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心里有座城,住着一个人

第174章 我的心也是肉长的

    唐言蹊是什么人?

    整整一个街区的孩子王,大街小巷里就没人敢惹她,靠的可不是她那八百年不露一次面的父母,而是,她的拳头。

    她是从小和人打到大的,是他所认识的所有女孩子里面,最不怕疼的。

    能从她口中说出一个“疼”字,即使再云淡风轻,也当是,到了无法想象的地步。

    陆仰止心里一慌,来不及思考那种心慌究竟是被什么情感所驱使,他下意识就紧紧攥住了她的手腕,沉着脸道:“我现在就带你离开,找医生把它取出来,你的手不会有事,嗯?”

    说什么“坏死”,他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她的手骨头坏死?

    唐言蹊只是挣扎一下都觉得筋脉和皮肉扯着刀锋,索性也不动弹了,低垂着眼睑,“好吧。”

    “刚才我怕你看到会担心,所以没想告诉你。”唐言蹊想了想,又道,“不过,好像是我想多了。”

    睿智如他,肯定早就察觉到了她手里的不对劲。

    漠不关心,就是他给出的回应。

    好似有一把重锤狠狠敲在了男人的胸口,震得他整颗心都在发疼,“言言,不是的。”

    他想说,不是的,他不是不关心她的伤口和身体。

    只是刚才情况危险,她还一直拦在他面前不让他带庄清时离开——那无理取闹的样子,着实是激的他心浮气躁,再加上周围纷飞的战火烟尘,他是该有一颗多大的心才能在那种随时都能要了他们三人命的节骨眼上思考她诡异的言行举止?

    而且她突然出现在这里,就已经给了他不小的冲击。

    她本该在家里好好安胎养身体,居然跑到这刀枪无眼的交战区里来!

    这他妈是闹着玩的吗?!

    陆仰止为了这事心里还憋着一股火气没发,此时此刻各种情绪扯着他的心脏,慌张,愤怒,心疼,他第一次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她。

    “不是的?”身后,墨岚低低笑了,“那敢问陆三公子,你真正把她当什么?”

    男人表情冷漠,回过头,眸光宛若淬了寒霜的刀,剜过满脸似笑非笑的墨岚,冷声道:“我和我女人之间的事,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来多管闲事,她,更轮不到你这种畜生来染指!”

    墨岚抹了下被他打得有些出血的嘴角,不紧不慢,风雅如初,“陆仰止,论脸皮我也真是没见过比你厚的。刚才你说她装病的时候、丢下她带着你未婚妻往外走的时候怎么记不得她是你女人?怎么不想想她会不会被除了你以外的其他畜生染指?现在开始和我掰扯这些,不嫌晚?”

    “只有庄清时的伤是伤,庄清时的痛是痛,还是说,不会哭的孩子就是没有糖吃?”墨岚越说越狠戾,“因为言言从来不和你说委屈,因为她有什么都想自己解决不愿意给你添麻烦,你就能忘了她也是个女人也需要人照顾是吗?!”

    唐言蹊心里如被什么戳中,痛得痉挛。

    平静如死水的眼波也隐隐开始晃荡,“别说了……”

    她抬起左手,捂着眉眼,轻声道:“墨岚,别说了……”

    每说一个字,就好像是狠狠扇了她一巴掌。

    “我他妈从小看着她长大。”墨岚何曾见过她这样委屈的时候,说到怒处,一拳就招呼了上去,“你算个什么东西!”

    余光里,尸体还孤零零地埋在废墟中。

    那惨象更加刺激了墨岚,如果不是出门匆忙没有带枪,他恨不得现在就一枪毙了陆仰止。

    陆仰止浑身是伤,行动不比对方灵敏,蓦地抬手挡住他的突袭,自己也被打得退后几步。

    可,他带了枪。

    猛地从腰间抽出手枪,迅速瞄准了墨岚,语气凌厉扑面,震山撼岳,狠绝非常,“刚才,你是哪只手碰了她?”

    墨岚的身形顿在原地。

    看到唐言蹊那张煞白了脸色的容颜,他的瞳孔里划过深邃的光,抬眼与陆仰止对视,“两只手都碰了。”看到男人山崩地裂似的表情,墨岚心里更是痛快,冷笑道,“亲也亲过了,更亲密的事情都做过了——你不是知道吗?”

    你不是知道吗。

    陆仰止倏尔攥紧了拳头,骨节“咯吱”一声响。

    是,他知道。

    五年前,他们什么都做过。

    “你女人的滋味好得很。”墨岚好像根本不怕激怒他,又好像根本就是为了激怒他,“可惜这么好的女人,你配不上!”

    一股浓烈的戾气碾过男人的神经,陆仰止抬起枪,理智淹没在滔滔怒意里,浑身的血管近乎爆裂,“墨岚,我会让你用你的下辈子和下下辈子都来后悔你今天的一言一行!”

