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心里有座城,住着一个人

第145章 歪理

    容鸢被她问住,一脸淡定地摊手,“我也想知道你为什么会有钥匙,霍无舟说的。”

    “……你们就为了这么个还没争论出结果的问题把我喊到这来?”唐言蹊无奈。

    伸手拍了拍保险柜的铁皮,她径直走向电脑桌,“算了,我还是对电脑里的东西感兴趣一点,查到什么有用的东西没?”

    霍无舟没答她的话,而是跟在她身后,沉默片刻,问道:“老祖宗,你一直戴在身上的那个连环扣呢?”

    唐言蹊握着鼠标的手一僵。

    抬起头,正对上霍无舟那别有深意的目光。

    仿佛印证了她心底的某种预感,对方直言不讳道:“容鸢看过锁眼了,钥匙的形状和它一样,所以想叫你来试试。”

    唐言蹊直起身子,抿着唇又回到了保险箱旁。

    视线在霍无舟和容鸢二人之间扫了个来回,沉着脸,不知道在想什么。

    容鸢这才听懂了,霍无舟是因为这个才把她叫来的。

    半晌,唐言蹊伸手解开了脖子上的红绳,从衣服里掏出一个精致的玉扣,道:“先用这个吧,不知道能不能行。”

    霍无舟接过,清俊的眉眼微微一凝,“这是?”

    “这是个仿冒品。”唐言蹊垂下眼帘,“我爸妈说这个东西非常重要,我小时候原本挂在身上,可是有一次差点丢了,从那之后他们就不太放心我自己保管了,托人做了几个仿冒品,真品一直寄放在她们手里。”

    不得不说,她爸妈在这方面还是很有先见之明的。

    上一枚玉扣就已经毁在了陆相思被绑的那场大爆炸里。

    看来这东西确实非同小可,否则唐季迟和江姗也不至于如此宝贝。

    霍无舟认识她许多年,但很少听她提起父母辈的事情。

    闻言黑瞳里掠过重重的思虑之色,“是你父母告诉你这东西很重要的?”

    容鸢也若有所思地接腔:“就是说,他们很有可能知道这东西是拿来干什么的?”

    唐言蹊抓了抓头发,“格老子的,我也不清楚。他们没和我说太多,只说以后我有用,就回去找他们拿。”

    五年前有那么一次,需要她拿出真品验证一些事情。

    可是不待她从欧洲回来,一切都变了样。

    她一直以为那件事就是这个玉扣存在的全部理由,原来,竟还有后招。

    容鸢正摸着下巴仔细思索着,突然余光里,高大挺拔的男人单脚后撤一步,就这么缓缓跪在了地上。

    她的心脏猛地跃动,有一瞬间几乎要跳出嗓子眼,“霍无舟!”

    正单膝跪地准备开锁的男人皱着眉抬眼看她,“怎么?”

    唐言蹊也被这一声叫喊吸引去了目光。

    一见容鸢的表情,她就知道她误会了什么。

    说来也好笑,同样的事,当时陆仰止也做过。

    她也有种陆仰止单膝跪地是要和她求婚的错觉呢。

    片刻的失笑,很快唐言蹊却又反应过来另一件事——

    她以为陆仰止要对她求婚,是因为她对这件事有所期待。

    那容鸢为什么会对霍无舟单膝跪地这个动作反应这么大?

    难道她其实也……

    唐言蹊忍不住又多看了她几眼,最后把视线转向低头认真开锁的英俊男人,心头一片悲怆。

    倘若容鸢真的喜欢霍格尔,那对霍格尔来说,大概是场没有出路的劫难吧。

    “打不开吗?”唐言蹊见霍格尔左右捅了半天也没有进展,细眉轻轻颦起,“我试试。”

    “不用了。”霍格尔瞥着保险柜上一直闪烁的红色灯光,“既然这个东西有真赝品之分,那么重点肯定不是它的外形,而是它中间不可被复制的部分。”

    “你是说芯片?”唐言蹊深以为然地点点头。

    霍格尔说的对,倘若这枚玉扣真的随便找一块质地上乘的玉就能做出个一模一样的,那还谈什么真假。

    唐言蹊扶额,“就不能直接找个劈头劈开看看?”

