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心里有座城,住着一个人

第178章 不需要你替我出头

    唐言蹊还在思考着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江姗身后的两个手下就已经上前,一左一右地搀住她,“大小姐,失礼了。”

    “等等……”她甩开了那人的胳膊,目光直勾勾地盯着轮椅上的女人,细眉紧拧,十分困惑,“妈,这是要干什么?您为什么在这里?”

    “言言。”女人身后长身玉立的男人走了上来,一张英俊淡漠的脸上一如记忆中没什么表情,嗓音很低很沉,透着成熟男人特有的魅力,“你妈妈听说你受伤了,很担心你,特意过来接你回家。”

    接她……回家?

    唐言蹊抿了下唇,忽然扶额笑了,“我怎么不记得我还有家……”

    江姗脸色微僵,眸间温度骤降,凉得好像冬日夜色中的风,卷着片片雪花,“你这是在和我闹脾气吗?”

    唐言蹊低着头,目光所及之处是被白色的绷带层层包裹住的手心,“我不敢。是我做错了事让您失望,您不想认我这个女儿也是常理之中的事。毕竟带我回去……也有辱门楣。”

    她一番话说得心平气和,好像发自内心的这么想。

    江姗眉头一皱,刚要开口,肩膀就被男人温热的手掌盖住,“姗姗。”

    他截住她的话,“我和言言谈一谈,你先去门外等我。”

    厉东庭在不远处打量着这一幕,寒眸漾开几丝嘲弄。

    寻常人家都是母亲比较善解人意,相较而言父亲疏远一些,唐言蹊的父母倒好,母女之间一见面分分钟像是要擦出刀光剑影,还需要父亲来开解。

    江姗抬头看了丈夫几秒,收住脸上的不悦,对身后的保镖打了个手势。

    待保镖将她推出病房门外,唐季迟似有若无地掀起眼帘往厉东庭那边一扫,静中含威的一眼,竟让厉东庭这个骨头硬朗的军人都感到了沉甸甸的压力,他板着脸道:“唐先生,我受兄弟所托,要在这里守着她。”

    唐季迟温温淡淡地一扬唇,“陆仰止?”

    “正是。”

    他单手抄袋,姿态闲适,却也无人敢在他面前造次。

    尤其是一张口,语气云淡风轻,偏生讽刺入骨,“怎么,他死了?”

    厉东庭蹙眉,“唐先生……”

    “他自己的女人自己不会守着,叫兄弟来替他?”

    “他受伤了,在包扎伤口,有些麻烦。”

    “那不如我直接一枪崩了他你看怎么样?”唐季迟客客气气地笑了笑,“省得麻烦了。”

    聊到这里,厉东庭才直观感受到了男人的怒火,不禁一震。

    大概是他太善于收敛和隐藏情绪,道行甚至比陆仰止还要高上几筹。

    唐季迟收起和蔼的笑脸,表面的风平浪静下,隐约透出一股摧枯拉朽的力道:“我女儿虽然不是什么从小娇生惯养的大小姐,可也远远轮不到外人来给她委屈受。叫他趁早滚过来,我没多少时间和耐心。”

    厉东庭的手掌在无人可见处攥紧,不动如山地应下:“是。”

    说完,大步离开。

    唐言蹊盯着他挺直的背影看了片刻,才收回视线,落在男人身上。

    这个她从小……就没怎么认真打量过的男人。

    唐季迟也就不闪不避地任她看,过了许久,见她还是没有开口的意思,才换了副口吻,低低笑着开口:“才四五年没见你,瘦了这么多。”

    唐言蹊迎着他的眼神,面色无改,“七年四个月零十五天。”

    气氛有些尴尬。

    唐季迟揉了揉眉心,无奈地勾唇,“爸爸老了,记性不好。”

    唐言蹊也学着他的样子不走心地笑了笑,“嗯,我知道。”

    男人盯着她的眼睛,意味深长地问:“你突然跑到欧洲来,干什么?”

    “捉奸。”床上的女人面容苍白,没有喜怒,没有温度,回答得也很干脆,“我老公过来救别的女人我看不爽,过来捉奸。”

    “……

    ”唐季迟转了转手指上的玉扳指,深眸不动声色地凝视着女人年轻沉静的眉眼,总觉得好像上次见到她还是个满脸泥土的女娃,一眨眼竟然也学会了这般喜怒不形于色的作风,倒是,和门外那个人越来越像了。

    他的声线低沉平静,似叹非叹,“言言,何必非要这么倔?”

    承认自己是为了妈妈回来的,有这么难吗?