    “呵。”墨岚眼里挑衅的笑意更深,“我赌你今天开不下去这一枪。你最好今天杀了我,否则你的女人迟早是我的。”

    他太清楚哪里是这个男人的痛脚。

    因为是彼此的对手。

    也因为,他们太像。

    果然,说完这句话,就看到对面男人的五官线条仿佛被一股重力扭曲,青筋在他的额头上跳跃,张弛之间杀气凛冽,“墨岚!”

    扣动扳机的声音和他暴怒的语气比起来,都显得没那么可怕了。

    “住手。”

    疲倦苍白的嗓音从身后传来。

    很小,却入了男人的耳。

    怕他没听见,唐言蹊又重复了一遍:“住手。”

    语毕,她人已经站到了二人中间。

    男人眼尾一紧,生怕擦枪走火,及时按下枪口,凤眸里光芒深讳危险,“言言,你要护他?”

    唐言蹊对上陆仰止的眼眸,淡若止水,“如果我说是呢。”

    细软温和的眉目间,是丝毫不退让的冷。

    最后一根理智的神经骤然崩断,陆仰止有一瞬间后悔自己没直接动手,还给了她说话的机会。

    阴沉沉地盯着她的脸,眼前却不期然划过她被墨岚压在墙上亲吻、而她却没反抗的模样。

    陆仰止只觉得心里的戾气压不住地往外涌,“言言,让开,我不想伤着你。”

    女人盈盈一笑,“言外之意,如果我执意站在这里,你打算连我一起弄死?”

    后方,墨岚沉声开口:“言,听他的,去一边呆着。我不喜欢我的女人挡在我前面。”

    “我的女人”四个字无疑又在陆仰止仅剩不多的冷静上补了一刀。

    现在的场面看起来确实很像他们两情相悦,而陆仰止是那个要棒打鸳鸯的恶霸。

    男人望着她,缓慢地开口:“你知道他是什么人,你知道他犯了法,你知道他做的这些事情,迟早都会被处以极刑。”

    这话没在唐言蹊的心上激起半点波澜,她还是那副不惊不怒的眉眼,“我知道,那又如何?”

    “他的是非对错有刑法来衡量。陆仰止,扪心自问,你这一枪打下去,究竟是为了公道,还是为了你的私情?”

    陆仰止扯了下唇角,眼神绞在她身上,“为了什么重要吗?言言,护着一个死刑犯,你对得起那些被他抓起来折磨杀害的受难者?”

    “他们和我什么关系,我为什么要对得起他们?”唐言蹊淡淡回望。

    说不上缘由,陆仰止在她眼里看不到任何东西。

    没有喜悲,没有情绪,只有冷漠,一望无际的冷漠。

    曾经的她,不是这样的。

    她会笑会闹,生机勃勃,看似不讲道理,却总是善良得让人心疼。

    如今,却也说得出,“他们和我什么关系,我为什么要对得起他们?”这样的话了。

    唐言蹊脑子里想的没他这么复杂,只是几天前爸爸对她说的那番话——

    人老了,唯一的好处就是能失去的东西变少了。你不是胆子小了,你只是失去了很多东西,所以能失去的东西越来越少,每一件也就随之变得比从前更加重要。

    她才不想再当天字第一号大善人。

    倘若她对别人善良,代价是付出身边人的性命。

    那么,这样的善良,要来何用。

    天真不能拯救任何人,不能。

    “你不是说,你和墨岚也早就没关系了吗?”陆仰止把语速放得很慢,字音从深喉里冒出来,骇人得很,“还是,你们之间,确实有什么亲密于陌生人的关系?”

    唐言蹊被他阴阳怪气的质问问得头疼,“我不想和你吵架,你不是要带我走吗?走吧。”

    陆仰止却不愿放过这个问题了,抬起她的下巴,将她脸上疲惫懒散的神态收进深邃的黑眸,恨不得碾碎,“你觉得我想和你吵架?言言,我现在很生气。不管是为了什么,你最好不要在这个时候护着他。我控制不住自己,我会疯,懂吗?”

    他用那么冷静的语调说着“我会疯”三个字。

    若非唐言蹊离他这么近,几乎不信那是他说得出的话。

    她静了几秒,问:“你为什么非要杀了他不可?”

    听不出什么异样,就像单纯的好奇,有此一问。

    男人瞬间冷下脸,“动我的女人,他该死。”

    他的女人……

    “喔,是我糊涂了。”唐言蹊想起什么,抬手揉了揉眉心,失笑,“被他抓起来折磨的受难者——你不如直接说庄清时。”

    怪不得他这么生气。

    她可还记得刚才她仅仅是故意骂了庄清时几句,男人就直接一巴掌打回来了。

    像陆仰止这种有权有势的男人,对自己的女人都有种常人难以理解的洁癖和占有欲。

    她虽然不知道陆仰止对庄清时是什么感情——也许称不上感情,单纯的感恩或者什么别的都好,她也懒得去管。不过好歹庄大美人名义上也是他的未婚妻,还救了他的命,对陆三公子这种渊渟岳峙的君子来说,知恩图报不是理所当然的事么。

    “言言,不要顾左右而言他。”陆仰止面无表情,“你和他既然没什么特殊关系,应该也无所谓他今天是死是活,除非你舍不得你的……青梅竹马。”

    空气似是凝固了。

    良久,唐言蹊笑出声,笑声越来越放肆。

    她是真的觉得好笑,忍不住就这么带着笑意看着他,眼神探究,“你是单纯在激我,还是真的,就这么不信我?”