    “庄忠泽连芯片钥匙都做得出来,会想不到后人可能用暴力手段拆除它?这恐怕里面还有个自毁机关,如果不用钥匙打开,里面的东西也别想完好无损地被取出来。”

    “妈卖批。”唐言蹊低声咒骂了句,一脚踹在了保险箱上,“这里面究竟是什么,藏得这么深,谍战片吗?”

    容鸢,“……”

    霍无舟,“……”

    “也罢,先把这个箱子搬走,过阵子小兰的事情告一段落,我再去找我爸妈要钥匙。”

    唐言蹊疲倦地挥了挥手,下了最后的决断。

    目前也没有比这个更稳妥的方式了,容鸢与霍无舟对视一眼,霍无舟身为男人自然主动去抬箱子,容鸢则根本不需要人提醒,自然而然地帮他脱下外套拿在手里,又拉开了办公室的大门。

    唐言蹊在键盘上敲敲打打的时候偶然看到这一幕,心头无端地跳了跳。

    从前她还不知道霍格尔对红桃的心意,所以也没太注意红桃的妹妹与霍格尔之间的来往。

    此时一看,还真是……

    她在心中暗叹了口气,继续将注意力集中在了电脑上。

    这台电脑已经有五年没启动过了,系统老旧,再加上曾经被病毒黑过,反应慢得可怕。

    电脑上大多都是些庄氏公司的企业资料、合同、发展规划什么的。

    唐言蹊越看,越觉得心凉。

    她已经大致查阅过所有她能想到的边边角角了,可是没有找到丁点线索,连受到攻击的痕迹都只有五年前她亲手做的那一次。

    也就是说,如果不是有人的本事在她之上,能把这些线索和痕迹全部掩饰,那么就是这台电脑根本没有经历过二次攻击!那人是在她攻击庄氏系统的防火墙时钻了个空子,趁人不备窃走了这些机密文件,并且顺势把黑锅全都甩在了她头上!

    陆仰止匆匆赶到董事长办公室就看到女人面色凝重地望着电脑屏幕。

    屏幕上的幽幽冷光把她那张原本就苍白的脸映衬得更加没有血色。

    一双翦水秋瞳里褪尽了温度,冷意挂在眼角眉梢,触目生寒。

    他眉头一蹙,大步走到她身边,她竟投入到没有察觉。

    “在看什么?”

    唐言蹊猛地回过神,看着好像从天而降的男人,心跳都慢了一拍,下意识把眼前的窗口全部F4退出。

    “仰止。”她从沾满灰尘的椅子上起身,有些手足无措,“你怎么过来了?”

    男人见到她这有事隐瞒的样子就十分不悦,视线犀利地落在她脸上,却未拆穿,“你倒不如问问自己出了什么事,值得下面的人专程跑来告知我你的脸色很差。”

    唐言蹊摸了摸脸颊。

    脸色很差吗?

    男人抬手握紧了她的手,余光不经意看了眼被她动过手脚的电脑,面色仍是阴沉,“下午去警局了?”

    唐言蹊点点头,“去问问法医的进展。”

    “我已经说过,等他们走完流程,会把他的遗体交还给你,为什么还非要去看,看完就开心了?”

    男人的口吻不轻不重,始终维系在他惯有的方寸间,却还是让唐言蹊听出了几分斥责。

    平日里她最是意气风发,受不得管教,可是在陆仰止面前,却次次像个不懂事的小姑娘。

    “我知道错了嘛。”唐言蹊晃了晃他的手臂,“不生气好不好?”

    陆仰止将眸子眯成狭长的形状,淡淡睐着眼前明眸皓齿,笑得满脸讨好的女人,不置可否。

    “那我开个花给你看。”她双手撑在下巴上,几根手指张开虚捧着脸,到真有几分像从花骨朵里长出来的妖艳花灵,不施脂粉却也自成万种风情。

    他喉结一动,黑眸间迅速袭上一层混沌之色,揽过她的腰,低头吻了上去。

    全世界就只有这个女人,不按套路出牌,却总教他的冷静和自持秒秒钟崩塌得溃不成军。

    就这么在她甜美的唇上辗转沉沦许久,陆仰止才呼吸粗重地放开她。

    唐言蹊的脸蛋红得能滴出血,一双杏眸里也含着烟波袅袅,“你亲也亲了,摸也摸了,不生气了好啵?”

    男人哑声道:“就这点诚意?”

    唐言蹊大言不惭,“那你还想怎么样,在这办了我?”

    陆仰止漆黑如泽的眼睛里透出三分危险的寒芒,“你以为我不敢?”

