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小说 > 心里有座城,住着一个人

第195章 那她现在在哪?

    那触感很熟悉。

    陆仰止不必低头,也知道抵住自己心口的东西是什么。

    那是一把枪。

    她刚才拾起来,想要杀陆远菱的那把枪。

    陆相思被吓得说不出话来,眼泪也懵懵懂懂地悬在眼眶里,讷讷地轻声喊了声:“爸爸、妈妈……”

    陆远菱也震得倒吸了一口凉气,伸手去拽唐言蹊的裤脚,大喊:“唐、唐言蹊……你把枪放下!有什么冲我来,你不要伤我儿子!”

    女人好似没听到般,依旧保持着那个动作。

    陆仰止非但没有躲,反而伸手将她抱得更紧,他能感觉到枪口已经没入了他的衣衫,隔着两层衣料直直戳着里面那颗跃动的器官,可是他却只是垂眸,用密不透风的眸光紧紧圈着她的脸,轻声问:“你想杀我吗?”

    女人没回答。

    他低低笑出声,摊开手,摆出一个把命都交给她的姿势,眉目依旧寡淡温和,看着她,像看着全世界的珍宝,眼中只有浓稠到化不开的柔情似水,丝毫不曾在意心口那冰冷的枪管。

    “没关系,言言,这一枪你想开就开。”他道,“这是我欠你的,我不躲。但如果我还能活下去,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这话,震住了在场所有人。

    包括霍无舟在内,他皱眉望着陆仰止那张在夜色下显得深沉儒雅的脸。

    这是,在拿命来赌吗?

    陆远菱已然泪流满面,“仰止,你在说什么胡话!你快躲开,你躲开啊!唐言蹊疯了,她真的会杀了你的,她真的……”

    苍白无力的话语,她哭得缺氧,脑子里一片空茫。

    霍无舟自诩很了解老祖宗,亦猜不透她会在这种情况下做什么了。

    倘若她这一枪没有要了那男人的命,他大概会变成她穷尽一生也摆脱不掉的纠缠。

    因为谁都能看出来他身上的执念。

    他不会放唐言蹊离开的,绝不会的。

    唐言蹊在众人的目光中,扣动扳机,食指却仿佛僵住了,不停地打颤。

    她恨,恨这些人,恨这个世界。

    可还是……

    沙哑地吐出一个字,“滚。”

    陆仰止紧皱眉头,扶住她摇摇欲坠的身体,“言言!”

    “我让你滚!滚!”唐言蹊用尽全身的力气咆哮,心里所有的东西都被他掏空,一干二净,不剩丝毫,最后连看他一眼都懒得抬头,“带着你妈你女儿给我滚!从此以后我们桥归桥、路归路!我这么多年就全当是喂了狗,滚!”

    “桥归桥、路归路”六个字让男人痛彻心扉,可当他品味到她这一席话间隐藏的含义后,又被另一种极致的痛苦冲刷过了神经。

    她让他带着陆远菱和陆相思离开。

    从此不再出现在她的视线里。

    这分明就是,不再追究的语气。

    本该是他所乐见的结局,可陆仰止却一发不可收拾地心疼起了她的决定。

    看到女人死寂的眉目,他总会回想起曾经那个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她。

    是他一手缔造了她的娇宠,又一手毁了她的世界。

    此刻,他宁可她追究到底,也不愿她把痛苦全部留在心里自己承受。

    因为那些无法发泄的东西,终究会成为他和她之间过不去的一道坎。

    “言言,做你觉得开心的事情就好。”陆仰止低沉的嗓音裹着深浓的眷爱,连他自己都不确定她下一秒会不会精神崩溃直接一枪崩了他,所以他是把每一眼都当成最后一眼来看她的,“你再也不需要为任何人考虑了,知道吗?人生是你自己的。”

    “人生是我自己的。”唐言蹊笑得嘲弄、空洞,“我今天刚刚失去一个孩子,你是想让我再亲手逼死另一个?”