    男人一怔。

    握着枪的手指寸寸收紧。

    “陆仰止,你想为庄清时报仇直说就好。”她清明的眸光射进他幽深沉黑的眸,开口,“没必要把脏水泼在我和墨岚身上,非要给我和他按个什么暗通款曲的罪名。这样真的,挺不男人的。”

    “这和清时没关系。”男人皱眉,“只是因为你。”

    “因为我?”唐言蹊看着他,“因为我什么?因为我没力气反抗被他占了便宜,还是因为他胡说八道了几句话?”

    陆仰止觉得一口气堵在嗓子里不上不下,沉声道:“因为你一见他,就变得反常。”

    “一见他就变得反常的是你不是我。”唐言蹊无动于衷,“介意他的人是你不是我。”

    眼看着男人英俊的脸上出现丝丝皲裂的痕迹,她挪开视线,话音仍旧平和,“陆仰止,你其实很介意相思的身世,对吧。”

    话音一落,整个地牢都死寂了。

    不知是不是错觉,仿佛外面炮火连天的轰炸声都在须臾间消失的一干二净。

    男人耳畔只有她无喜无悲的一句,你其实很介意相思的身世,是吧。

    唐言蹊重新看向他,目光说不上有什么攻击性,却正是因为太平静太悲凉,所以太容易渗透到别人心底。

    她笑得也一样凉,“当年的事,说实话,我不清楚是怎么回事。我只记得我醒过来的时候……”唐言蹊自己说着都万分艰难,索性不说了,“总而言之,是我对不起你。但是选择接受它的是你,我从始至终都没有强迫你非要原谅我。你完全可以把我当成一个背叛了你的、脏了的女人甩掉,虽然那时候我们根本还没在一起,追究到底也算不上是我背叛了你。”

    “如果你直接甩了我,我可能还会觉得你是个爷们。”她道,“也比这样明面上原谅我,实际上找到个机会就要泼我一盆脏水要好。就好像我和他睡了一次就要和他睡一百次一千次一样。”

    “那件事我也很愧疚,愧疚到我觉得自己需要对你更好、付出更多,才能弥补对你造成的伤害。”

    “可是。”唐言蹊轻轻抬起右手,那刀锋刺目。

    陆仰止光是看着都痛得厉害,她的表情却没变过分毫,“我以为这样,你总也该信我了。”

    “我一直就很好奇。你的知恩图报为什么从来就用不到我身上。”

    “还是,只有别人对你的付出才叫付出?”她还是笑着,“你说我没心没肺,那我倒想问问你了,我的没心没肺,是不是刚好直接给了你可以忽视我的借口?我对你的弥补心态,是不是刚好直接给了你可以不把我唐言蹊当回事的借口?!”

    陆仰止被她一句一句说得浑身冰冷。

    他慌乱地握住她的手,想把她搂紧。

    可是女人却不动声色地挣开他。

    他也不敢太用力碰她,生怕再牵扯到她的伤口。

    唐言蹊也累了,长舒了口气,低笑,“如果这样都不能让你相信我,那我再告诉你一件事吧。”

    “你知道,那是谁的尸体吗?”唐言蹊瞧着不远处的废墟,目光空洞。

    陆仰止凝眉,回头看去。

    废墟之下,那具不知名的尸体已经僵硬了。

    他的脑海里迅速划过什么念头。

    快到根本抓不住。

    唐言蹊也不指望他会回答,轻声开口:“那是顾况。”

    男人的眸光狠狠一颤。

    一种难以形容的滋味像藤蔓一样缠绕在他的心脏和气管上。

    慢慢拉紧、拉紧,直到呼吸困难。

    他尚且觉得窒息,难以想象,眼前的女人是何种心情。

    可唐言蹊的表现却和他的想象相去甚远,她很平静,平静得看不出来一丁点反应。

    又或者说,这已经超出了平静——

    是种,被抽离了所有情感的、心如死灰的样子。

    他再也顾不上那么许多,其实她不必再多说什么,他也懂了,猛地把女人裹进怀里,“言言。”他沙哑的嗓音落在她耳畔,“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是我亲手杀了他。”唐言蹊道,“你问我为什么不开枪打死墨岚,”她笑,“因为我下不去手了。”

    笑着笑着,眼眶就红了,“陆仰止,我的心也是肉长的。”

    “我肯为了你杀了我从小到大的玩伴,无非就是因为我不想看到你带着你的救命恩人死在这里!”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