    唐言蹊生来就欺软怕硬,顿时举双手投降,“你敢,你最敢了。”

    她还伸手顺了顺陆先生的毛,“你到底是过来干什么的?”

    “你说呢?”提起这事男人就恼火,那点不显山不露水的怒意全都写在他脸部刀砍斧劈般的线条里。

    唐言蹊笑眯眯地,惦着脚尖在他英俊的脸上“吧唧”了一口,“知道你最心疼我了,那你就大人不记小人过,别跟我计较了。”

    “唐言蹊。”他突然就这么沉声叫了她的名字。

    唐言蹊怔然瞧着他,不知自己是该接话还是不该接话。

    “好好学着怎么做个女人。”他的手指轻轻捏住她的下巴,“哄人这种事,留给男人来做,懂?”

    别的女人伤心了知道哭知道闹再不济还知道出去买买买,她倒好,忍着自己一腔情绪还哄起他来了。

    这让陆仰止时常会生出一种他才是女人的错觉。

    唐言蹊“扑哧”一声笑出来,“我没有陆先生你那么傲娇嘛,我不需要哄的啊。”

    所有情绪她都可以自己消化,所有问题她都可以自己解决。

    而陆仰止是她珍惜的人,放在心尖上的人,自然,要好好宝贝。

    大概是在他面前卑微了这么多年,一时间还转换不过来角色。

    眼看着男人的面色又沉了三分,唐言蹊实在无力了,破罐破摔道:“那你也知道我辛苦,还非要一直生气吗?”

    “不是生气。”他的深眸攫着她故作苦恼的脸蛋,不给她分毫退缩的机会,“是什么,你不知道吗?”

    唐言蹊如同被他的眼神击中,神经麻了一大片。

    半晌,她似懂非懂地低下头,点点笑意从嘴边流露出来,调皮道:“不知道啊,你告诉我嘛。”

    男人却强势地抬起她的脸,强势地挤入她的视线,嗓音低低哑哑,却格外认真,“我只说一次,你记好。”

    “我没有生气,只是看到你这个样子。”他无奈地勾起薄唇,指尖点了点心口,“这里会疼。”

    女人唇梢的弧度愈发大了,心里暖洋洋的,忍不住就回抱住他,粉拳在他胸口上捶了几下,“格老子的,你肉麻死了。”

    男人脸色一僵,表情慢慢收敛起来,居高临下地挑眉冷笑,“是吗?”

    唐言蹊背上寒毛竖起,立马改口,“不是不是,一点都不是。”

    心里泪流成河,果然这个怂脾气还是改不掉啊。

    陆仰止反握住她的手,就着她方才坐过的地方,在大班椅上坐了下来,“还没回答我的问题,来这里做什么?”

    唐言蹊一怔,便被他肌肉结实的手臂圈住,跌坐在他腿上。

    男人一说话,热息就在她颈间流动,暧昧又性感。可他的眼眸却分明是冷清睿智的,“门口的锁,你让容鸢撬开的?”

    唐言蹊一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你师妹自己做的好事能不能别都算在老子头上?”

    男人皮笑肉不笑,“没有你教,她能学成这样?”

    唐言蹊想也不想,“话不能这么说,也有可能是家族遗传啊。毕竟她哥也猴精猴精的,可会给老子惹事了。”

    男人眼底划过深浅明灭的光影,低低开口问道:“怎么惹的事?”

    一提这个唐言蹊就头疼,捏住了眉心,“那个容渊,口口声声说自己是来学本事的,结果动辄就跑出去跟人游戏solo,技术渣也就算了,一输就恼羞成怒开外挂怼人全家。”

    男人胸膛幅度极小地震动了下,似是在笑,“是她做得出来的事。”

    女人白皙的颈子就在他眼皮底下毫厘之间,秀色可餐,他眼底的几抹深邃撞击在一起,低头轻轻咬住了她的脖颈间的皮肤,细细密密地亲吻,“然后呢,我的言言是怎么解决的?”

    触电般的感觉,唐言蹊整个人都哆嗦了一下。

    放在膝盖上的手攥成拳,话音也微不可察地颤抖,“不是我,她得罪的人都是霍无舟解决的。”

    身后男人的动作顿了顿,抬头,别有深意地问:“霍无舟?”

