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心里有座城,住着一个人

第189章 陆相思是他女儿

    他嘴角的笑容很浅很淡,几乎把周围灾难一样的环境带来的巨大毁灭性都抚平了。

    唐言蹊茫然地望着他,“墨岚……”

    车身开始不受控制的剧烈颠簸,甚至向一侧倾倒,火烧到了他身上,唐言蹊突然觉得可怕,想要说话,却被他单手点住了唇,“嘘。”

    他的眸如夜色流光,皎皎而温脉,“我不想听拒绝,言,这是最后一次了。”

    余光里,唐言蹊看到了后面飞速追上来的那辆车。

    似乎在风里听到了谁撕心裂肺的呐喊:“言言!不要!!”

    她心里陡然沉静下来,闭着眼,伸手抱了上去,嘴角噙着笑,眼里却流出眼泪,“看来老子今天是真的要跟你一起死在这了,墨岚。”

    墨岚感受到腰身被她抱住,眉心舒展开,定定在她耳畔道:“听起来很誘人,但是很遗憾,大约不会这样。”

    唐言蹊还没来得及去思考他这句话的含义,他便用实际行动解释了这句话的意思——

    只见男人单手把她死死护在怀里,猛地打了转向,让自己所在的一侧擦上了栏杆外的礁石。

    唐言蹊蓦地瞪大眼睛,开始挣扎,“墨岚,你要干什么,你他妈的给老子松手!松手啊!!”

    她一开始就预料到他也许会这样做,所以刚才才借着吵架的由头扳正了转向。

    不就是死吗,要死就一起死啊。

    可是他却说,要她抱抱他。

    唐言蹊心里触动,不疑有他,抱上去之后却被他整个钳制住。

    这一刻就算她再怎么乐观洒脱,或是麻木不仁,也无法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视而不见。

    车门在巨大的压力下变了形,磨成的尖锐的棱角直接插进了男人后背,墨岚喉咙里一阵腥甜,血也顺着唇梢流了下来。

    唐言蹊彻底泪崩了,心脏像是被什么东西扭曲得厉害,最后碎得七零八落,痛得她想大声喊出来,“墨岚,你别这样,我求求你了,你不要这样,你放手,放手行不行!!”

    明明都决定了同归于尽的。

    明明她不想再欠任何人了。

    “墨岚,我求求你。”唐言蹊崩溃地抬头望着他,“你别再让我看着亲近的人死于非命了,行吗,你别再留我一个人面对这些事情了行吗,你放手,我求求你放手!”

    男人眼里有动容之色一闪而过,可是很快又化成了坚定,他薄唇一动,却吐出一口鲜血。

    车身翻覆之间擦出了剧烈的火光,在高速路上划开一道灼烧的痕迹。

    陆仰止在后面的车里肝胆俱裂。

    大姐说,她和墨岚离开了。

    他那时本来是怒极的,可是看到这一幕,他却突然想,离开也没什么不好。

    比他眼睁睁看着前面那辆车车毁人亡在他面前要好得多。

    他要她活着,他要她好好活着,无论在这个世界上哪个角落,唐言蹊这个人,必须存在。

    “言言!!”他猛地刹车,拉开车门就大步往那边跑。

    陆远菱的车紧随其后,保镖忙上前拉他,“三公子,您千万别冲动啊!那辆车的油箱已经开始漏油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爆炸,那边太危险了,不能过去!”

    陆仰止哪管是谁在拦他,鹰眸冷厉地一扫,出手两三下就把人狠狠砸在地上,几乎是不留活口的力道,戾气深重,“给老子滚开!”

    肩上的伤口崩裂,他也无瑕去管,只觉得那痛苦不及他心上万分之一,锋利的疼痛碾过神经,他快要撑不住了。

    为什么没有早点回来。

    为什么没有干脆呆在家里陪她。

    区区一个庄清时,又怎么会比她重要。

    陆仰止,你都做了什么啊……

    他踉跄着要上前,陆远菱却突然打开了车厢的后门,抱着昏迷不醒的女孩下了车,声音散在冷风里:“仰止,你回头看看这是谁!”

    陆仰止根本不理会她,却是保镖最先喊出声:“小小姐!”

    男人挺拔的身影蓦地顿住,回过头,果然见陆相思在陆远菱的怀里沉沉入睡。

    远处的海面波涛翻滚,墨岚的车翻覆间声音刺耳,正常人没道理遇见这么大的动静还醒不过来。

    除非,有人给她下了药。

    陆远菱在给唐言蹊用流产药之前,就先用药让陆相思昏了过去。

    她不能让她心爱的相思出来搅事。

    这些,都与相思无关。

    可是出门追陆仰止之前,陆远菱还是留了个心眼,她知道陆仰止一定会看到这一幕,也一定会心痛不已,甚至会发疯,所以她一咬牙把昏睡中的陆相思带了出来。

    这种时候,也只有怀里的女孩才能唤醒他万分之一的理智。

    就像上次陆氏大楼着火的时候,也是陆相思的出现阻止了他上去追那个女人。

    相思在他心里还是很重的,不是吗?

