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心里有座城,住着一个人

第171章 识相点赶紧滚

    这个问题,唐言蹊没有马上回答。

    不远处乔治紧紧盯着她的嘴唇,手已经摸上了腰间的枪。

    墨少说过,如果她恢复了意识,就要让陆仰止把命留在这里。

    男人的手劲越来越大,耐心越来越少,唐言蹊疼得皱眉,挥手甩开他,“你弄疼我了,你放手!”

    他果然松了些力道,却没有马上放开她,“回答我的问题。”

    “对,是我。”唐言蹊看着他的眼睛,“都是我做的,够了吗?”

    乔治拿枪的动作顿了几秒,手却没从皮套上挪开,依然警惕地注视着面前的一幕。

    “我说过。”男人沉着眸,把她清秀美丽的五官拓进他深邃的瞳孔,语气晦暗不明,“别想在我面前撒谎,除非你给我一个动脑子想出来的理由,否则凭你现在的态度,想让我相信,还差得远。”

    “你想要什么理由?”唐言蹊笑了,眼底深处却漾开不一样的色泽,很薄很浅,隐隐发亮,“你就这么……信任我吗?”

    她无所谓甚至有些开心的表情在陆仰止心底激起一大片戾气。

    他不懂她在开心什么。

    怒极反笑,男人沉冷的声音掷在她的脸上,“那你倒是说说,你是怎么让人把她绑架过来的,又是怎么避过我的眼睛对他们发号施令的?还有,你明明和娘家人来往不甚密切,就连五年前被冤坐牢的时候都没想过要让你父母来帮你洗脱冤屈,居然会为了一个庄清时去麻烦你最讨厌的人,告诉我,为什么,嗯?”

    唐言蹊哑口无言。

    余光瞥见了乔治阴沉的脸,她的心顿时慌了。

    细白的手指紧攥,呼吸沉沉往下落,“我……”

    他的手掌握住她的皓腕,目光逼仄,“说!”

    唐言蹊避开他的目光,两种极端反向的情绪撞击在一起,七零八落的,难以言说。

    她用只有两个人的声音低喃:“陆仰止,你不要这样……”

    不要这样。

    监控室里,墨岚看到这一幕,眸光稍稍拉暗了些,吐着烟圈低笑,“事情果然没有我想的那么顺利。”

    “她这是恢复意识了?”顾况问。

    墨岚看了眼一旁的白衣人,那人也端详着屏幕上的女人,皱眉道:“画面太模糊了,墨少,我看不清她的眼睛,判断可能会失误。”

    墨岚想了两秒,把烟按灭在烟灰缸里,“那就动手吧。”

    宁可错杀一万,也不能放过一个。

    顾况微讶,“你不再等等看了?”

    “夜长梦多。”墨岚靠在椅背上,屈指揉着眉心,看似从容闲适,语气里的阴沉却在往外溢,“陆仰止不是什么小猫小狗,要困住他,这一次就差点把我所有的底牌都搭进去。下一次再加上江家和唐家,形式只会对我们更不利。”

    “敌人么,还是能除一个是一个。”

    顾况对他的决定从来没有异议,面无表情问:“那陆远菱那边?”

    他明明和她做了交易,暂时不伤陆仰止的性命。

    墨岚低笑,“指望一个恶贯满盈的人信守诺言,吃亏也是她活该。”

    顾况听明白了,随手摘下墙壁上的狙击枪,戴上了护目镜,“那我去吧,其他狙击手都安排在外面了,毕竟厉东庭也不是好对付的。”

    墨岚看了他一眼,“小心。”

    顾况弯了下唇,“我知道。”

    墨岚看着他穿上防弹衣的背影,眼皮莫名跳了跳,有句想叫住他的话就在嘴边,却怎么都没能说出口。

    几个小时后,当他再回想起顾况离开的影子,想起自己当时的欲言又止,只觉得那犹豫的后果让他咬牙切齿,撕心裂肺,亦是,刻骨铭心。

    ——小心。

    ——我知道。

    ……

    外面战火连天,导致地牢的四壁和顶子也在不停地掉落墙皮。

    庄清时腿上受了伤,原本就站不住,地面还一直晃动,她痛得咬唇,“仰止,我们先出去好不好?”

    陆仰止也皱眉看了看四周的环境,缓缓放开了拽着唐言蹊的手,黑眸最后看了她一眼,走回庄清时身边,“嗯。”

    刚把庄清时抱起来,一转身就看到唐言蹊挡住了二人的去路。

    陆仰止沉着脸,忍着怒意,“你闹够了没有!”