    陆仰止一怔。

    方才陆相思说的话犹在耳畔。

    他忽然懂了她的苦。

    她不是不想下手。

    她是下不去手,因为相思是她的亲生女儿,她没办法,没办法。

    “虽然我恨极了陆远菱,但是她有一句话我是认同的。”唐言蹊有气无力道,“陆仰止,你没办法理解一个母亲的心。”

    手心手背都是肉。

    她杀陆远菱是为了给肚子里的孩子报仇。

    可她另一个孩子却挡在陆远菱面前说什么同生共死。

    这感觉活活撕裂了唐言蹊的心,让她没有办法做出一个抉择。

    她想离开这里,她只想离开这里。

    “陆仰止,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就是遇上你。”

    说完,枪从她的手中脱落。

    唐言蹊整个人向后仰去。

    伦敦冬日的夜空乌云密布,寂寥冷清,有风雨雷电,有瀚海波涛。

    这些却与她都没有关系了。

    哀,莫大于心死。

    唐言蹊觉得她这长长的一生都在这转瞬之间过完了。

    给出了自己的全部,且,什么都没有留下。

    闭上眼之前听到了谁撕心裂肺的喊声:“言言!”

    而后,世界安静了。

    ……

    数月后。

    榕城。

    已经到了春末,几次大大小小的手术相继而过,她已经成了医院里的常客。

    医生不敢怠慢,不仅是为她的身份,也是为了她身边那些惹不起的角色。

    这位大小姐因为头脑受创,头颅里有个血块压迫神经,视觉和记忆双方面受损,前前后后找过无数专家,可谁也不敢对她的脑袋“轻举妄动”。

    偏偏她自己也不着急,医生说什么就是什么,活得什么追求都没有,每天的日常就是和医院里那些得了病的小朋友们嬉笑打闹,好不快活。

    每日下午,男人都会来看她,一陪就是好几个小时。

    他不是个很爱说话的人,最多也就是为她削削苹果、讲讲曾经的事,试图唤醒她的某些记忆而已。

    今天她又下了一台手术,所以来看她的人也比平时多一些。

    医生远远就看到那个西装革履、英俊冷漠的男人从楼道外面跨进来,身旁跟着另一个面色淡远的男人。

    这二人无疑都是面如冠玉、俊美无俦的,可身上的气质却各有千秋。

    一个好似被冰封着,乌黑如泽的眸子深不可测,如海纳百川,恢弘磅礴,让人稍稍靠近都会被其中骇人的锋芒逼退。另一个则寡淡许多,好似一副挂在墙上的水墨画,黑与白之间玄妙无极的搭配最是写意,一眼望过去,便知何为清风霁月。

    “她怎么样?”冷峻的嗓音响起。

    医生低着头,小心翼翼地回答:“陆总,手术很成功,病人情况也有所好转,再输两天液就可以出院了。”

    男人颔首,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

    曾经的陆三公子,今日的陆仰止,再没人敢在他面前放肆了。

    几个月前,厉少将临危受命去国外追缉一伙跨国际的犯罪组织,陆三公子也随行去了,他们二人成功破获了一起国际刑警侦查多年没有结果的案子,击破了整个组织,扯出其背后的庞大地下交易,举世震惊。

    因为那组织不仅贩卖人口、军火和毒品,还参与了各国的政,治交易。

    不少国家的党派争权因此重新洗牌,大格局之下风云暗涌。

    厉少将出色的完成了任务、加官进爵,陆三公子亦是功不可没,给陆家又添了一笔功勋。

    如今,陆家权势滔天,风头无两,可陆公子却拒绝了所有媒体记者的采访,一转身又下海做起了商人。

    这大概是方圆千里之内最大牌的商人了,就连官场里的人遇见了他,都要避让三分。

    陆公子从国外归来,第一件事就是退了与庄家大小姐的婚事。

    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庄清时也很久不在众人的视线里出现,有小道消息说,当时陆公子之所以插手这个案子,就是因为庄清时被卷了进去,本是个冲冠一怒为红颜的戏折子,回来后,却变了样。

    说不定是庄大美人在国外经历了什么,让陆三公子觉得无法接受了吧。

    不过这些也都是小道消息,真相如何,唯有当事人明白。

    这件事带来的诸多影响里,对老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贡献最大的,无疑就是陆三公子和厉少的婚事了。

    两大钻石男神,风华正好,还都是单身!