    唐言蹊也不知是没听懂他的话,还是听懂了不想理会,没吭声。

    “跟你妈妈回去吧。”

    唐季迟的话刚说一半,病房的大门就被人倏地拉开,男人寒着一张俊脸,目光是劈山断石的坚定沉凝,以一种近乎宣告的口吻道:“她不会跟任何人离开。”

    唐季迟抬眼看过去。

    是披着病号服的陆仰止。

    看得出他来得很急,脚下的拖鞋都没踩稳,身后还跟着战战兢兢不知所措的小护士。

    两人视线对上的刹那,空气里好像有根弦蓦地缩紧,用力被抻断——那是种两强相遇的气场,无声无形,却极具杀伤力。

    唐言蹊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门外的男人便迈开长腿大步走到了她身旁。

    他高大挺拔的身躯挡住了不少灯光,在她身前投下一大片阴影,也让对面的唐季迟眼里落下了深深浅浅的斑驳,“你就是陆仰止?”

    陆仰止顿了两秒才答:“是我。”

    他的语气其实不算有多挑衅,无非就是与寻常的冷静沉稳。但是对于唐季迟这样久居上位的人来说,晚辈不表现出敬重和示弱,那就是已经是种挑衅了,他的眼风于是也冷冽逼仄了许多,“你知道我是谁?”

    陆仰止唇边漾开一丝笑,从善如流地问:“您是?”

    床上,唐言蹊“扑哧”一声竟笑了出来。

    唐季迟沉着眼眉,冷声道:“我是她父亲。”

    陆仰止伸手把女人搂进怀里,亲昵又宠溺地揉揉她的长发,低声温和道:“是吗?言言,你父亲来了怎么也不给我介绍一下?”

    唐季迟觉得自己已经很长时间没和一个后生晚辈置过气了,面前这个陆仰止几句轻描淡写的话却让他有种怒意往头顶烧的感觉,好在他压得住火,讽笑,“连言言的双亲都没见过,你以为你和她这种关系算什么?”

    “我以为?”陆仰止微微直起腰身,不卑不亢地对上对方的审视和质问,从容道,“我以为我会在五年前我们结婚的时候见您一面,没想到,”他顿了顿,扯开唇角,“您贵人事忙,连女儿的婚礼都无瑕出席——没能第一时间认出您,是晚辈眼拙了。”

    说完,他也不顾对面男人的反应,低头问怀中的女人,“等这么久,是不是饿了?”

    唐言蹊点头,淡淡道:“有点。”

    “言言。”唐季迟声音厉了几分,“我和你说的话你是当做耳旁风吗?”

    陆仰止长眉一拧,见不得旁人在自己眼皮底下对自己的女人吆五喝六,尤其是听了这话,她的表情明显变得难看。

    不管那人是她父亲还是谁,他都无法视而不见,正冷着脸要开口,衣袖就被女人轻轻拽住。

    她淡声道:“我家的事,不需要你替我出头。”

    陆仰止眸色暗了暗,“言言。”他握着她没受伤的手,把玩着她细软的手指,似笑非笑,“你这手借刀杀人使得漂亮,我不在乎被你怎么利用,但是过河拆桥这种事,总不好做得太快,嗯?”

    如若不需要他替她出头,她大可以一开始就打断他和唐季迟的对弈,不必等着借他的口来讽刺唐季迟父母这么多年来对她的不管不问。

    陆仰止很清楚,她之所以没一开始就把他赶出去,无非,就是需要个庇护。

    能和父母抗衡的强大的庇护。

    他知道她对“父母”两个字有着很深的芥蒂,所以哪怕是被她这样利用,他也无所谓。

    不过她事成之后立马翻脸不认人,却让他有些不悦。

    还什么“我家的事”。

    那男人何曾真正把她当女儿、给过她一个家?

    唐言蹊被人说中心思,脸色稍白,垂下眼帘,陆仰止却没想和她计较,依旧温声不改宠溺地问她:“想喝粥还是喝汤?”

    唐季迟俊脸蒙了层阴霾,看着女儿和“女婿”——

    一个是心机明显冷漠寡淡,一个是装傻充愣温柔体贴。

    明明在他印象中,一直是他的傻女儿追着陆家那个无心无情的三少爷跑,怎么现在呈现在他眼前的,却恰好相反?

    忽然想起出门前姗姗说的那句,她很快就不是个会被感情冲昏头脑的蠢蛋了。

    唐季迟似乎有些懂了什么,眸光深了几分,“言言,当年的事是我们做得不妥,但你妈妈她也只是为了大局着想,所以才不得不——”

    “所以。”唐言蹊静静开口,语调自始至终都没有过起伏,“她现在把我接回去,又需要我为她的大局做什么事?”

    唐季迟皱眉。

    老话说女子无才便是德,太聪明的女孩果然……太让人头疼。

    姗姗要接她回去,的确不是没有理由的——

    庄清时被陆仰止活着带出了地牢,也就意味着,瑞士银行里,那份证据,只有唐言蹊能取出来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