    她却毫不退怯,脸上淌着细如涓流的微笑,“陆仰止,你不是相信我吗?既然你这么爱我,那么我还是她,你选一个。今天我是不会让你带着两个人一起出去的,你必须选择一个。”

    男人深深看了她半晌,眼底有隐忍跃动的火光,最后被硬生生地压下去,“言言,别任性。”

    唐言蹊边用余光望着乔治,边笑,“难道在你面前,我没有任性的资格吗?是谁说过我可以像其他女人一样任性胡闹,是谁说过我可以事事依赖你?”

    “现在我不过就是让你把一个会阻碍我们的人留在这里,你却为了她说我任性?”唐言蹊的笑容渐冷,“你是不是还忘不了她,你是不是觉得她比我懂事听话,你是不是觉得你姐姐给你的提议很好——和她结婚,在外面养着我。反正女人总是越多越好的,是不是!”

    “唐言蹊!收回你的话!”陆仰止狠狠盯着她,额头上的青筋已经很明显了,薄唇冷冷吐出最后几个字,“这些我就当成没听过,现在闭上嘴,跟着我,我带你们出去。”

    唐言蹊半点不退,不避不闪地就这么望着他,“我走不动,要你抱。”

    庄清时在男人怀里,不可思议地看向唐言蹊那张明摆着写着“无理取闹”的脸。

    几乎不能相信,这是她唐大小姐的做派。

    虽然早知道她爱耍赖且脸皮厚的惊人,可是这种程度,已然超出了她对“脸皮厚”三个字的认知。

    “算了,仰止。”庄清时实在不想留在这里,主动出声,“你放我下去,我自己走。”

    唐言蹊剜了她一眼,讽笑,“你倒是善解人意。”

    “是没你不分轻重。”庄清时敬谢不敏地回应。

    “庄美人这么善解人意,不如自己找个南墙撞死,别整天横在我和我男人中间碍事。”唐言蹊笑着吐出这句话,一个字比一个字恶毒尖刻。

    陆仰止却没放下庄清时,反而把她抱得更紧,根本不想再理会胡闹的女人,抬步就往出口方向探去。

    恰在此时,乔治耳机里传来了一个淡薄的字眼:“杀。”

    他抬手摁住耳机,眼里有厉色一闪而过,十分干脆地掏出了枪。

    还没对准男人的背影,就见唐言蹊一跺脚,好巧不巧地冲上去挡在了他的瞄准范围里,拉着陆仰止的手臂不停摇晃撒娇,“我说我走不了,你是听不见吗?你不想要你儿子了吗?”

    乔治拧着眉,放下了枪,以很低微的分贝汇报道:“头儿,大小姐她……”

    “先等等。”屏幕上的男人似乎也看到了这一幕,有所顾忌道,“谨慎行事,别伤着言,我让顾况去出口的第二个转弯处堵截了。到时候你只需要配合他,把言拉到陆仰止身后,不要让她冲在前面,以顾况的枪法,他必死无疑。”

    “是。”

    陆仰止止住脚步,眼睑低垂,看着拽住自己不松手的那五指细白的手指,总觉得它们在挑动自己的神经和耐心。

    嗓音里寒气四溢,“唐言蹊,你懂不懂什么叫适可而止?”

    那手指微微蜷缩了下。

    好像是退却。

    下一秒却又仿佛下定决心,更变本加厉地缠住他,“我不懂,我不懂,我不懂!我就是不喜欢她,我就是不喜欢你抱她,你抱我吧!让她自己走!她不是说她可以自己走吗?”

    陆仰止压着怒火,“我再说最后一次,”这语气已是不多见的警告,“这里不是你闹脾气的地方,如果再耽误一分钟,地牢塌下来我们都会被埋在这里!你以前就算再任性也不至于到是非不分的地步,怎么怀了个孕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唐言蹊被他说得怔住。

    密密麻麻的心痛在她心上铺开。

    没办法忽视的,一呼一吸皆是痛。

    陆仰止说完这话,怒意发洩出去,又看到女人的怔忡和茫然,似是受伤,心里有些微不可察的懊恼。

    可是下一秒,她深呼吸过后,却朝他绽放了笑脸,轻慢妩媚,说不出的凉薄,“你这是怪到我肚子里的孩子头上了?怀了它就是会让我变成这个样子,怎么,你还想打了它不成?”

    “你不可理喻!”

