌门和长老齐聚议事厅。

    “掌门,我夜观星象,发现紫微星动,恐我昆仑将有大难”说话的大长老锋滇。

    青石在旁也补充道,“没错,腹内珠玑贯八方,包罗万象道汪洋;只因杀戒难逃躲,斩将封为鬼金羊。这鬼金羊之向直指昆仑。”

    虚妄讶然,“这是真的,怎么会?”

    这时紫极也开口,“没错,大师兄,我日前算了一卦,也说我昆仑将有大难。我猜定是浮尘带来的。”

    虚妄不相信,怎么会这样,可三位师弟都这样说,却又使他不得不信。

    “看样,我们要早作打算。浮尘知晓你们的本事,难免不会有所应对。”

    然而事情没等掌门作出反应,就来临了。

    这日,是曲流觞二十岁及冠礼,所有相熟的不相熟的都来庆贺,大家都喜气洋洋,除了心中有虑的掌门等人。

    谁都没想到,原本喜庆的日子却成了昆仑遭难的日子。因为朱棣带兵杀来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