    ——虽然,陆总曾经结过一次婚,不过大家都选择性遗忘了这件事。

    毕竟对于他这样站在金字塔顶端的男人来说,离过一次婚着实连污点都算不上,甚至给他增添了几分神秘,让人更想探知。

    于是,榕城的大姑娘小媳妇们每天像疯了一样地追捧议论着他,不少千金名媛们放下身段主动去高攀提亲,却都被一一挡了回来,拒绝得不留情面。

    医生光是看着他,脑子里就不自觉地开始回想这段日子的种种。

    余光往外一瞥,果然见门口有不少素衣打扮的八卦记者。

    这陆公子还真是走到哪里都自带光环和话题啊。

    要是让这群人知道陆公子来看的是个女人,那榕城的八卦杂志还不翻了天?

    医生为他打开了病房的门,率先进去的却是他身旁那位戴了无框眼镜的男人。

    陆仰止也没和他抢,就让他走在前面,满脸无动于衷。

    “你们来了。”床上的女人抬眼看过来。

    霍无舟上前一步,不由分说便皱眉抢走了她手里的手机,“说了多少遍,脑子里的血块还没取出来,不要看这些辐射大的东西,眼睛不要了?”

    女人看着她,没理会,瘪着嘴望向后面穿着黑色风衣、冷峻得宛如裹了一身霜雪的男人,委屈巴巴。

    男人回望着她,漠然启唇道:“霍无舟说的对。”

    “师哥……”

    “叫我也没用。”陆仰止冷声打断了她那九曲十八弯的尾音,“酒后飙车,还在意大利的首都,你真是长本事了。”

    容鸢被他眼里那无声无形的寒意震慑住,低了低脑袋。

    说起这事,她自己也只是隐约有些印象,其他的,都是靠那个叫霍无舟的男人这几个月来给她讲的。

    陆仰止偶尔来看过她,自称是她的“师哥”,后来她看过新闻才知道原来她的“师哥”是个这么厉害的人物,忍不住崇拜起来。

    每次他一过来,容鸢就会拽着他询问一些外界无法得知的“内部消息”,今天也不例外。

    她下了病床,讨好般地给最有气场的男人搬了把椅子,根本不理会旁边的霍无舟,笑眯眯地问:“师哥,接着上次的故事讲呀,你是怎么知道那个大坏蛋墨岚就是你失踪多年的二哥的呢?”

    二哥。

    陆仰止唇畔勾起漠漠的讥诮,眼神冷冽。

    二哥这个词,用在形容他和墨岚的关系上,真是大错特错了。

    二舅还差不多。

    还有什么比这更讽刺的事情吗?

    他的情敌、他的对手,原来竟是他的家人。

    “师哥?”容鸢眨巴着眼睛看着他。

    霍无舟站在不尴不尬的地方,被镜片挡住的眸子里,碾过一丝无人发觉的寂寥。

    曾经的容鸢傲慢冷艳,如今的她,依旧傲慢冷艳——对其他人傲慢冷艳,唯独,对陆仰止,像个不谙世事的孩子。

    那种眷恋、依赖的眼神,那种娇憨无度的态度,原本都是属于他的。

    如今,他却像个局外人般站在这里。

    当知道她出了车祸、生命垂危时,霍无舟整个人都惊住了。

    心中被无法言明的恐惧支配着,从大门走到急救室门口短短十几米的路,他走了将近半个小时。

    霍无舟在手术室外不止一次地想,如果她也像当年的容渊那般离开,他该怎么办。

    那一晚,霍无舟坐在手术室门口,睁眼到了天亮。

    第二天一早,医生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出来告知他,命,保住了。

    霍无舟听着,没能及时给出反应。

    过了好长时间,麻木的感官才像复苏了一般,又感觉到了心跳,他撑着墙壁站起来,哑声道:“那就好。”

    那就好。

    他无法再承受一次与那张脸、那个人的分离。

    当他颤抖着打开病房的门,被她那无波无澜的一眼看得窒息时,又听到她微微疑惑地问:“你是谁?”

    那一秒,霍无舟心里有什么东西轰然倾塌。

    她忘了所有事。

    忘了自己是谁,忘了他是谁。

    也忘了,她是多么喜欢他。

    霍无舟安慰自己说,这样也好。

    他们之间本来就该这样。

    可是,为什么每次看到她对陆仰止那摆出那张清澈干净的笑脸,他心底深处就会不自觉地滋生出许多的暗戾之气。

    一如现在,陆仰止低沉平静的嗓音勾动着她的思维,“通过庄忠泽。”

    容鸢不解,“庄忠泽?”