    唐言蹊的怒意也被激起,浑身颤抖了片刻,猛地伸手——

    “啪”的一声,打在了庄清时脸上。

    庄清时捂着脸,愕然看向她,“你……”

    “都怪你!”唐言蹊尖声道,“老子早就应该让你死在那些绑匪手里!早就不该救你!如果不是你,我和仰止当年就不会分开!我和相思也不会母女相隔这么多年!现在我才应该是他的未婚妻!你还活着干什么,你为什么不去死!”

    说着,她又要去打庄清时的脸。

    扬起的手却顿在了半空。

    再也无法打下去。

    因为,陆仰止半侧身,把女人完完全全护在了怀里。

    她这一掌若是劈下去,势必打在他伤口崩裂的肩膀上。

    陆仰止放下了庄清时,已是怒不可遏,“唐言蹊,都他妈什么时候了,你还在闹!和你讲理是讲不清了吗?你说的对,比懂事体贴善解人意这一点,你确实和清时差远了!我是爱你没错,但你此时此刻的做法太让人失望了!我从来不知道你竟然还有这一面!”

    他的话如从九霄之上砸下来的惊雷滚滚,震得唐言蹊的五脏六腑都快要碎了。

    ——你说的对,比懂事体贴善解人意这一点,你确实和清时差远了。

    ——你太让人失望了。

    ——我从来不知道,你竟然还有这一面。

    你从来都不知道,我竟然还有这一面。

    良久,她轻轻笑出了声,“陆仰止,你不知道的事情太多了。”

    闭了下眼,逼退了那些快要涌出的什么,再睁开时,眸光潋滟,清明一片,“你不知道的事情太多了。”

    她重复着这句话,哆嗦着放下手,似是疲倦到了极点,“厉东庭,他在门外接你们吗?你们真的能活着出去吗?”

    男人皱眉,听到她的语调里隐约透出的孱弱和疲惫,想问她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想起她方才假装不舒服的事,又冷下脸,不耐道:“你的无理取闹才是这里最麻烦最难应对的。”

    一剑穿心。

    被伤的人却笑着。

    “言则,还是我耽误你了?”

    男人下颔紧绷,无言地看着她。

    他什么都没说。

    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

    一切,都在这藏着满天飞雪、皑皑无垠的一眼里。

    唐言蹊于是撒了手,任陆仰止带着庄清时往外走去。

    不是她不想拦,是她实在,拦不住了。

    陆仰止刚走过一个转角,她就扶着墙弯下了腰。

    乔治想跟上去,看到唐言蹊这般忍耐痛苦的样子,到底还是停了下来。

    外面还有顾况。

    陆仰止就算有三头六臂,也躲不过顾况的枪法。

    更何况,他还受了伤、带了个女人。

    方才就连护着怀里的女人躲避唐言蹊的巴掌,都只能硬靠自己的肩膀和后背来挡刀。连手都伸不出来,他还想怎么躲狙击枪的子弹?

    于是乔治俯身,在唐言蹊耳边关切地问道:“大小姐,你还好吗?”

    唐言蹊的脸色是真的煞白煞白,冷汗不停地落,她的唇开阖间,微微冒出一个字:“疼……”

    乔治把枪挂在肩膀上,扶住她,“我先带您回墨少那边。”说完,把她的胳膊完全搭在了自己肩膀上。

    唐言蹊在头晕目眩中想起什么,虚弱地笑问:“你不是来杀他的吗?把我带回墨岚那边,他可就走了……”

    乔治是个头脑简单的,闻言只是觉得有些不对劲,却没细想,毕竟对方只是个疼得动都动不了的女人,“没关系,墨岚安排了其他人埋伏在门口,他们就算活得过现在,也活不过下一个转角——”

    唐言蹊震了震,猛地回头去看身后的走廊。

    空空荡荡,男人已经带着庄清时走过了第一个转角。

    冷风撕扯着她的皮肤,唐言蹊一寸寸收紧了拳。

    再心灰意冷又如何。

    再撕心裂肺又如何。

    她却还是舍不得。

    陆远菱说的对,她就是软肋太多。

    太多。

    脖子上猛地被什么东西砸中,乔治整个人僵了下,眼前一阵发白,却没马上倒下。

    唐言蹊亦是惊讶这蓄了力的一掌打在要害处,居然没让他晕过去,这下可麻烦了……

    乔治反应过来是被女人偷袭了,眼神顷刻间变得狠戾,“大小姐,你这是要做什么?”

