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时空boss娘

第四十三章  曲流觞的故事(中)

    掌门等立刻想明白其中关系。

    看样子,浮尘是为那朱棣效命,才落的如此下场。而向来心胸狭隘的他自然无法忍受被当众侮辱,多年算计终于还是要用强的了。

    只是让虚妄等人疑惑的是昆仑究竟有什么,能使他不顾一切要回来,这里还有什么能让他觊觎。难道是有可以延长寿命的方法吗?

    很不幸,昆仑是知天命的文人门派,门中弟子多数手无缚鸡之力,面对朱棣浩浩荡荡的五万大军,除了束手就擒别无他法。

    虚妄知道这下恐怕是要遭大难,迅速把众弟子叫过来,嘱咐他们跟锋滇走。

    昆仑传承百年,自然有他人不知的逃脱生道。虚妄也是想着能走几个是几个。

    曲流觞没想到原本的好日子会突生变故,他是最先聚集的弟子,可掌门让大长老带他们走时,他不同意,选择留下。

    曲流觞不傻,掌门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模样很清楚地写在脸上。他虽然不是最出色的弟子,可从有记忆开始他就生活在昆仑。

    昆仑就是他的家,现在家里有难,无论如何他也做不出逃走的行为。

    紫极不舍但又清楚,这个孩子算是他养大的,秉性如何他最清楚,当下也没有逼迫他。

    锋滇就这样一步三回头地匆匆带着有可能成为昆仑仅存的延续离开了。

    军队动作迅速,大长老他们前脚刚走,后脚他们就攻上山。

    议事厅中,两方隐隐成为对峙局面。

    一方是朱棣、浮尘等浩浩大军;一方是虚妄、青石和紫极三人;气势高低立见。至于曲流觞,最终还是被他师父紫极硬塞进议事厅角落的丹药柜中,不许他出来。

    浮尘苍老的容颜露出得意的笑容,显得猥琐又奸佞,恶心至极。

    “师兄,怎么样?我说过你会后悔的,哼!”

    “呸!”虚妄吐口水,向来温柔谦和的君子模样再也保持不住,胸中怒火差点把他烧个干净。

    “哈哈,大师兄,只要你把回颜丹给我,我可以考虑留你们全尸。”

    虚妄这才知道浮沉的目的,可是唯一一枚回颜丹早在师父任掌门时,因为三师伯为昆仑推演避祸而导致容颜衰老,寿命骤减,就给他服用了。这件事在昆仑不是秘密,浮尘也是知道的。

    “浮尘,昆仑哪里还有回颜丹,唯一一颗怎么用的你又不是不知道。再说,你是为这狗皇帝逆天改命,谋朝篡位,导致短命,怨得了谁!你已逐出师门,更无资格管我昆仑之事。”虚妄怒斥。

    朱棣刚登上帝位,正是春风得意,怎会容人说他的位子来的不正。正要震怒,却被浮尘伸手拦下来。而朱棣看样子什么倚重浮尘,甩袖坐在一侧,不再言语。

    至于心中又有何打算,这就为人所不知,毕竟回颜丹的功效虽不及长生不老丹,可也相当于再年轻一回。

    “师兄可别想忽悠我,要真的没有,这些年你和其他几位师兄又怎么不见容颜衰老。”浮尘明显不信,也许在他没有回来前,他还会相信这说法,可上次回来后见到几位师兄依旧年轻,当即意识到他有救了。在被拒绝后,立刻赶回燕京禀明圣上,朱棣也心动,竟亲自出征来夺,毕竟谁都想永远年轻。

    “呵,说的真是笑话,我们又没作甚伤天害理之事,又潜心修行,行善积德,自然不会损寿,又不是你。”虚妄嘲笑着抬头,不屑地瞟一眼浮尘犹如八十老翁的容颜。

    浮尘本就偏执,再加上自私,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这些年估计又生活的顺风顺水,自大得不得了,被虚妄一激,就失去理智。

    “该死的,当初就是你们逼我的。如果不是你们,师父又怎么会把我赶出去。虚妄,回颜丹,你交不交出来。你不交的话,我就屠尽昆仑所有人。先是那些外门弟子、然后是嫡系,最后是锋滇、青石、紫极!”