    陆仰止淡淡道:“他就算再本领通天,也没有理由知道我家的私事。除非——”

    容鸢明白过来了,眸光亮了亮,“除非他接触过知道这件事的人!比如墨岚本人!”她一拍手掌,“对呀!你们说他曾经给墨岚工作过,临走的时候还盗了走了墨岚电脑里的机密!这些机密里除了组织的事情之外,还有墨岚的身世,没错吧?”

    霍无舟听着,心中五味陈杂。

    她还是像以前那般聪敏灵慧,一点就通。

    可那笑容,再不属于他。

    陆仰止颔首,鼻腔里逸出淡漠的音节,“嗯。”

    “那后来呢?墨岚是怎么死的?是像外面人说的,被你击毙了吗?你大姐呢?还有那个……”容鸢抿了抿唇,小心翼翼地问,“那个女人?”

    她一直就知道,这个故事里面有一个刻意被隐去的女人。

    不知她是有多特别,特别到,让她师哥这样所向披靡、运筹帷幄的男人,也不敢轻易提起。

    是的,不敢。

    那是一种敬、一种怕。

    和其他深沉难辨的情绪交织在一起,是很复杂的感情。

    容鸢也不想问起。

    但这个男人总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只有提到那个女人,他沉峻如山的眉峰眼尾才会稍稍有那么一丝波动。

    容鸢很快发现他的低沉落寞,眉梢轻轻颦了起来,“师哥,我是不是说错话了?你不想回答的话……”

    “容鸢。”霍无舟及时打断了她,“你刚做完手术,还是该多多休息,脑子里不要总想这些有的没的,你睡,我出去送你师哥。”

    “睡觉也可以让人陪着啊!”容鸢想也不想地反驳,“为什么要赶他走?我每次想睡觉的时候赶你走为什么你不走?”

    气氛一下子僵硬。

    良久,还是陆仰止先看了霍无舟一眼,视线又掠回容鸢身上,不带任何情绪地开口,一锤定音,“我还有工作,让霍无舟陪你。”

    “师哥……”容鸢的小脸瞬间拉耸下来,“你就那么忙吗?还是我刚才真的说错话了?你不想提她就不提了,我只是好奇……”

    好奇,什么样的女人才能让这个心中眼中皆无物,风雨不动安如山的男人忽然管不住自己的表情和心跳。

    “你真的不记得她了?”霍无舟走到她身边,伸手想摸摸她的头发,却被她躲开,大掌在空气中握成拳,又若无其事地垂下,“她和你关系不错的,应当算得上是好朋友。”

    容鸢垂着头想了很久,摇摇,“没有印象。”

    “你哥哥以前,也为她做事。”

    “我哥哥?”容鸢听霍无舟提起过自己的哥哥很多次了,有意无意的,总像带着什么不一般的情绪。

    此刻刚有了对比,她忽然就反应过来,那种情绪,不就是师哥提到那女人时,会带着的……

    痛惜,眷爱,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

    她有些鄙夷地抬头看过去,嗤笑,“霍无舟,你怎么一提我哥哥就露出这张脸,你不会喜欢我哥哥吧?一个大男人?”

    话音一落,空气陡然结了冰。

    男人的脸背着光,全部隐匿在阴影中,只能看清光线在他挺拔的鼻梁上轻轻摊开,眼窝却深得让人瞧不见其中那对黑玉。

    他绷紧了声线,淡淡开口:“怎么会。”

    “我就说,我哥哥怎么也算是出身大户人家,怎么可能和你一个大男人不清不楚。”容鸢靠在靠垫上,吃着他削好的苹果,“上流社会没几个能接受这种畸形感情的家庭,要是被我爸妈知道了你俩的事,非要把他从地底下刨出来打断腿、再从族谱里除名不可。”

    霍无舟猛地打断她:“我说了,我和他什么都没有,他清清白白的,你不要胡言乱语!”

    容鸢一怔。

    被他眼里的阴沉冷厉吓住,手中的苹果也掉在了被褥上。

    这几个月来,霍无舟对她一直不温不火,话虽不多,却体贴入微。

    她从没见过他发这么大的脾气。

    心中不期然涌上几丝委屈,容鸢别过头,岔开话题问:“那,那个女人……她现在在哪?”
Back to Top