    唐言蹊格开他的擒拿手,弯腰急退,仗着身材娇小从缝隙间退出来,跑到他身后,寒声道:“不干什么!”

    语毕,已经探向男人腰间的尖刀。

    ……

    顾况在转角处埋伏了许久。

    能透过走廊听到一些争吵,想想也知道大约是被催眠的老大在和陆仰止因为庄清时而争吵。

    后来又听到陆仰止隐约的怒喝,女人就彻底偃旗息鼓了。

    他点了根烟,觉得陆仰止还真他娘的不是东西,对自己的女人居然也嚷得出口。

    不就是催眠了老大,让她以为她自己也是犯罪集团的一份子么?

    可惜那男人心怀天下,刚正不阿,眼里最是揉不得沙子,他怎么能忍受自己心爱的女人参与这种丧尽天良的卖卖。

    墨岚说的对,他们都是太清醒的人,太清醒,所以太知道什么能忍,什么不能。

    把烟蒂扔在脚下,顾况已经听见了脚步声愈发近了。

    他无声端起狙击枪,趴在了地势稍高的石头上。

    眯起一只眼睛,狙击枪的红外线已经瞄在了远处的影子上。

    这个让墨岚头疼了这么多年的陆仰止啊,终于要死在他手上了。

    这也算是,他为老大和墨岚做的最大的贡献了吧。

    从小他就知道墨岚喜欢老大,老大也确实是配得上世间任何一份宠爱的女人。

    可是这段感情却被陆仰止这个突如其来的第三者破坏得干干净净。

    为了墨岚和老大,他连命都可以不要,杀个人又算什么。

    那两道身影越来越近,逐渐,进入了狙击范围。

    这条路寂寥又安静,几乎听不见外面的炮火声,陆仰止走得十分小心。

    怀里的庄清时伸手捂着他的肩膀,很是担心他的伤,不停地问“你还好吧?”、“你没事吧?”

    他就总是想起那个女人。

    那个也不管他是不是伤了是不是痛了的女人。

    那个想发脾气就发脾气,从来不肯对他示弱的女人。

    戾气和不悦来得太突然,他光想着就觉得咬牙切齿。

    可——

    她还没跟上?

    陆仰止心里陡然一空,顿住脚步,转过身。

    顾况眼睛一眨,轻轻放下枪,皱眉。

    他怎么不走了?

    这么远……要一枪毙命,还有些困难。

    但若不能一枪毙命,给了陆仰止反抗的机会,死的可能就是他自己。

    “陆仰止!”

    身后,传来女人气喘吁吁的声音。

    庄清时在男人怀里,心情说不出的复杂,因为她看到男人在听到这道嗓音的时候,紧蹙的眉头蓦然舒缓的样子。

    他还是担心那个女人么。

    她都已经那么过分了,他还在担心她。

    这算什么,爱情?

    唐言蹊跌跌撞撞地跑上来,右手背在身后,左手扶着墙壁,深呼吸,“你他妈的,走这么快——”

    “是你太慢了。”男人面无表情、居高临下地看着她,黑眸微不可察地一深。

    她的右手,藏了什么?

    “我走不动了。”唐言蹊挤出笑,压抑着眼底的疲倦和悲凉,“真的走不动了,肚子很疼,你抱我走吧。”

    “又来这招?”庄清时冷哼,“你有完没完了?”

    唐言蹊原本就忍着满肚子的痛怒,此时被她这么一讽刺,脾气全都爆了出来,“格老子的,庄清时,你信不信老子现在找人把你弄死?你还真觉得自己这条贱命值几个钱了是不是?你问问全天下除了陆仰止这个傻B还有谁稀罕你!如果不是因为你,你的仰止需要进这种刀山火海来冒死救人?你还觉得挺美的吧?这就是你所谓的爱?”

    庄清时听得脸都绿了,眼泪悬在眼眶里,从陆仰止怀里挣扎着下来,“你……”

    唐言蹊皮笑肉不笑,“你还妄想嫁给他?还誓死捍卫你的清白名节?”

    她冷笑,“被抓过来这么多天,又长了张如花似玉的脸蛋,你说你有清白,谁会信?只要我放点消息出去,全天下都能立马知道你庄清时被人给强了轮了玩烂了——”

    “啪”的一声清脆又响亮。

    唐言蹊捂着被打得发红的脸,有些难以置信地抬头看着那个满面愠色,寒气慑人的男人。

    他的手还在空中没有放下,冷道:“唐言蹊,你说够了没有?”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