    他短暂的停顿让唐言蹊如蒙大赦,大口呼吸着空气,磕磕绊绊地从他怀里逃出来,一跳三丈远,“对,霍无舟。”

    那时她一门心思都放在陆仰止身上,哪有功夫管下面人玩游戏开不开外挂?

    男人睐着她,薄唇轻启,将笑未笑,“躲那么远干什么,怕我?”

    唐言蹊在心里低咒了一声,陆仰止这厮看上去是个衣冠楚楚的正人君子,私下里褪了那层高冷禁欲的皮囊,这地痞流氓一般的做派实在是辣眼睛。

    可是没办法,她就是怂。

    陆仰止一笑,她就忘了自己是谁了。

    唐言蹊认命地走上前,“你不欺负我就浑身不痛快是不是?”

    男人低笑,也不知今天怎么心情就这么愉悦,捏了捏她的脸颊,声音低霭,充满磁性,“嗯,谁叫你整天在外面耀武扬威招摇撞骗,你知道我每次看见你那副样子的时候都在想什么?”

    唐言蹊想了想,猜测,“应该很讨厌吧?”

    毕竟当年她追他的时候,那副样子惹得他好像见了一坨长腿的便便,唯恐避之不及。

    “差不多,不全是。”

    唐言蹊来了兴致,眨巴着眼睛,“那你还在想什么?”

    男人眸色一深,猛地将双手伸过她身体两侧,撑在办公桌上,把她整个人圈在他与办公桌之间狭小的缝隙里。

    只见他收敛起面上所有的笑意,用那张平静的俊颜对着她,薄唇开阖,一马平川地吐出一句情-色到极点的话,缭绕在她耳畔:“还在想,我什么时候能像这样,把你压在身下,狠狠地干到让你求饶为止。”

    唐言蹊瞪大了眼睛,被他突然说出的这番话逗得整张脸红得像番茄,“陆仰止,你个下流胚!真没想到你看上去人模人样的,居然也和那些臭男人一样,满脑子这种龌龊念头!”

    他捉住唐言蹊要打他的手,又一次低笑出声,“陆太太,你是不是对男人有什么误会?”

    唐言蹊还是脸红,红到要爆炸。

    眼前男人那张颠倒众生的俊脸上泛开邪肆的笑,她竟觉得方才那句话听得她浑身发热。

    正人君子耍起流氓来,杀伤力是翻倍的。

    “很生气?”他问。

    唐言蹊夸张地点了两下头,以表自己的纯洁和正直。

    其实……

    扪心自问,这话虽然十足下流,可若说生气,却是……

    没有的。

    “我倒觉得,如果我对你没有这种龌龊念头,那才是个问题。”陆仰止在她唇上吻了下,“你说呢?”

    他从小到大见过那么多形形色色的女人,漂亮的有,性感的有,知书达理、气质端庄的也有。

    可偏偏,就只有在见到她的时候忽然生出那种,“这个女人真欠干”的念头。

    越是见到她那张骄纵到不可一世的脸,这种感觉就在他心底扎得越深。

    说白了爱情就是那么点事,她唐言蹊就是世界上唯一一个让他在临死之前都想摘了氧气面罩狠狠来一炮的女人,他就是想要她,恨不得死在她身上。

    只是这话,他从没说过罢了。

    她把他当成清风霁月、从容优雅的贵公子,那他也乐于做她心里期待向往憧憬的男神。

    但是他也要告诉她,爱情真正的样子,从来都是纯粹到必须回归原始慾望的——占有,撕裂,合二为一。

    能挑动他的慾望,就是她最与众不同的地方。

    唐言蹊皱眉,嫌弃道:“歪理。”

    不过好像也挺有道理的呢。

    陆仰止把她从桌子上拉起来,恢复了平日里那喜怒不形于色的模样,“刚才说到霍无舟,他怎么处理的?”

    唐言蹊被他跳跃式的思维惊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红桃打游戏开外挂的事。

    “你绝对想不到霍无舟做了什么!”唐言蹊不答反问,“如果是你,你要怎么处理?”

    男人轻描淡写甩出一句:“黑了对方电脑。”

    唐言蹊目瞪口呆,“是你的人惹事在先,开挂欺负人在后啊!你讲不讲道理?”

    “那又怎么样?”男人无动于衷,眼尾挑起的细微弧度里,隐藏着难得一见的倨傲,口气却沉冷萧条,“我的女人,不管做了多大的错事,自有我来教训,轮不到别人指手画脚。”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