    “哈哈,痴人说梦!难道到现在你都没发现昆仑只有我们三人了吗?”虚妄听完浮沉的威胁,狂笑,“活了这么久,老夫早就将生死置之度外。相信两位师弟也是。”青石和紫极在一旁点头以示赞同。

    “老匹夫,你真以为锋滇他们能走的成!来人,把他们带上来。”浮尘得意的笑着。

    只见一队士兵压着一群人进来,前面被绑的五花大绑的正是锋滇。

    “师弟(师兄),你怎么样!怎么会这样!”虚妄三人大惊失色,没想到早已逃脱的锋滇和众弟子竟会被抓回来。

    “师兄师弟,我对不起你们。我们还没走到地方,就被包围了。”锋滇一脸愧疚地看向虚妄等人,想来也被自己的无能羞愧。

    “行了,别在我眼前上演苦情戏。师兄,最后问你一遍,给还是不给!”浮尘见不得其余四人友爱的样子,不耐烦地给出最后通牒。

    “浮尘,回颜丹真的没有。看在师父对你悉心教导,看在你我一起长大的情分上,你放昆仑一回,别做出欺师灭祖的悔事。这么大的业障会让你永世不得超生。”虚妄无奈,苦苦劝着,祈求能有一丝希望。

    “这么说是不肯给了,那就别怪我不留情。几位师兄,别了。待我仙逝后自会找师父请罪。”说罢,浮尘就示意士兵动手。

    “我呸,还仙逝,浮尘不配。有下辈子的话,只配做畜生。不对,你连畜生都不如。”锋滇一口痰吐在浮尘身上。

    浮尘怒极,抢过朱棣身边侍卫的长剑刺过去,锋滇就这样慢慢倒下去,死不瞑目。

    “不……”虚妄等人哭喊着,就要上前查探,却被侍卫质押,半分动弹不得。

    昆仑的弟子眼睁睁地看着平日沉默寡言却慈爱和蔼的大长老被杀,心中的血性被激起,集体反抗起来,一时之间士兵们竟镇压不下来。

    一场战争正式爆发。

    只是这场战争终究变成单方面的屠杀,变成昆仑的灭门惨案。上千昆仑弟子倒在血泊中,生命缓缓流逝。

    曲流觞躲在柜子中透过缝隙见到全过程,心痛不已,看到平日的朋友、师兄弟都在奋起反抗,再也控制不住,正推开柜门出去,却感到门外一股大力压制着,让他怎么也逃脱不了。

    不,我要出去,我要助他们一臂之力。曲流觞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却不知发生什么。

    这时,柜门边清晰地传来有人受伤倒在此处的动静,曲流觞正想偷看,就有虚弱却坚定的声音传来,是海清子。

    “流觞,我知道你在这。你听着,你师父有令,你坚决不许出来,必须保全性命。”

    曲流觞当然不同意,“不,清子,你受伤了对不对?你把门打开,我不能眼睁睁地看你们受难,你把门打开,清子,我求求你,你把门打开!”曲流觞不停在狭小的空间中用身体撞着脆弱的门板,但海清子在外面却用尽全力抵挡。

    海清子的声音越来越小,但力气却不减,曲流觞怎么也没突破成功。“流觞,不要动,好不好。我快不行了,你别动了,就当是我最后求你,,,求你,,,,流觞,这辈子有你当朋友,我,,我很高兴,,,呃,,,”说完这句话,曲流觞再也听不见海清子的声音。

    “不,清子,不,你不会有事的,你不要吓我,清子,你会回答我,清子!”曲流觞恐慌的得很,大声叫着海清子,可那边却再也没有回应。

    大厅中的声音渐渐减弱,直至归为平静。

    曲流觞不知道他在柜中呆了多久,应该是三天吧,还是四天,他记不清了。

    他只记得,清子至死都不让他出去;他只记得,师父惨死前望向柜子所在角落的不舍;他只记得,那些士兵将厅中师兄弟的尸首拖出去喂狗;他只记得,那些恶魔翻箱倒柜寻找东西的声音;他只记得,一无所获后,朱棣大发雷霆,最终一剑了结浮沉的生命,并嘱咐传出消息昆仑灭门是浮尘一人所为,万不能扯上皇室。

    他不知为何没有人搜他所在的柜子,也许是嫌晦气吧,毕竟前面躺着清子的尸首。

    终于,他们都走了,曲流觞失魂落魄地从柜中爬出,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他完全不知道他还活着干嘛,他为什么要独活。他原本想和师父共生死,最后却成为昆仑最后一人,当真是可笑!

    心中的羞耻、痛苦、仇恨折磨的他死去活来,看到地上散落的长剑,曲流觞失魂落魄地想要就此离去。

    剑刃在他纤细的脖子上割下伤口,却再进不得半分。曲流觞心想着,这是连死都不许吗?师父是要我报仇吗?

    “难道你不想报仇吗?”曲流觞正在胡思乱想,空气中却有声音传来,说中曲流觞心中所想。

    曲流觞四处张望,只见原本寂静的空气微微扭曲,一西域长相的男子凭空出现,只见他走到曲流觞跟前,邪魅的笑容说出来的话却让曲流觞犹如救命稻草。

    他说:

    “我能帮你报仇。”

    **

    收藏呀,推荐呀,咩~~晚安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