    但,她错了。

    眼见着陆仰止的背影只是僵了短短几秒,连头都不打算回,就继续大步往那边去,陆远菱难以置信地大喊:“仰止,你连你女儿都不要了吗?!”

    男人双眉如刀刻,沉冷骇人,倏地一回头,眼里的阴鸷能击穿谁的心脏,“陆远菱,你我的账回来再算。以前你无论做了什么,我当你是陆家人、又对相思有养育之恩,所以能恕则恕,但是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把念头动到我的女人头上。”

    “你我姐弟情分到此为止,今天言言若是出了什么三长两短,我必要了你的命!”

    最后一句落定,活活震住了周围一片人。

    连陆远菱都在他淬了毒的刀锋般的目光里哆嗦起来。

    手一抖,差点保不住怀里的女孩,她摇头喃喃道:“仰止,我都是为了你好啊……”

    她垂下头,眼中闪过深深的凄苦和受伤,“我做什么都是为了你,你怎么就不明白呢。”

    她深吸一口气,下定了决心,对着男人的背影咬牙道:“你要是再敢往前迈一步,我就视作你放弃了你的亲生女儿陆相思!”

    亲生女儿。

    这四个字被海风卷进了男人的耳朵里。

    陆仰止缓缓睁大了眼睛,阒黑的眼眸里似有什么东西逐渐裂开,他回头,眸光如绳索,死死绞住陆远菱的脸,慢条斯理地开腔,“你再说一次?”

    陆远菱在他沉甸甸的视线中差点喘不过气,却仍提起唇角,笑道:“反正唐言蹊也死了,我告诉你又何妨?”

    她一字一字道:“当年那份DNA鉴定书,用的不是你的DNA,所以鉴定出来的结果才是你和陆相思没有父女间的血缘关系。”

    陆仰止忽然在这剧烈的寒风中颤抖起来,皮肤上插满了细细密密的针,掀起不可忽视的惊痛,“不可能!”他低吼道,“来自父亲的基因样本和你是姐弟关系——这个世界上除了我还有谁和你是姐弟关系?”

    话音戛然而止,他自己都愣住了。

    陆远菱笑望着他,眼中含泪,却分明是悲悯。

    或许是时间太久远,或许是从未有人提起。

    她是陆家的大小姐,而他是陆家的三少爷。

    这中间,还有一个人。

    ——他素未谋面的哥哥。

    与陆远菱是姐弟关系的,另一个人。

    陆家人都说陆二少爷早年夭亡了,所以陆仰止从始至终就没把自己的“哥哥”算成是一种可能性。

    但是这样看来……

    “懂了吗?”陆远菱道,“我当年拿的样本不是你的,而是我另一个弟弟的,所以他的基因样本和陆相思才不成父女关系,并且和我是姐弟关系。你以为他死了,其实他一直活着!”

    陆仰止如同被人当头打了一棒,身形似玉山之将崩,一贯沉稳的步伐竟趔趄了下,运筹帷幄的眼眸中,写满了震惊和不可置信。

    陆远菱的话无疑是颠倒蹂躏了他全部的世界。

    相思不是别人的女儿,相思是他的女儿?!

    所以说几年前唐言蹊她根本就没有背叛过他?!

    所以他心里那些狗屁的隔阂和介意,还有他对她一次不忠百次不用的怀疑,都是什么?!

    他以为胸襟开阔的那个人是自己,他以为是她做错了事情在先。

    陆仰止,你可笑的自尊和骄傲快要把她害死了,你快要害死了你最爱的人!

    “你为什么要做这种事。”男人额头上青筋暴起,双眸赤红,如果不是碍于她怀里还抱着陆相思,他肯定已经揪着她的领子狠狠扇她一巴掌了,“陆远菱,你为什么要做这种事!你他妈到底为了什么!”

    “为了什么?”陆远菱平静地阖上眼眸,藏了五年的秘密终于被她和盘托出,每分每秒的愧疚和恐惧在这一刻全数归于尘土。

    “为了你,陆仰止,我做的所有事情都是为了你!如果不是因为知道相思是你的女儿、是我陆家的血脉,你以为我会同意唐言蹊生下这个孩子来侮辱陆家门楣?你以为我会把她视如己出带在身边养育这么多年?”

    “我不是搞慈善的,仰止。”她一语落定,“但是我爱你,我比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爱你。”

    海面上怒涛呼啸,气势磅礴。

    身后寂寥的天地间,突然毫无征兆地传来一声爆炸的巨响。

    男人似有所觉,猛地变了脸色,向后望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